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花灯何处去?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年03月04日  来源: 山西日报

    每年正月十五,山西省各地展出的花灯数量都以万计算,展出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四五天。如今,这些灯又该如何处理?特别是在倡导“低碳生活”,打造“低碳城市”的今天,热闹的花灯和“低碳”之间,如何才能实现两全?

  今年花灯价挺高

    “就这种1米左右高的普通宫灯,2008年我们买一对才要210元,今年正月初十去买,一模一样的一个就要300元,真是贵不少。”在省城某事业单位上班的小新感慨地说。

    过了春节假期刚上班,不少单位都忙着买灯笼。省城卖花灯的桥头街人挤得满满的,商家们个个一副不愁卖的架势,要是顾客还个价,都懒得搭理。而太原市尖草坪区远近闻名的几个“灯笼村”也是生意兴隆。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单位本来是到桥头街去买灯的,但是发现价格太高了,有些老款灯笼样子一点没变,价格却涨了好几倍。他们就又到尖草坪那边去买,价格是比市里的要低点,但也没有预想的便宜,看中的新款灯笼大多是年前就下了订单的,而且价格不菲。

    “买得贵,那就租一个。”市民小沈说今年租灯的价格也涨了,今年是虎年,不少人都偏爱 “虎灯”,3只老虎摆在一起的灯组,租3天就要5000元左右。

    绚烂之后的归宿

    记者调查发现,一般市民家中过年挂的灯笼都是今年挂罢明年再登场,而沿街一些单位、商铺的灯笼也是循环利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宫灯,因为主题性不强,灯展结束后都会被展出方收起来储存好,其他节假日时可拿出来再挂。

    据介绍,灯展后需要拆除的主要是一些时效性非常强的灯,无法循环利用的。比如今年最受欢迎的“虎灯”,要么等12年下一个虎年再用,要么就只能通过回收的方式处理。尤其是一些大型的灯组,在“善后”时,内部的大型钢架、铁丝、灯泡、电线等还是可以回收后再重复利用,但是其余的部分则只能拆除。

    有关制作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花灯价格高其实不是贵在灯的制作材料,而是设计和制作工艺上。所以回收的费用也相对较低,大概就能占总价格的5%。”

    当花灯遇到“低碳”

    由于灯会是一次性消费,当作为传统习俗的花灯节遭遇“低碳”现代理念时,孰存孰让?

    太原市民高女士表示,花灯数量不在于多,重要的是其承载的民俗含义。有条件的单位和社区应该组织大家自己动手做灯,在选择制作灯笼的材料时,多利用纸篓、废泡沫、旧报纸、油桶、旧布条等常见的生活用品和废弃物。

    长治市民郭小燕则建议将一些花灯赠送给幼儿园、敬老院等,以延长这些灯的“生命周期”。

    忻州市民周珉来电表示,像丽江一些城市常年大红灯笼高高挂,华灯初上很漂亮。我们的城市为什么就不能选择一些有特色的街巷,把挂灯笼作为一种常态呢?

    花灯的去留问题也引起了一些网民的热议。网友“夏雪儿”提出:国家对花灯制作应该有一定的标准,比如要采用经过防水处理,经得起反复使用的布料,采用节能灯泡等;在灯的设计上要考虑艺术性、经济性和实用性。

    一位名为“月中望水”的网友提议,花灯应和夜市等商业活动结合起来,会对节日产业更有利。

    记者感言

    花灯去留看起来是个小问题,但读者和网友出主意想办法的热情让人感动。无论是热心读者建议灯展前的材料节能,还是有网友提出在灯展后应将花灯进行爱心拍卖,其出发点都是相同的,就是唤起社会各界对节俭灯会的意识,使这一传统民俗活动既“出彩”又“低碳”。(记者芦燕娟)

    中国人开始在顺应民俗中探索“低碳春节”

    今年春节期间,23岁的上海青年贺伟成功说服家人不开私家车,通过搭乘地铁和公共汽车走亲访友。

    “过年时候的公共交通实际上比平日空闲了很多,乘坐舒适度挺高的。”贺伟说,“我想通过这样小小的自觉行动,实践一下低碳环保的生活,也算是为即将到来的上海世博会做些小小贡献。”

   为期7天的虎年春节假期已接近尾声。从已经过去的这些天来看,中国人在探索“低碳春节”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第一步。>>>>点击详细

    中国网民关注节日环保:“低碳”过大年是我们的希望

    近日,节日环保问题引发网上舆论高度关注。一些网民反映,“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除夕夜以来一直响个不停。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因燃放鞭炮而产生的“红地毯”,既影响了市容,也加重了环境负担。此外,过春节迎来送往的礼俗还导致了节日礼品过度包装、包装垃圾处置难等一系列问题。网民认为,既要过个好年,又要关注环保,这既是时尚的表现,也体现出公民的社会责任感和应有素质。>>>>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刘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