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青春:“京剧小剧场”酝酿的京剧大梦想
2009年12月31日 06:41:50  来源:中国文明网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期待“京剧小剧场”在文化体制改革大潮中梦想花开

    中国文明网北京12月31日电(张青玲)“皇上作主,状元为媒,珠衫做证,凤凰于飞。”《状元媒》中的柴郡主赠珍珠衫于杨六郎,却被皇帝许配他人,不得已只好托新科状元吕蒙正从中周旋做媒。在“首都青年优秀青年戏曲演员系列展演”暨“国粹青春戏园”活动中北京文联小剧场的舞台上,郡主的娇嗔和率真,为了爱情而豁出去的小女子的勇敢和睿智,都在这掩藏不住的妩媚青春中意蕴别生。

    国粹青春。京剧青春。

《首都优秀青年戏曲演员系列展演》暨“国粹青春戏园”演唱会

    一

    今天这个舞台,都是“80后”、“90后”的天下

    见到马力,我着实被吓了一跳。这位优秀的青年演员已经荣誉等身——中国戏曲名家名段大赛“金奖”、“世界华人艺术节”金奖、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参加09年春晚京剧联唱、红梅金奖……可是眼前的这位看起来如此阳光的年轻人就是这次京剧小剧场的总策划、制作人、执行总监与领衔主演吗?他从剧场跑出来一边啃完手中的苹果一边很抱歉地冲我笑:“记者同志,手是湿的,不好意思跟您握手啦。”

    我们一行人跟着马力到了化装间——华美的青春总是从小小的化装间开始,帔、靠、靴、带、蟒……各种行头缤纷得亮眼,而早就开始化装的演员们,则开始了又一次京剧的青春造访。

    姑娘们叽叽喳喳地瞄眉、勒头、上贴片,打趣着台上台下的故事,忙而不乱。京剧演员王盼已经俨然半个柴郡主——好一张妩媚俏脸!早闻男旦刘铮的大名,却一直没寻得他的影子——今天的折子戏他和马力分演铁镜公主和杨四郎。

 

   半个柴郡主。北京文联小剧场的舞台上,郡主的娇嗔和率真,为了爱情而豁出去的小女子的勇敢和睿智,都在这掩藏不住的妩媚青春中意蕴别生。

    今天这个舞台,都是“80后”、“90后”的天下。最“老”的当属三十而立的武生李阳鸣,听说他3岁开始跟随爷爷李万春学艺,6岁登台演出,8年戏校,摸爬滚打,辗转腾挪,跌打损伤,一路走来,铺满鲜花奖杯和掌声赞誉的同时,亦满身是伤。

  二

    京剧也会幽默 京剧正是生活

    台后青春洋溢,台前大幕已启,台上时空流转。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失落番邦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啊,啊,啊”,抬袖拭泪三声嗟叹,刚才还啃着苹果被我打趣的马力已是《坐宫》中坐立难安的杨四郎,对故国家园的背离,背离的同时对十五载妻儿亦无法舍弃的情深意长让他肝肠痛断。男旦刘铮果然俊美非凡,将铁镜公主这位“番邦女子”的气势、爽朗、大度、体贴都演绎得淋漓尽致。本是帝王将相的故事,舞台上却全是儿女情长。

    马力。这位优秀的青年演员已经荣誉等身

    马力告诉我:“你可能会听不懂,但是,你可以先感受其中的韵味。”正是如此,京剧本就是生活,在家仇国恨、儿女情长的交织中,政治上的纷争灰飞烟灭,只留下普通人平凡又不平凡的情感细细吟唱,深致绵长。

    ——铁镜公主:你说你的话,还拦得住我的儿子他撒尿吗?

    ——四郎:公主对天盟誓愿,本宫方肯吐真言。

    ——公主:怎么?还要我发誓啊?

    ——公主:这倒巧啦,番邦的女子就是不会起誓!

    ——四郎:不会吧,我教你!……

    “京剧原来也要给儿子撒尿啊!”当看到铁镜公主给儿子撒尿时,我们几个对看一眼,终于忍不住大笑。很多观众也都会心地发现,可能没怎么听懂唱词,但却听懂了所有的念白!马力欣喜地告诉我:“对啊!我们这次京剧小剧场的理念,就是想尝试贴近现代观众的想法,甚至很多念白、韵白都夹杂了白话。” 虽然有些情节的表现手法还没有那么完美,但这样的做法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京剧并懂得京剧。

