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陈序经的三个面孔:西化先锋 第一校长 寂寞学人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7-21    来源: 南方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1964年在中山大学。

 

1924年与父亲、姐妹们合影。  

    小传

    陈序经(1903—1967),字怀民,海南文昌人,教育家、著名学者。192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随后留学美国、德国,获美国伊利诺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岭南大学、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教授,西南联合大学法商学院院长,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南开大学教务长,岭南大学校长,中山大学副校长,暨南大学校长,南开大学副校长等职。曾任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陈序经毕生从事社会学的教学和研究,尤其重视文化研究,提倡在中国创立“文化学”,以“全盘西化论”名世。他曾深入中国农村调查,对闽、粤、桂的船家疍民和东南亚各国华侨进行过较多的调查研究,对东南亚史、华侨史、匈奴史也较有研究。一生著作等身,主要有《中国文化史略》、《疍民的研究》、《文化学概观》、《南洋与中国》《社会学的起源》等。

    他的一生中充满了矛盾:

    他留学欧美,倡导“全盘西化”,却经常一袭长袍,一个地道的中国传统谦谦君子形象;

    他优容雅量,宽厚内敛,却先后在国内掀起三次激烈的文化大论战,半生备受争议与误解;

    他“不做官”,拒绝做教育局长、驻外大使,却历任南开大学、西南联大、岭南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的“官职”,无愧为“百年岭南第一校长”;

    他不信教、不入党,以学术独立姿态傲对时代,终被“文革”的暴风雨裹挟而去……

    作为20世纪中国教育史、文化史的一个标志性人物,陈序经博大精深、历经坎坷的一生是一个绝好的文本,足以让我们领悟20世纪中国文化变迁的轨迹。

    后人感慨:无法想象,如果没有陈序经,20世纪广东的学术文化会是怎样的图景?

    起码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他在风雨飘摇之际“抢救学人”,我们的“世纪广东学人”专题将失去这些光彩夺目的名字:陈寅恪、姜立夫、王力、容庚、陈耀真、毛文书……

    一个人,与他的时代。留下的,不仅是只能仰望的背影,还有历百劫而不断的百年学术血脉。

    1933年12月29日晚上,中山大学礼堂,一场影响中国文化界的演讲在这里举行。演讲者是从美国学成归来的30岁岭南大学助理教授陈序经,题目为《中国文化之出路》。一个惊世骇俗的热词“全盘西化”,引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文化论战。

    论战从广州蔓延到全国。1935年1月10日由王新命、何炳松、武堉干、孙寒冰、黄文山、陶希圣、章益、陈高傭、萨孟武、樊仲云等十教授,联名在《文化建设》月刊上发表《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强调要加强“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对西洋文化要“吸收其所当吸收,而不应以全承受的态度,连渣滓都吸收过来”,旗帜鲜明地反对“全盘西化”主张。

    陈序经撰写《评〈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回应,指出“十教授对于文化的意义,简直尚未弄明白”,对“文化”的概念混乱不清;“宣言”表面上是“老生常谈的折衷论调”,骨子里则是“复古与守旧”。随后,全国文化思想界对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这就是中国现代具有空前规模的一场关于中国文化的出路和文化建设方向的大论战。

    陈序经认为,中国文化正在经历一场大选择,在找出路。出路有三条摆在中国人的面前,由此中国文化界也分成三派:其一是主张保持中国固有的文化,其二是提倡调和的办法,其三是主张全盘接受西方文化的西洋派。他认为中国的实际情况不允许中国走第一与第二条道路,“既不允许复返回古代的道路也不允许应用调和折衷的方法”,唯一可行的道路是第三条道路:全盘西化。因为第一与第二条道路的缺点是,前者昧于文化发展的道理,后者昧于文化一致与和谐的真义。前者误以为环境与时代不变,所以圣人立法可以用诸万世。而后者的认识错误在于以为文化的全部好像是一所旧房子,可以拆散它,看看哪块石块可以利用,哪个木料可以保留,其实文化是完整的,是不可以拆卸与分解的。

    不仅对于复古派,对于声名显赫的“西化”盟友胡适,陈序经也直言批评。胡适建议把“全盘西化”改为“充分世界化”。陈序经认为,胡适的西化是一种折衷的西化,“不够彻底”。

    为了这个“全盘西化”,陈序经在解放后备受误解,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今,考察这场发生于上世纪学界的争论,不难体察到当年学界精英救亡图存的一片良苦用心。

    多年以后,陈序经的长子、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陈其津认为,陈序经的“全盘西化”的内涵,实际上就是要“现代化”,他提出的“全盘”,就是要区别于当时甚嚣尘上的“复古派”和“折衷派”。当时有一股“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的复古思潮,这是“五四”运动的逆流。陈序经的“全盘西化论”,主要是针对这股思潮的。他认为,中国要富强,必须效法西洋工业化。工业发达了,物质文化发达了,精神文明必将随之而变化,这是毫无疑义的。

(责任编辑: 王小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