志愿者彭旸的艰难选择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0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无论以后能拿多少个博士头衔,在我的心目中,永远也抵不上孩子们授予的博士 

    编者按:全国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是由团中央、教育部、财政部、人事部等共同组织实施,从2003年开始,按照公开招募、自愿报名、组织选拔、集中派遣的方式,每年招募一定数量的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到西部贫困县的乡镇从事教育、卫生、农技、扶贫等方面的志愿服务工作。近8年来,踊跃参加西部计划服务的志愿者队伍日益扩大,其中涌现出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本栏目从即日起将陆续刊发有关西部计划志愿者及广大青年志愿者事迹的报道,敬请关注。

    “原来想支教一年左右的时间,可是我们把他们吵醒了,把外面的世界带给了他们,我们必须负责,不能只是为了自己的心愿。”2005年,24岁的彭旸硕士研究生毕业,不顾父母反对,毅然放弃出国攻读法学博士的机会,前往贵州边远、贫困山区小学支教。5年来,彭旸一直坚持着,并逐渐组建起一支200多人的青年志愿者队伍。

    就在彭旸研究生毕业那一年,一次到松桃苗族自治县的旅行彻底改变了她出国留学的想法。她被当地孩子生活、求学的艰难震撼了,于是,决定留下来帮助他们。

    家人激烈反对彭旸的选择,亲戚朋友认为“娇生惯养”的“80后”小姑娘肯定是三分钟热度,面对艰苦的环境一定会知难而退。但是,他们没想到,越难彭旸越不愿离开。

    毕业后,彭旸成为贵州财经学院的老师,完成授课任务后,彭旸会立刻驾车6个小时赶到支教的小学去继续她在那里的工作。开始,她带着自己的学生一起支教,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支队伍。

    其实,艰难首先从路开始。就在彭旸和她的志愿者团队目前支教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梭戛乡,有一条通往水沟小学的路,仅仅5.5公里的路上,最深的坑有1米多深,志愿者们自己筹钱,决定要修这条路。

    当彭旸把筹到的1.5万元交给一个包工头的时候,包工头笑了:“这连半公里都修不了,单是人工费就要每人每天80元。”无奈之下,这几个女志愿者自己动手修路,到当地政府申请、请村民帮忙炸山取石料。修了1个星期,乡长也来了,跟他们一起修路。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不出两个月,这条路就修好了。

    5年来,彭旸带领200多名志愿者到过孟关乡、剑河、册亨、毕节、六枝等地支教,帮助了几千名贫困孩子。每到一所学校,她都包下整个年级的全部课程。在孟关乡,她一个人给全校600名学生上英语课,虽然很苦,她说:“如果这些努力能改变孩子的心灵,甚至命运,我的价值就放大了600倍。”

    如今,越来越多的志愿者愿意暂停一年的工作来支教,彭旸便成了志愿者的老师,尽管这支队伍中还有60多岁的志愿者。

    彭旸为自己的志愿者团队感到自豪。初到这些小学,老师少则1名,多则3名,学生的平均分在5.8分到40多分。现在,在他们支教的这些学校,已经改变了原来几个年级的学生同时上课的情况,平均分成五六倍地提升,有的学生还能考到90多分。

    为了教喜欢音乐的孩子拉小提琴,彭旸就自己去学习拉小提琴,每天练10个小时,手指都磨起了血泡。孩子们没有让她失望。今年,彭旸教的这些孩子被带到世博会上演奏。孩子们的水平越来越高,彭旸说自己已经没法教他们更多了,不过如今这个志愿者团队的招募机制已经初步形成,她可以找更专业的志愿者来教孩子们。

    这些志愿者还把大山里的兔唇宝宝送到医院去治疗,每一份手术同意书都是彭旸签的。

    ……

    其实,这几年一直有国外的高校给彭旸寄录取通知书。就在几天前,彭旸刚收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为了不再让家人失望,也为了有更大的能力帮助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彭旸决定出国攻读博士学位,但是,不再是原本在很多人看来前途光明的反倾销方向,而是改成了教育政策方向。

    最近,得到志愿者帮助的孩子们第一次听到关于彭旸出国留学的事情,不解地问志愿者:“什么是博士学位呢?”志愿者答:“博士是在某一个方面非常棒非常厉害的人,学位就是给他们的奖励品。”孩子们问:“博士对听听(孩子们对彭旸的昵称,记者注)很重要吗?”志愿者答:“是的。博士学位能说明听听很棒很厉害。”

    于是,孩子们把彭旸叫到湖边,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彭旸说,那是痛入骨髓的瞬间。因为孩子们“授予”彭旸4个博士学位和一个世界冠军:英语博士、音乐博士、建筑博士、医学博士和竞走世界冠军。

    “无论听听以后能拿多少个博士头衔,在我的心目中,永远也抵不上孩子们授予听听的博士。”彭旸带着写在纸上的“博士学位”绶带,泪流满面。

    彭旸出国读书后,将有一名在上海工作的志愿者资源放弃工作来暂时接替她。(记者 崔玉娟)

(责任编辑: 姚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