    京剧也会幽默。京剧更有情意。京剧正是生活。

   男旦刘铮果然俊美非凡,将铁镜公主这位“番邦女子”的气势、爽朗、大度、体贴都演绎得淋漓尽致。本是帝王将相的故事,舞台上却全是儿女情长。

  三

   青春的京剧风情万种,且吟且歌

    赤桑镇。年幼的包拯失去父母由嫂嫂抚养成人,谁知侄子包勉贪赃枉法,包拯秉公将其铡死。嫂嫂吴妙贞赶到赤桑镇,哭闹不休,一场大是非大仁义的戏由此上演。饰演嫂嫂吴妙贞的是青年演员郭瑶瑶,宽亮的嗓音,正是痛失儿子后先责包拯忘恩终大义释怀的宽亮。

    文昭关。伍子胥躲藏在东皋公的后花园内,因昭关阻隔,内心焦灼,一夜之间须发皆白。“一见须白心好惨,点点珠泪洒胸前。冤仇未报容颜变,一事无成两鬓斑。”无人可诉的冤仇,困居昭关的焦灼,双亲被害的惨痛,一夜之间须发皆白的悲愤。扮演伍子胥的正是青年武生李阳鸣,他身上有一种李氏嫡派子孙特有的的英气与正气,伫立在舞台上的那股精气神,根本看不出他满身是伤。

    扮演伍子胥(左)的正是青年武生李阳鸣,他身上有一种李氏嫡派子孙特有的的英气与正气,伫立在舞台上的那股精气神,根本看不出他满身是伤。

    其实舞台上的一字一腔全都得来不易。或许这也是爱京剧的人百看不厌一往情深的一个原因。

    加上京剧之写意。两个人就是千军万马,换了髯口就已须发皆白。一根马鞭就是万马奔腾,一转身已是十万八千里。京剧之简约。京剧的精髓如同水墨画,寥寥几笔就已勾勒出神韵。京剧之厚重。丰富的形式和内涵,微言大义,凝聚了中华民族的美德与智慧。

    年轻的京剧风情万种,青春的京剧且吟且歌。

   

    京剧小剧场酝酿京剧大梦想!期待它在文化体制改革大潮中梦想花开

    这个剧场大概能容纳四五百人的样子,但是舞台、音响、化装间等都一应俱全。正是马力想要的“京剧小剧场”的模样。他说,他就是想通过这种“京剧小剧场”的探索,让更多的人愿意走近京剧认识京剧。

    “北京需要像国家大剧院、长安大戏院这样的大剧院,也需要只有几百个座位甚至几十个座位的小剧场。大剧场从来都是从小剧场开始的!”多次辗转欧美等国演出和学习的马力发现,纽约有一条百老汇大街,两旁坐落着几十家剧院,在百老汇大街44街至53街的剧院称为“内百老汇”,上演的都是热门的商业化的剧目,而百老汇大街41街和56街上的剧院则称为“外百老汇”,演出一些实验性的剧目。这给了他非常大的启示。

    他迫切地回到祖国,开始着手“京剧小剧场”的调研和探索。2009年12月,马力和一批青年京剧表演艺术家们,怀着将京剧艺术发扬光大的抱负,积极酝酿,试图创建一个以传承国粹、推出新人、继承创新、普及传播传统文化为主要目的的艺术平台——“京剧小剧场”。马力说:“我希望通过这种尝试,组织一批志同道合的优秀青年演员,在相对固定的场所定期为京剧爱好者和观众进行公益性和宣传性的系列展演。我相信,我们富有青春气息的的表演,一定可以充分发挥京剧的独特青春和魅力!”

    京剧谭派传人谭孝曾在一次政协会上指出,“大制作”不是京剧的出路。确实,大型演出价格偏高,一定程度上无法满足老百姓的需要。高端化、小众化的现实更是把大多数人挡在了门外。不少人表示:“票价确实太贵了,谁还能看得起戏?”而这次京剧小剧场演出的票价只有十元,甚至不少观众是免费入场。一位观众开心地说:“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历史上的民间戏楼、戏台,也想起了小时候在村里看大戏,有种时空流转的感觉,太好了!” 这种探索确实让京剧和观众之间的距离拉近了。马力说,以后京剧小剧场每周都会有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的演出!

    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潮中,京剧小剧场带来了一股新鲜并充满活力的血液。这是年轻的马力和马力们对于京剧的探索,也是京剧舞台上一个有益的信号。京剧要振兴,不仅仅需要走进校园走出国门,更需要到街头巷尾的老百姓中去演唱!京剧小剧场,酝酿着京剧大梦想!

    且让我们给马力和马力们报以最真诚的掌声!

    期待他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更广,更期待着这样的京剧小剧场可以在北京乃至中国遍地开花。“让京剧小剧场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潮中梦想花开”,这是马力的梦想,是更多京剧人的梦想,更是广大京剧爱好者的期待,也必将是京剧国粹和戏剧艺术的福音。

    至此,我想起了去年此时我们在大型京剧采访活动《京剧,不老的念想》中的一段话——“京剧为何不老,京剧果然不老!走过了两百年,京剧依然年轻,京剧理应年轻!

 
(责任编辑: 侯海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