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文学期刊主编把脉开方:下一个全盛期何时开启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18    来源: 人民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体制内文学期刊原创作品稿酬标准,执行的是国家版权局1999年制定的千字30—100元标准。宋嵩制

    在《收获》、《上海文学》两份文学期刊获得上海政府资助,拉开“稿酬提高”的序曲后,这笔“经济账”也在文坛里掀起波澜。“上海杠杆”能否撬动文学期刊多年的沉寂?稿酬上涨能否开启纯文学创作的中兴时代?为此记者走访了多位文学期刊主编。

  “我们一直在寻找对文学的资助形式”

    记者:看《收获》的稿酬,确实很低。体制内的文学期刊,都是这样的情况吗?标准是11年前颁布的,11年来,文学期刊为什么没有尝试提高稿酬?

    赵丽宏(《上海文学》主编):对,稿酬标准的确是11年前颁布的。文学期刊基本没有利润,很多还处于亏损状态,依靠各种补贴维持。所以,以现有的经济条件,不可能大幅度提高稿酬。像《上海文学》,如果开到100元/千字已实属不易。

    李敬泽(《人民文学》主编):我们是按照当年国家版权局规定的标准执行的,这么多年来,国家也没有推行新的稿酬标准,在长期形成的市场惯性下,很难有人去率先打破。

    记者:《收获》、《上海文学》提高稿酬,对于文学期刊界而言有什么意义?

    赵长天(《萌芽》主编):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对文学的有效资助形式,不知道钱投在哪。作家的写作往往是一个模糊的过程,很难说我提一个框架,你投多少钱,最后就能出来预设的东西。评奖的话,又只是关注了最拔尖的人群和作品。

    我认为,提高稿费是一个可行的方式,兼顾了点和面。原有的稿酬标准太低,不足以反映作家的劳动价值。现在应该还文学一个尊严。稿费不是尊严的全部,但也是一部分。

    李敬泽:在提高稿酬这件事上,关键不是稿酬的具体数额。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对重要的文学期刊在文化发展格局中的作用有了新的认识,对于文学的原创性力量在文化发展战略中的作用有了更深的认识。一份时装杂志的价值不能和一份《人民文学》或者一份《收获》同日而语。

    程永新(《收获》执行主编):政府资助搅活了文学期刊的死水。我们希望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文学期刊和数字出版、在线阅读以及影视之间,仍有开拓的空间。真正帮助文学期刊站住脚,意义才会更加深远。

(责任编辑: 张青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