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庐山 捶拓中的美丽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7-16    来源: 江西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宋知军李亦留下的“龙”字,为庐山摩崖石刻中单字最大的一刻。记者 陈米欧 文/图

    一个有着灿烂文明的地方,多半不会缺少美妙的石质文化遗存。不说埃及的金字塔,古罗马的斗兽场,敦煌的莫高窟……就在江西的庐山,时时可见的摩崖石刻,及散落在亭台楼阁间的碑文石刻,恐怕是庐山最重要的石质文化遗存了,它刻写着历史的沧桑和文化的厚重。

    游过庐山的人们,相信对这些名刻仍会留有印象——青玉峡那大大的“庐山”二字,仙人洞旁有《郑文公碑》风韵的“纵览云飞”,秀峰龙潭一汪碧水之上、线条流美的篆书“龙”。不过,你还能进一步知道这些石刻背后隐藏的文化消息吗?

    6月底,省社科院与星子县委宣传部共同在南昌对外界发布了一个消息:历时三载完成的《庐山历代石刻》终于出版了。于是,这些石刻背后的文化解读,一下子变得清晰、丰满、有趣起来。

    趣 古人“到此一游”的文化味

    庐山最早的石刻始于晋代。1600余年来,刻石记游庐山,代代不断,今已发现的有1300余处,主要分布在秀峰、白鹿洞书院、观音桥、归宗、康王谷、东林寺、卧龙潭、牯岭等景区。石刻主要分为碑刻和摩崖石刻。碑刻内容多为诗文,篇幅长而字小,镌刻于碑石。摩崖石刻多为题识,言简意赅,字数少而字大,刻于岩石上。

    古人“到此一游”的雅词与文心最为有趣。

    文史研究专家胡迎建感慨地说:“古人来到庐山,面对大自然之美总是发出由衷之叹,他们总是用一些优美的词句来表达这种愉悦,这很有感染力。”大文豪苏东坡就留有题词“壁佩琳琅”,文辞优雅,令人怀想。而一些寻常游客,在抒写他们“天人合一”感受时,词句之精彩也是目不暇接。比如“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濯缨洗耳,喷雪奔雷”,“洗心”,“天地同流”,“拾枯松,煮瀑布”。一名湖南武陵游客,在光绪年间游庐山,则留下了一副对联:荡胸生层云,炯如一段清水出万壑;濯足弄沧海,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联中“荡胸生层云”出自杜少陵,“濯足弄沧海”为李太白诗句,巧妙的集句联,颇堪玩味。在这些雅词之后,古人方以“某某与某某同游”形式落款结束。对比今天,一些国人每遇名山胜景,有雅兴却无雅词,往往仅以“某某到此一游”式的刻写企图名垂后世,真是粗陋之士啊。

    面对庐山美景,古人除题词之外,诗兴大发一番的也不少。宋元祐三年来自吴兴的一名游客就留下了《卧龙潭题诗》:“传闻潭底有龙眠,龙在潭间知几年。多少苍生期霖雨,天公何事使龙眠。”此诗由龙潭想到龙眠,再到苍生的期望,作者心怀天下的胸襟气度一览无余。

    美 历代“大腕”的书法令人爱不释手

    在书法家文师华博士的眼中,书坛历代“大腕”李邕、颜真卿、苏轼、黄庭坚、米芾、赵孟頫等留下的石刻书法作品,最令人陶醉。

    庐山石刻书法中,真、草、隶、篆皆备,且风格多样。记者以为,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黄庭坚的行楷书作品《七佛偈》。黄庭坚的《砥柱铭》不久前以4.3亿元的成交价,创下中国“最贵艺术品”的称号,黄庭坚书法,眼下正是收藏界最热门话题。同时,这件书法石刻虽说是行楷,但楷意十足,这在黄山谷存世的书法中,算是最靠近楷书的作品,非常少见。碑文之后有“广鉴英禅师请于书此七佛偈刻之”句,一方面显示刻石的古老年代,另一方面可以揣测的是,黄山谷当时书此碑时,既受禅师之请,写的又是佛经颂词,因此写起来就比较慎重。通观全篇,只有“以为”二字有一丝连带之笔,其余字字独立、全用楷笔(其间只略带行书笔意而已)。“长枪大戟”(对黄山谷典型书风的评语)式的腾挪架构,收敛在森严不苟的楷法之中,是整篇书法的看点。

(责任编辑: 王德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