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海》第六版出版总结表彰大会在京举行
李长春会见代表 刘云山发表讲话

    新华网北京12月8日电(记者邹声文)中央宣传部、新闻出版总署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辞海》第六版出版总结表彰大会。会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亲切会见参加《辞海》第六版编纂出版工作的专家学者和出版工作者代表,对《辞海》第六版的出版表示祝贺,向所有参与这项重大文化工程的同志表示诚挚问候和衷心感谢。他勉励大家与时俱进、继续努力,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进步、新的实践发展和文化的繁荣,对《辞海》不断修订,不断完善,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详细】

    ·刘云山在新版《辞海》出版总结表彰大会上的讲话

    《辞海》这一浩大出版工程最早的策划、启动肇始于1915年,时任(上海)中华书局“主持人”陆费逵决心编纂集检索、查阅中国单字、语词兼百科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大辞典,从那时至1928年止,编纂工作由于种种原因时续时辍。自1928年起,中华书局专聘现代教育史家和出版家舒新城担任《辞海》主编,终于在1936年12月至1937年8月期间正式出版了《辞海》(上、下两册),当时这套大型辞书在全国范围影响巨大,名重一时,成为载入中国出版史上的一件盛事。【详细】

字斟句酌 条分缕析
来自《辞海》背后的故事

    每一位参加《辞海》(第六版)修订的作者,尽心尽力,尤其是老作者,一丝不苟,全力以赴。增加新词1万余条,删去7000条左右,加什么,删什么,基本上都经过他们一一甄别,斟酌再三而定;条目内容的修订,也是字斟句酌,精益求精,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上海水产大学伍汉霖先生在赴美探亲期间,还将鱼类学书稿带在身边,逐条认真修订,生怕误了《辞海》的进度。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叶祥奎先生已是耄耋老人,在病危通知发出的情况下,还念念不忘《辞海》的收词工作。世界史分科主编孙道天先生1979年就参与编纂第三版《辞海》,第六版编纂开始不幸患了癌症,动了大手术,但仍然坐在病床上修订《辞海》。【详细】

 

千锤百炼 十年一剑
《辞海》第六版出版综述

    2009年版的《辞海》还有几个突破令人惊讶。一是突破《辞海》只收古代汉语的惯例,增收5000条常用的现代汉语。巢峰说,增收现代汉语条目,无疑能使《辞海》更加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二是突破《辞海》历次版本不收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学作品的惯例。2009年版增收了《红岩》《红旗谱》《红日》《创业史》《铁道游击队》《于无声处》《白鹿原》等作品。三是将首次推出具有无线上网功能的《辞海》手持阅读器和网络版。这在国际上还是首创。
    “对不对,查《辞海》”一直是许多中国读者的“口头禅”。这说明读者对《辞海》的权威性是多么认可,而这种权威性来自编者的权威性。
【详细】
 

《辞海》编修
忠实记录新中国60年的前进脚步

    据统计,第六版《辞海》新增条目12300余条,删去条目约7000条,词条改动幅度超过了1/3。

    现代汉语和网络语言的增收,使第六版《辞海》更加贴近生活、贴近时代。翻开《辞海》第2343页的“网”字,有关词条有网吧、网虫、网络、网络电话、网络电视、网络教育、网络经济、网络媒体、网络文化、网络文学、网络新闻、网络隐私、网络游戏、网络语言等。此外,BBS、闪客、黑客、博客、播客、闪存、斑竹等网络新词语也被《辞海》收录。【详细】

 

透过《辞海》这面镜子……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许多年前,鲁迅曾经这样发问。今天,从“汉译名著”开启一个时代,到《中国大百科全书》折射的中华民族之梦;从法兰克福书展中国首次作为主宾国刮起的“中国旋风”,到欧罗巴利亚艺术节婀娜的东方身影……处处都有这个问题的回声。【详细】

 

新版《辞海》的“故事”

评论

中国文明网全民阅读频道 责任编辑:邵紫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