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捷生:《星火燎原》永远辉煌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19    来源: 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星火燎原》全集本

    

《星火燎原》未刊稿本

    

《星火燎原》普及本

    近期,看到有人撰文称《星火燎原》“算不得文学”,“今日观之,聊充史料而已”,“而且作者作为亲历者,囿于经验的局限,笔下难免拘泥于个人闻见;另外,由于可资参考的文字材料鲜见,记述难免杂入相象,因此,有时并不可靠”。他提到的《星火燎原》,恰是我所熟悉的,因此读了该文,我对他的定论很不以为然。我认为,《星火燎原》不但是非虚构军事文学中的精品,而且是精品中的精品。

    什么是非虚构文学?我理解,它是与虚构文学相对的一种文学主体,诞生已近百年,在中国已蔚然成大观之势,并非近年来出了几个人才成气候。所谓“非虚构”,顾名思义就是尽量去保持原生态的东西,还原生活的本真。如果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星火燎原》恰恰是最大程度地做到了保持原生态、还原生活本真,因为它根本就是开国将帅们用自己的鲜血和战友的生命写就的军史和人生壮丽的华章。

    从《星火燎原》发起的缘由,以及征文、编辑出版的经过,可以看出《星火燎原》的出版是何等严肃、审慎、意义非凡,同时又是何等艰辛曲折的一件事。

    1956年7月,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中央军委在一次会议上通过了《纪念建军三十周年工作筹备计划》,其中重要一项,就是决定出版一部回忆我军30年斗争史的文集,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解放军总政治部。时任总政副主任的萧华同志批示,由总政宣传部和文化部共同来完成这项工作。于是,宣传部抽调了王彬等人,文化部抽调了王愿坚等人,组成了编辑部,具体负责人是时任总政宣传处处长的黄涛,黄涛同志从此为《星火燎原》付出了自己毕生的精力。

    编辑部组成后便是征文了。总政在全军发了一个电报通知,在军外则以“中国人民解放军30周年征文”的名义,在全国各大小报广为刊登启事,征文内容须反映3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作战、思想、练兵、生产、群众工作、官兵关系等各方面的史实,包括重大历史事件的始末和片断、著名战役战斗的经过、英雄模范人物的故事和部队生活纪实等等。对待这次征文,当时各方面反响十分强烈,很快就形成了战争亲历者们状写回忆录的热潮。

    我父亲贺龙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他不仅自己写,还发动其他老同志写,并组织人员座谈。记得那是1957年初,我家还在东交民巷住,一天,父亲把原红二、六军团的高级干部20多人召集到家中座谈,有谢觉哉、王震、萧克、王恩茂、余秋里、贺炳炎等。当父亲问到红三军成立的时候谁在场、湘鄂两省省委班子当时都有谁时,与会者都摇头,说没人在场,但有人提到了曾任省委书记的杨光华。父亲听了转头问曾在洪湖苏区工作的谢觉哉:“谢老啊,你要把这个省委书记找到啊,他可能在苏联。”父亲说的杨光华的确在王明主持工作时被调到了苏联,最后被送到北极地区劳改,受尽折磨。后来,谢老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找到了杨光华,并使他回到了祖国。从这件事,足可见父亲他们那一代老革命家对《星火燎原》征文工作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正是征文工作和父亲的关怀,改变了杨光华的命运。

(责任编辑: 王小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