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与保守:近代中国思想发展的两翼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9-28    来源: 中华读书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特邀嘉宾:郑大华(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何晓明(湖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所教授)

    俞祖华(鲁东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

    主持人: 危兆盖(本报特约记者)

    激进还是保守,这是近代中国人面临的两难选择,它也因此成为中国近代思想发展的两翼,成为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一课题受到学术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并引发了几次大的讨论。当然,这一关涉中国近代思想史乃至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极其复杂的课题,需要不断地加以讨论以使之深化。为此,本刊特邀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郑大华研究员、湖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何晓明教授和鲁东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俞祖华教授,就“中国近代史上的激进与保守”的有关问题各抒己见。

    一、激进与保守:如何界定?

    记者:在遭遇两千年来未有之剧变的近代中国社会,中国人的思想天平发生着剧烈的摇摆。在探寻中国社会的发展道路时,有人趋于保守,有人主张激进,双方由此展开了激烈的思想交锋。我首先想问的是,史学界对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激进与保守有无明确的界定?

    郑大华:在讨论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保守与激进之前,我们首先要明晰激进主义、保守主义的来历与含义。激进主义是指要求从根本上改变某种社会政治制度或者这种制度的某些部分的理论与实践。一般认为,激进主义较早地用于说明19世纪上半叶在英法两国出现的主张实行男子普选权或要求实行共和制的观点。自从马克思主义问世以后,西方所说的激进主义又多指马克思主义以及声明拥护或赞成马克思主义的各种“左翼”党派或组织的理论与实践。二次大战以后,激进主义的含义又有所扩大,不仅一切与现行政治秩序相颉颃的个人和集团的言论和行动被指为激进主义,就是一党一派或某组织中与多数人意见相左的观点也往往被戴上激进主义的帽子(汝信主编:《社会科学新辞典》,重庆出版社1988年,第361页)。保守主义是指主张维持现状、反对激进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势力和思想流派。一般认为保守主义思潮的鼻祖是英国思想家埃德蒙·伯克,他在法国大革命后写了《法国大革命的反思》一书,批评大革命是企图切断复杂的人类社会关系的实验,认为它已经演变为一场颠覆传统和正当权威的暴力叛乱,而非追求代议、宪法民主的改革运动。因此在西方话语中所谓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大多指的是政治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但在近代中国,除政治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外,还存在着文化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政治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在社会制度方面,前者主张全面改革甚至革命,后者主张维持现状或逐渐改良。文化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在思想文化方面,前者主张西化或全盘西化,后者主张认同、维护传统。我们在谈论或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激进与保守时,必须对文化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政治上的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加以区分,不能混为一谈;否则,许多问题就无法谈清楚。实际上,这也是这些年来关于“激进与保守”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

    俞祖华:我认为,探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保守与激进,首先要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即要把激进主义、保守主义定位在现代性思潮上。激进也好,保守也罢,在探寻中国社会的发展道路、赞成乃至推动中国的现代化的立场上是一致的,差别只是在程度上不一样。在西方,“保守主义在本质上是要‘保守’自由主义的成果,而激进主义则企图以激进的方式实现极端化了的自由主义原则”(李强著《自由主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页)。余英时认为,最简单地说,保守就是要维持现状,不要变;激进就是对现状不满意,要打破现状。但在近代中国,保守主义的“维持现状”虽不能说是要守护自由主义,但绝不是要退回到“前现代”的社会秩序、生活方式与价值形态上,而是希望在大变局中守护民族文化的根脉;保守主义的“不要变”不是拒绝变革、不要进步,而是希望把变革的程度、速度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所谓“不要变”的范围仅是指仍优于西方价值的传统文化的某些层面;它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仍然是赞成现代化转型的,只是其对现代性、现代取向作了相对狭隘的理解与取舍。因此,可以这样来定性保守主义:它是一种从传统的视角反思与批判西方现代化的现代性思潮,其基本取向是基本承认和认可西方的物质文明成果,但崇尚传统文化的道德价值与人文主义内涵,致力于从本土文化中转换出现代性因素。而正如保守主义一样,激进主义也是作为西方现代化的批判言说而出现的,不过激进主义是从社会主义、从后现代的角度对资本主义现代性的不和谐所进行的揭露与反思。激进主义在追求中国现代化时表现出更强烈的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无论是在现代化目标的设定,还是在现代化途径的选择上,都表现出一种非常焦灼的心态。如果从现代性的视野出发,激进主义之“激进”就表现在追赶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同时,还急于寻求批判与超越西方资本主义现代性的社会主义现代性。

    何晓明:作为现代化思潮的保守与激进,内涵十分丰富,绝非如字面所显现的那么简单。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牟宗三说:“真正的保守,就是切实而落于实践的创新。”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家章太炎说:“革命非天雄大黄之猛剂,而实补泻兼备之良药。”他们都是着眼于整个社会变革的方略而论,而非简单表明维持现状的温和态度或打倒一切的破坏意绪。因此,分析中国近代史上的保守主义与激进主义,应将其置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世界背景之下中西文化冲突与交融的大格局中来加以讨论。19世纪以来,原生型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全球扩张,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地区,激起了强烈的文化反响。保守主义和激进主义,便是在这一过程中,与自由主义相伴而生的文化思潮与派别。自由主义全面肯定资本主义现代化的价值与意义,对传统文化的变革持温和态度;激进主义彻底反传统,主张以革命方式重建全新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秩序;保守主义则充分褒扬民族传统文化的本质优长,批判地、有限度地接受资本主义现代化的成果,同时猛烈抨击其负面影响,主张以“返本开新”的方式,实现民族国家的现代化。这三大思潮均为应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时代潮流而生,可以被认为是次生型资本主义民族国家关于发展路径和发展方式的不同选择的理论思考的结晶。

(责任编辑: 张青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