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屏数个余则成在"战斗"<潜伏>之后谍战剧如何突围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4    来源: 新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黎明之前》《追捕》《生死迷局》《惊天阴谋》《隐形将军》……继《暗算》和《潜伏》之后,谍战剧只冷清了一小段时间,便又重新风行,成为今年荧屏数量最多、播出最火的电视剧类型。年初,影视界推测沉寂多年的古装剧将会升温,而谍战剧则会降温,但事实却是,谍战剧在一片“唱衰”中一路崛起。一时间,中国电视荧屏可谓谍影重重,随便打开一个频道,都有无数个余则成在“战斗”。谍战片何以如此火爆?

    2010荧屏,谍影重重

    “仅在江苏卫视和江苏城市两个频道,今年播出的谍战剧就接近20部。在江苏台的全部购片中,谍战剧占了一小半,数量最多。”省广电总台节目采购部主任石卫平介绍说。

    这并非江苏独有的现象,有网友整理了“2010年谍战片大全”,总数超过50部。陈宝国、胡军、范冰冰、海清、郭晓冬、胡可、黄志忠、林永健和王学兵等明星纷纷活跃在隐秘战线上,今年最出彩的《黎明之前》,更是使原本默默无闻的吴秀波一夜蹿红,每集片酬从5万元暴涨至16万元。

    论起谍战剧的魅力,白领赵女士用“挑战智商”来形容。“现在的谍战片,和《潜伏》不一样了,不看到最后一集根本不知道谁是间谍。剧情不断露出蛛丝马迹,让你一会儿觉得这人有问题,一会儿又觉得那人有问题,其实那都是烟雾弹。有一次我和老公看片时,打赌谁是特务,他选了一个看似最‘清白’的男配角,以为这样就足够出乎意料了,而我选的是一个谁也不会留意、镜头很少的保姆,结果我赢了。要防止被导演引入歧途,你的智商得足够高,看谍战片其实是在跟导演斗智斗勇。”

    悬疑,无疑是今年谍战剧最突出的特色,观众很容易从紧张、动感的画面,快速、迫切的闪回以及凌厉、神秘的配乐中辨认出经典美剧的优质元素。此外,谍战剧还具备所有吸引人的商业要素:两个阵营的激烈对抗、枪战械斗、流血杀人,催眠术、微型相机、发报机等神秘手段,推理、惊悚、情感等艺术手法,这些元素融合与嫁接,使谍战剧获得了极大的生命力。

    信仰,谍战剧新的精神内核

    “我注定就是一根钉子,烂也得烂死在这块木头里。”《黎明之前》的这句台词,是对信仰的一个注脚。从《潜伏》那句“信仰是无底的深海”开始,信仰成为谍战剧的精神内核,讲述的故事千差万别,但信仰的大旗始终高扬。

    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组织创作的《冰是睡着的水》,展示的是建国初期国安战线年轻人的成长历程。编剧刘红焰认为,谍战剧展示的多是无名英雄,他们的斗争无声无息却充满危险,没有坚定的信仰,绝对无法获得最后的成功。新一轮的谍战剧,在坚守信仰的同时,还更多地开掘人性,爱情与阴谋、信任与背叛、国难与家仇等错综复杂的线索得以充分铺垫与展开,使剧情更加丰满,更有张力。

    谍战剧对信仰的推崇,击中了当下信仰危机的软肋。著名影视研究学者、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时统宇认为:“影视回归信仰,一是现实中的种种丑恶现象有其深刻的信仰危机原因,二是我们开始了中国式大片的人间正道——用一个感人的故事去演绎中国精神。我们整体上不差钱时,却需要有信仰、精神、意义来凝聚力量,鼓舞斗志,引领风尚。而在这其中,影视产品所起到的作用独到而独特。”

    南京一家民企的老总张先生是个谍战片迷。他说,“从《暗战》开始,我就追看谍战片,比如安在天父子,为了党的事业,在敌人的刀尖上跳舞,每天都处在生死边缘,但他们为了崇高的信仰,放弃了一切唾手可得的利益,拒绝了所有的诱惑,在今天这个逐利的时代,这一切显得格外宝贵。”他说,每次看完一部优秀的谍战片,很长时间都沉浸在剧情中难以自拔,“这不是一个粉丝对明星的迷恋,而是理想缺失的现代人对伟大和崇高精神的敬仰。”

    “谍谍不休”何时休

    “特务多为美娇娘,动作枪战齐上场,故事单薄史料挡,虚假夫妻弄成真,敌我双方恋爱忙,勾心斗角胜官场,对白肤浅旁白扛。”这是有人总结的谍战剧七大俗。几部备受好评的领军谍战片,并不能掩盖谍战片整体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的现实。电视剧市场流行的跟风潮,在谍战剧热中再次得到验证。

    江苏中天龙影视公司董事长隆晓辉认为,一两部领军剧对整个谍战剧产生了“放大效应”。例如《黎明之前》一火爆,网络和媒体关注得多,就会影响电视台购片的倾向性,这种倾向传导到投资方、制作方,又会影响他们选题,于是大家一哄而上,而当满眼都是同一个类型剧时,观众又会厌倦。“走红一个,跟风一批,滥俗一阵,再找一个,一直是中国电视剧走不出的恶性循环,古装剧、戏说剧等都是如此,一旦满眼都是,观众就会审美疲劳。”

    在江苏电视台各个频道今年播出的谍战剧中,成绩最好的是《黎明之前》,但也仅仅获得了周收视冠军,最受欢迎的还是《媳妇的美好时代》和《婚姻保卫战》这类的情感剧。一方面谍战剧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它的收视率,另一方面谍战剧的耐播性比较差,一旦播过一次,剧情就失去了悬念。所以很多电视台,对谍战片的二轮播出兴趣不大,有电视台笑称谍战剧是“一次性消费品”。

    石卫平认为,如果把谍战剧的走红,与一段时间来古装剧、偶像剧、苦情戏等类型戏充斥荧屏联系起来看,就会很明显地看出现实主义题材的匮乏。这些类型戏远离现实生活,主要靠想象和编造,而现实题材要靠真功夫,没有生活体验,没有对现实的洞察和领悟,根本写不出来。电视剧选题很大部分来源于文学,现在的文学也不像以前那样关注现实。她透露,最近江苏有投资方曾想拍摄一部反映江苏农村变迁的剧本,邀请了一批著名作家,花了几个月时间去采风和体验生活,但写出的剧本仍然很不成熟。她总结说,现实主义题材的匮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电视业整体的浮躁。

    “谍谍不休”何时休,这个发问不仅是针对谍战剧本身,更是向整个电视剧行业未来的追问。 (记者 王宏伟)

(责任编辑: 张慧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