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热议背后:华语电影奖路归何处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3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 【打印】  【关闭

    新华网杭州11月23日电(记者段菁菁)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在一片哗然和争议中落下帷幕。由侯孝贤担任主席的金马奖,由于延续着上一届的本土化、文艺气息厚重的评奖风格,遭到质疑和热议。而热议背后,公众不免对包括金马奖在内的华语电影奖项发出疑问,华语电影奖究竟路归何处?

  过度的本土保护是否敝帚自珍?

    作为华语电影奖项中资历最老的盛事之一,台湾电影金马奖曾宣扬自己的视野开阔、格局足够,放眼全华语电影创作,以推动华语电影的进步为旨归。然而从此次获奖名单来看,一向颇具地域色彩的金马奖依旧不改“初衷”,将大部分奖项颁给了台湾本土电影:《艋舺》获得了最佳男主角、最佳音效、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三个奖项,最佳新演员和最佳新导演也都颁给了台湾本土电影人李千娜和何蔚庭。香港和大陆的合拍片《十月围城》仅得了“最佳造型设计奖”,备受瞩目的《唐山大地震》则铩羽而归。

    有人质疑本届金马奖全面鼓励台湾电影,评委会对此表示,近两年,面对《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将香港、内地结合的强势商业电影,台湾电影反而焕发着一股清新的人文风味,小格局、人味重,事实证明它们也特别受台湾老百姓欢迎,甚至笼络了一批大陆的影迷。去年仅有《不能没有你》一部本土电影撑场,而今年的《第四张画》《当爱来的时候》《艋舺》《父后七日》都有上佳的表现。尤为难得的是,除了《艋舺》以外,其他几部都是小成本电影,却保持了精良的制作水准。

    作为评委之一的内地导演张元表示,在最佳影片的评比中,《当爱来的时候》与《第四张画》获得了最多评委的支持。“张作骥的《当爱来的时候》虽然在影像的形式上还是延续了杨德昌和侯孝贤的方式,但我还是看到了台湾电影的真诚。”

    金马奖对于本土电影的过度保护,是否过于敝帚自珍?对此,金马奖执委会的新任董事长朱延平表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金马奖是没有电影的电影奖。“金马奖只剩下一躯空壳,大家只关注星光大道上的明星和颁奖典礼上的娱乐噱头。直到2008年,在台湾电影复苏的大趋势下,金马奖才开始恢复更实质的意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金马奖让本土电影重振雄风,是有意在向华语影坛发出重塑台湾电影的讯号。

    艺术与商业难两全?

    在今年的最佳剧情片和最佳导演等大奖的竞争上,台湾本土低成本电影势如破竹般击败众多强劲对手,让内地观众可能闻所未闻的影片获得莫大的殊荣。金马奖评委不跟随大众的脚步,一心一意支持文艺电影,精神可嘉,然而,对于市场而言,这似乎并不是明智之举。

    业内人士频频指出,深刻的评审团主席风格,并不利于台湾电影的正常、健康发展。金马奖流于艺术色彩,导致了金马奖的艺术化与抽象化,对鼓舞台湾商业电影的发展并没有帮助。一方面是扶持本土电影,另一方面却要面临票房的尴尬。“如今这个艺术片水准江河日下的时代,华语电影人首先想到的是‘生存’二字,市场化、商业化路线已是大势所趋,再仅仅一味肯定艺术片,业内恐金马奖会因此而更加边缘化。”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李胜利说。

    “台湾不缺艺术电影,只是商业电影太少了。一个地方的电影片种,应该是商业片占主流,否则这个电影市场怎么繁荣?”朱延平对《艋舺》《剑雨》等台湾本土商业电影表示惋惜:“2008年的《海角七号》一度找到了商业和艺术的平衡,但救市之作往往可遇不可求。好莱坞的成熟经验一再证明,当艺术和商业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时,才会产生叫好又卖座的电影。”

    “电影想要生存,最终要面对的还是市场。”始终坚持拍摄商业电影的朱延平表示,很高兴看到苏照彬这样的年轻商业片导演崭露头角。“我相信,拿不到金马奖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票房好,对一个商业片导演来说,比拿奖更重要。”

    华语电影奖项面临困局?

    长久以来,在华语电影圈中,金鸡、金马、金像三大奖项代表着华语电影的最高水平,但近两年,这三大奖项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窘境:金鸡奖因近年来颁奖结果“双黄蛋”不断而闻名,金马奖因过度保护本土电影及偏爱艺术遭人诟病,金像奖也因香港影人的青黄不接而陷入质量和数量下降的困局。

    与华语电影奖项的日渐黯淡相比,西方电影市场却以“奥斯卡奖”“金棕榈奖”“金熊奖”等,吸纳着华语电影界最优秀的人才和经验。每年这些西方电影节评奖,内地、香港、台湾媒体对其关注、热衷的程度远远超过华语电影的评奖。

    金马执委会主席侯孝贤曾表示,如果将颁奖礼看成是电影的主体和全部,那么是电影的悲哀。“电影人拍电影,不是为奖项而拍摄,更不是为明星而拍摄,任何电影人都希望让自己的作品,给更多的普通观众看到,这是真理。”

    “应该看到,华语电影评奖的窘境,正反映了当前华语电影面临的窘迫。在内地、香港和台湾,华语电影产业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困难。”李胜利指出,在全球化时代,在市场一体化、合作是主流的情况下,中国电影也要从内地、香港、台湾多元发展的格局中前进,走协作、合作的道路。

    被誉为“台湾电影教母”的著名导演焦雄屏对华语电影大奖有非常中肯的期许。她指出,华语电影虽有一流的导演,却不是一个多元化的状态。“华语电影大奖的整合,最大的挑战莫过于从中华文化中寻找到足以制衡西方文化中心主义的、属于华人自己的电影文化与价值观。”她说。

(责任编辑: 张慧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