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论世)阅读的趋向与分化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3    来源: 人民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在所谓的“全媒体时代”,传统的文学特别是小说的阅读将有可能分化为两个大的读者走向:一部分是急剧增长的手机阅读和网络阅读群;另一部分是不断萎缩的、继续眷恋纸质媒体的精英读者群。由于新媒体平台的普及,文学容易获得爆炸式的传播效应,但在网络一类的媒介上,其审美功能和趣味将被弱化。手机和阅读器上的小说将有可能演化成段子,智慧、幽默的箴言式语录和欧·亨利式的小说结尾将再次火爆。从整体来看,文学阅读和出版界可能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

    其一是,代表精英阅读的纸质文学杂志将越来越少,越来越纯粹,越来越诗化,越来越艺术。目前欧美和日本的杂志就呈现这种状态。从国内来看,发行上百万,坚持几十年的《读者》杂志, 它的主要栏目文章和标题,都是充满宗教情感和普世价值的散文和小说。《读者》的成功,至少启示我们:我们不仅需要仰望星空的文学家,还需要仰望星空的编辑家和出版家。尤其是一些社会精英的阅读趣味和品位,将可能引领社会潮流和文化时尚。

    其二是,代表特殊群体的个性阅读的文学杂志和书籍可能成为市场新宠,比如长期占据图书排行榜的青春文学,面向的读者受众就是文学青少年。它独特的艺术个性和价值取向成为社群符号和文化符号。这类杂志和小说丛书因其类型化和时尚化,特别是它的社群符号,已经物化成显著的校园标志和青春特征,因而一个时期之内,它们能逃脱数字媒体的围剿而在校园大行其道。但从日、韩的青春类型文学看,值得警惕的是,迎合青春期叛逆和性幻想,是出版商和青春写手的冲动,出版管理部门和教育部门需要严格监控,以防泛滥。

    其三是,手机阅读和网络阅读,也就是全媒体上的段子文学,将制造大量的草根文学和作者,以点击量和下载流量为商业目的的创作将堂而皇之地进入文学的殿堂。从社会进步和文明发展上来看,如果管理得当与批评有范,它们对普及文化和文明,特别是文化启蒙应有好处。但是,必须看到,这样的段子文学追求的是读者的即刻反应,边看边乐,但也随看随忘。

    其四是,无论精英阅读还是全媒体的大众阅读,生理激动,心理感动,尤其精神撼动,是阅读快感的主要表现形式和读者的基本阅读追求。传统的经过上千年积淀遴选的被充分证明能够呼唤和激活人类遗传基因和潜意识的文学表现手法和叙事技巧,以及能够覆盖不同时代、不同族群、不同信仰读者的基本道德理想或者信念,比如同情、怜悯、善良和爱等将再次成为文学以及小说的母题。实际上,这个过程已经发生了。只是全媒体时代加快了文学回归本源和母体的过程。最近几年凡是成功走向世界并获得尊重的文学艺术,无一不是从民族童话和传统叙事中分娩而出的,这就是最好的说明。

    从我们已有的出版和编辑经验看,全媒体时代的文学分化和创作分化,纸质书籍和杂志的市场衰落,可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它带来的好处是,迫使出版者和创作者提高作品质量,对小说艺术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也就是说,纸质出版如何做到不可取代?它首先就必须是实实在在浓缩的精华。比如,它的语言必须是有一字一句的默读魅力,放弃它就等于放弃阅读的快感;它的情节确实让人坐立不安、困惑不解,不认真琢磨就不能搬掉心头的疑云,就要对自己的智商产生怀疑;它的细节和读者的生命体验高度契合,并且能够激起读者生理和心理的反应,有一种不吐不快,不和朋友和其他人分享就不痛快的欲望。不如此,恐怕就没有哪个读者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和货币成本甚至交通堵车的成本跑到书店去买你的书。这样的要求,实际上也是给我们的作家和出版从业人员提出了很高的专业要求和艺术要求。(安波舜)

(责任编辑: 刘星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