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木屋》:育人以高贵品质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10-27    来源: 人民网
【字号 】 【打印】  【关闭

 

    苏伟 (中华当代文学学会副会长 《散文世界》杂志主编)

    说起为《我的小木屋》一书作序,实属一种缘分。那是2007年12月的某一天,我的老师林非先生嘱我为叶景贤先生的新作《我的小木屋》写一篇序言,由于我与叶先生素未谋面,而叶先生又是一位长者,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时代背景,对事物的理解和看法势必会有许多不同之处。所以当时我多少是有一些顾虑的,毕竟序言不同于散文作品,凭个人的感情抒发是远远不够的。一篇好的序言应该是建立在对作者其人、其文进行全面了解基础上的客观真实评价,更是需要作序者与作者之间有一种绵长的知音之感,否则,是很难写好的。

    但当我认真地阅读了叶景贤先生《我的小木屋》全部书稿之后,心中的这种顾虑便彻底消除了,取而代之的是被书中所散发出的那种真诚、善良、朴实的情感深深激荡,尤其是《我的小木屋》一书中所折射出的那种对独立意识的思考,对自由民主的执著追求,对人生的深度拷问,洞察社会的敏锐,以及敢于说真话,对“恶势力”、“不良风气”等不遗余力地进行揭露和抨击的勇气,让我不禁对这位未曾谋面的老人心生敬意。纵观时下社会环境中,青少年沉沦于享乐、精神颓废、萎靡不振者比比皆是,让人忧心如焚。空前“繁荣”的出版业更是每天都在制造着大量的文化垃圾,形形色色的书籍充斥着全国各大书店,令人眼花缭乱。但真正能称得上好书的却少之甚少,而能够给人以教益、育人以高贵品质、敢于发出真的声音的作品更是寥寥无几。无疑,叶先生的《我的小木屋》一书是属于此种类型的佳作。他那爱憎分明的题材,极具韵味的哲思风格,渗入到时代发展的方方面面;更是以沾满感情的笔触深入社会,生活,家庭,个人,通过对现实人生、现实社会中不合理现象的思考和批判,给读者以精神启迪,令人回味悠长。

    孔子曰:“思无邪”,强调的便是文学作品“回归自然、返朴归真”的最高境界,而这也正是叶景贤先生的《我的小木屋》一书为文的风格所在,丝毫没有半点矫揉造作、主观臆断之嫌,这在当下的散文杂文作品中是极为少见的。《我的小木屋》、《风筝》等散文,是叶景贤先生的名篇,得到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我国著名学者、散文家林非先生在给作者的信中曾对《我的小木屋》高度评价:“行文华美,思想深沉,反对专断,主张自由,含义颇令人回味……”,我本人也非常认同林非先生这一观点。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以此来看叶先生的《我的小木屋》一文,倾注感情的思想片段犹如雪花一样,从那深山中孤独的小木屋里散发开来,带着心的芳香,这岂不是文章的“精魂”、人生的润雨吗?《风筝之二》一文,运用隐喻的笔法,透过风筝的可悲,深度剖析了现实社会中绵亘几千年的奴性,深刻反思了专制统治对人的蹂躏和侵害,充满深沉的忧患意识,极具启迪意义。《致一棵桃树》则是通过对生长在残暴猎人洞穴旁一棵虚伪桃树的质问,对社会上一些献媚者的丑恶嘴脸进行了深刻揭露和批判,真是写尽了人间百态,发人深省。《梦见焦裕禄》一文更是通过对梦境的描写,直指社会腐败的根源,这种勇气,这份执着,不由得让我想起李大钊先生所说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一名言。虽然这本浸润着叶先生70多年来对生活、生命、人生真实思考和探索的集子,没有过多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浪漫的小资情怀,但这位坚实地行走在大地上的“西西弗”,却以笔为旗,发出了唤醒社会良知的呼声,真是难能可贵,令人敬重。

    透过一行行铿锵有力的文字,此时我仿佛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凝目远眺、静坐深思、灯下疾书的身影。我想,若不是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若不是对生命充满了无限的热爱,谁又愿意放弃安逸的生活而与社会不合理的现象进行顽强的抗争呢?此刻,翻阅手中沉甸甸的书稿,仿佛已不是在阅读文字,而是在与一位相交多年的挚友促膝谈心,顿时,一股强烈的共鸣和知音之感在我的心中迅速升腾开来,也正是这种共鸣和知音之感让我对叶先生其人其文有了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更加深了我的敬意。最后我由衷地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的小木屋》一书能够给更多读者以精神的启迪和心灵的抚慰,让我们一起感谢叶景贤先生吧!

(责任编辑: 王小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