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北川重生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9-28    来源: 人民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仅仅一年时间,一座北川新县城如神话般地矗立在安昌河畔。驻足安昌河畔,抬眼望去,半城楼宇半城绿树如扇面型展开。

    在东西流向的安昌河上,纵贯南北架起了西羌北桥、禹王桥、西羌南桥、永昌桥等四座跨河长桥。尤以上下两层的禹王桥(风雨廊桥),桥面凸现羌族风貌和大禹文化,桥两端则为传统羌族碉楼造型,显得典雅而古朴。

    安昌河水泛着粼粼的波光绕城而过。

    跨过禹王桥,沿着景观中轴线一直往前走去,是北川新县城的标志性建筑:抗震纪念园,具有穿越时空意义的静思园、英雄园和幸福园。当我们一步步走近英雄广场上的主题雕塑《新生》时,一下被震撼了,一种夺魂摄魄的震撼:一座21米高的浅色花岗石纪念碑上,粗犷的碑体为“缺而不残”的羌族碉楼直刺苍天,羌族,被称誉为“云朵上美丽的民族”,碉楼——垒石为舍,呼之为碉,是羌族原生态之建筑。青片石铺砌,房顶四边垒羊角、白石,那种凹凸感、错落感、厚实感,总引发人们去探寻那个历史悠久、文化深邃又稍许带有神秘色彩的民族。正面男子浮雕展示出力拔山兮的英雄气概,碑体前方的羌族母亲手牵小孩的情状,既俯瞰洒满阳光的大地又步履匆匆地前行,充盈着蓬勃的生命的动感……

    选址

    再造一个新北川

    2008戊子岁,中国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大灾难。

    “5·12”汶川大地震,山崩地陷,飞沙走石,骤雨狂风,粉尘蔽日……顷刻之间,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整座县城已不复存在。

    地震后第十四天,5月25日,共和国毅然作出一项重大决策:正式批准北川羌族自治县另选新址重建北川新县城。

    历史就这样拉开了“北川重生”的大幕……

    选择新县城地址难上加难。异地重建整座新县城的决策,无疑是具有社会学意义的大事件。选址是关乎能否造福一方并惠及后世的头等大事,直接检验着我们对“科学发展观”的执行力。首先是安全问题。全县山峦起伏,必须远离整条断裂带,同时要十分注重防范次生灾害和地质灾害,避免悲剧重演。其次是民生问题。要充分考虑到已经失去家园、失去耕地、失去林地的几万老百姓新的生存场所,力争让他们充分就业,过上小康、富裕生活,一句话,过上比以前更加美好的新生活。再次是民情、民俗问题。要守护好、传承好源远流长的羌族历史文化,使之不断发扬光大而绽放出璀璨夺目的光华。

    此刻,“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执政理念,是如此清晰地凸现沉甸甸的分量和实实在在的支撑点!

    那是何等紧张而忙乱的日子。在北川,抢险救灾与选址重建,几乎是同步并举、交错推进的。

(责任编辑: 张青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