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16天”——写在话剧《我们的2010》公演之际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18    来源: 解放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昨天(17日),多媒体话剧《我们的2010》在大剧院上演。蒋迪雯 摄

    16天,也许只是人生座钟上的“滴答”一秒;16天,也可以在许多人的生命旅途上留下深深印痕。

    由上海世博会志愿者部出品,上海文广集团、上海戏剧学院和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携手承制,上海市文联担纲艺术指导的大型多媒体公益话剧《我们的2010》,日前在上海大剧院正式公演。

    话剧讲述的就是世博园区一个志愿者小组16天的故事:“80后”志愿者组长欧叶带领手下一批“90后”志愿者,在园区坚持奋战16天,共同面临高温、大客流、纪律等考验。他们在世博园里一起遭遇甜酸苦辣,一起感受温情、友爱和感恩,也一同在16天的时间里长大成人。

    一出剧:真正编剧是“小白菜”

    行将毕业却面临就业难的陕北男孩,为了出国深造“被志愿”的男孩,一心想当“志愿者之星”的可爱小胖子,瞒着家里人偷偷来世博服务的女孩……

    “这演的分明就是我们的真实经历。”一名“小白菜”观众在看完整出戏后唏嘘不已。上海行知学院大三的两名学生沈暑凉和侯龙,既是在世博园服务过的“小白菜”,也是这出剧中的群众演员。他们对话剧的评价是:“无论是帮人指路的诚意,还是换徽章的喜悦,或是高温天的坚守,都非常贴近真实。”

    几乎所有细节均来源于真实。“帮‘粗心’游客送返不小心拉下的包,为乡村教师设法找热门场馆入场券,替丢失世博护照的游客紧急‘接力’盖章等剧情,都有原型可寻。剧中假志愿者的那句台词‘我活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入过团和入过党,多想举起右手能宣誓一回,那样人生才真的有了意义’,也是来自于报纸上的真实报道。”编剧李宁和周豹娣表示,“与其说我们是编剧,不如说我们只是记录者。因为这出剧没有编剧,真正的编剧是‘小白菜’们。”

    一曲寄语:“50后”对“90后”的钦佩

    为了真实记录下志愿者们的故事,李宁和周豹娣跟同上海海事大学及对外贸易学院的“小白菜”,9出9进世博园,全程感受他们的点滴。“多年在大学从教,使得我们身边从来不缺一批批年轻的学生朋友。作为‘50后’的我们,自认为对‘80后’‘90后’一代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是,当我们近距离、更近距离地接近那些年轻的‘小白菜’‘蓝莓’和‘橙子’后,还是受到了震颤。几乎每采访一次,心灵都会被感动一次。进园前,我们担心的是缺少素材怎么办。出园后,我们担心的是手中的笔难以写尽世博志愿者的风采。

    第一稿出来就有4万多字,因为不舍得删那些情节,导演看了连呼不行,因为篇幅太长了,必须删。”

    这批年轻人让周豹娣最感动的一点是,“这一代人很真实。他们在一开始会直接告诉你诸如 ‘我是为了出国来当志愿者的’‘我是被家人要求来当志愿者的’,但是一个星期后,他们一边汗如雨下一边还无怨无悔地告诉我‘当一次志愿者,值了’。他们是不喜欢教条的一代,但他们是热情且有责任感的一代。”

    “我们舞台上展现的是无数‘小白菜’的一个缩影。”在导演李建平的眼中,世博园的这群年轻志愿者不仅通过服务世博展现了自己,也改变了人们对这一代人的看法。“‘80后’尤其是‘90后’,在生活中还是需要别人帮助和关照的一代,而这一次,当他们成为志愿者,就成了帮助和关照他人的人。我不止一次去世博会,每次都会被‘小白菜’的精神所感动。如果没有被他们打动,作为主创的我们也不可能有创作热情。”

    一种精神:“志愿”不仅仅只停留在世博园

    《我们的2010》也是导演李建平导过的群众演员最多的一出话剧。剧中65个世博园游客由清一色的世博志愿者扮演。李建平戏称他们是“展现志愿者幕前风采的幕后志愿者”。

    而世博志愿者们的“幕后”服务远远没有停止。剧中出演志愿者何恬恬父亲的演员余忠,作为世博会长期志愿者和孩子们相处时间较长。他告诉记者:“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上海大学的那群‘小白菜’在离开世博园后,自发地于9月开学时在靠近上大校门的地铁站出口为新生志愿服务。”余忠很喜欢剧中的一句台词“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现实中,我们发现很多志愿者对做志愿一事上瘾。他们不满足于短短16天的服务,一些人在志愿服务结束后会再次进世博园来为他人提供帮助,更多的人在世博结束后将志愿者的服务精神延续到工作生活和学习等领域。”

    “世博志愿者展现出来的风采,是上海乃至国家的荣誉和形象代表之一。”上戏副教授、《我们的2010》剧本策划吴小钧认为,无论是园区志愿者“小白菜”、城市站点志愿者“小蓝莓”,还是遍布大街小巷的城市文明志愿者,他们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和赞誉,也构筑起了本届世博会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显然,这道流动的风景线,不止于5.28平方公里的世博园,也不止于短短的16天。它是2010年属于世界的共同记忆。(记者 李君娜)

(责任编辑: 刘星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