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星光大道”铺到百姓脚下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4    来源: 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图为《星光大道》摄制现场)

    这是一个绽放梦想的地方,舞台上的主角不仅仅是在聚光灯下实现梦想的草根,还有舞台下、荧屏前在这些梦想中受到感动、找到共鸣的观众,他们背景不同、年龄不同、知识结构不同,但在这里,他们共同演绎一个主题——尊重、认可和快乐。

    《星光大道》栏目“为平民办电视”的宗旨受到业界和学界的关注。

    时代需要草根舞台

    人的头脑中有一种东西,它不是你的职业,不是你的饭碗,但你真的热爱它,拥有它你就会快乐。这东西叫梦想。因为有梦想,坎坷的路途有了前进的动力;因为有梦想,苦涩的经历变成幸福的回忆。

    居高不下的关注度表明,需要《星光大道》这种草根舞台的,不仅仅是那些希望实现梦想的草根明星。平凡人的不平凡经历,包括在聚光灯下的短暂展示,都为更多人的平凡生活增添了无穷活力。

    喻国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目前正处在高紧张度形态之下,由于各种社会矛盾、冲突,人们心理紧张度很高,需要一种释放,社会学上叫代偿性满足。除了现实生活中实现价值的途径之外,社会需要开辟更多通路,让人们的某种梦想在另外一些舞台上得到某种程度的释放,至少使他的精神得到放松,这是一项特别重要的功能。

    毕福剑(《星光大道》制片人兼主持人):是时代的变化造就了栏目,因为社会开始越来越关注普通人,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关注普通人的渴望。作为电视人,适应时代的需要、满足百姓的需求,这是我们的工作。如果往前十年,这个节目是不可能出现的。是社会对多元文化的宽容,才有可能创造一个机会,让流浪者站在中央电视台的舞台上歌唱,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

    孙甘露(作家):尽管它是选秀类节目,但其宗旨不是竞赛,如同奥运会是鼓励人们怀着梦想,更高更快更强;也如同残奥会是想让所有人平等地拥抱这个世界。

    毕福剑:百姓喜欢这个栏目,我认为关键在于“草根+艺术家”的定位。如果仅仅看草根,观众身边很多;如果仅仅看艺术家,观众可以去看专业表演。而草根艺术家的胜利满足了观众们的心理需求。

    孙甘露:观众期待的,并不只是选手们的才艺有多么高超,更多的是一种普通人的梦想或者所表达的感情。那些处于社会较底层的选手,他们的奋斗及对家人、朋友的情感,真实、朴素、诚挚,正是这种情感打动了观众,引起了共鸣。

    娱乐需要文化品质

    在愈演愈烈的同质化竞争和不可避免的审美疲劳双重夹击之下,以揭丑、恶搞、暴露隐私等来吸引眼球,似乎已成为电视选秀类节目赢得收视率的法宝。然而,现实证明,震级越来越高的雷人话语、尺度越来越大的暴露献媚,因其低俗而越来越为观众所唾弃、远离。

    陆地(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在竞争加剧、全球信息一体化时代到来的今天,“吸引眼球”的节目创作理念不但已经过时,而且会丧失既有的竞争力。娱乐节目可以发挥社会功能,可以走大道,靠文化魅力、价值观魅力,不煽情、不揭丑,一样可以吸引眼球,震撼观众的心灵。

    归根结底,电视节目的竞争是一种文化的竞争,精神的竞争,心灵的竞争。因此,凡是不具有文化精神价值的节目,不管如何炫目,都将被“雨打风吹去”。只有那些能够“召唤心灵”的电视作品,才能经久不衰。

    毕福剑:娱乐节目通俗而不低俗,有收视率又有高品位,这恐怕是有电视以来世界各国电视人都梦寐以求的境界。我们也在努力。今年中央电视台频道制改革后,从台级到频道级的领导都专门找我谈话,强调节目要注重品质。

    陆地:电视媒体是文化的载体,也是文化的本体。作为文化的载体,电视媒体要善尽媒介的责任,努力做好提供信息、传递娱乐、承载文明的角色;而作为文化的本体,电视媒体又要义不容辞地担负起民族精神塑造的责任。

    毕福剑:目前,我国观众的审美还没达到脱俗的境界,所以我们电视节目要满足他们的审美需求,必然要有“俗”的成分。然而,这种俗是通俗而非低俗。

    我认为,通俗是自然挚朴的流露,以健康的方式进行文艺包装;庸俗则是矫揉造作的表演,为取悦低级趣味而进行的低品位包装。

    当然,通俗与低俗的界线有时并不十分清晰,这种情况下对于临界点的把握是困难的。但作为国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们知道自己的节目必须要对社会产生正面的作用,所以在潜意识里都给自己设置了一条道德底线,有意无意地担当起了标杆的责任。有人说老毕是“低俗的底线”,我宁愿把它当成是社会对自己的要求。

    陆地:娱乐节目,通俗的是形式,是百姓喜闻乐见;低俗则是价值取向,是没有原则的迎合。娱乐既要有趣又要有益。有的节目过于迎合受众(本质上是迎合广告商),导致了节目的低俗化。事实上,电视媒体或电视节目如果忽视了社会价值,必然影响自己的整体形象和品牌价值,最终损害自己的经济价值。只有实现了媒体利益、受众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三点一线”,电视节目才能最大程度上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电视需要回归平民

    虽然只是芸芸众生,但他们是大千世界的一份子;虽然可能并不成功,但他们渴望获得尊重和认可;虽然生活平淡无奇,但他们追求内心的平静与快乐。

    电视,不仅是明星大腕的天下,不单是俊男靓女的世界,它更属于平民百姓。这里应该展现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关注普通人的悲欢离合。

    周月亮:(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博导)近些年,电视节目平民化的理念深入人心,其核心内容就是给予观众平等的身份,平和的态度,平视的视角,以及将之融合在频道、节目时间里的内在的精神境界,在节目的内容以及形式上所体现出来的与观众之间的一种默契,一种亲近感。

    也就是说,在节目的内容的选择上,应该以大众的需要为基础,以平民的视角去选择节目内容,用一种普通的、平凡的、平民的眼光去聊百姓关心的话题,而且尽可能用朴实化的电视语言去表现平民生活。

    陆地:电视节目平民化、为平民办电视,这些观念体现了一种大众媒介功能的回归。明星只是电视大餐中的开胃小菜,而不能成为主菜,否则时间一长必然会消化不良,引起肌体的恶性循环。主打的内容、真正能满足需求的还是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不能把百姓当成简单的看客和广告受众,他们理所应当是电视的主人。

    我觉得“为平民办电视”不能仅仅依靠电视人的自觉,还应该从制度上、机制上甚至法律上进行规定,比如时段、时长的比例等,以保证舞台不被明星独占。

    毕福剑:电视原本就是平民百姓的,所以我们的栏目也就是要把星光大道直接铺到百姓脚下。在这个节目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们面向全社会报名、选拔,不分职业、身份、年龄、地域,只要有才能,拥有登上舞台的愿望,我们都欢迎。“《星光大道》,百姓舞台”,这是宣传口号,更是工作原则。

    我们将舞台还给百姓,用现代传媒的手段挖掘选手在表演背后的真实生活,把他们最真挚的情感展现出来。他们的歌声、舞姿并不完美,甚至有时还很笨拙,但他们因为有了梦想、有了爱,同样能赢得人们的尊重与感动。

(责任编辑: 张慧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