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民关注节日环保:“低碳”过大年是我们的希望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年02月19日  来源: 新华网

    1月21日,山东省枣庄市回民小学学生在倡导过环保“低碳”虎年春节的条幅上签名。新华社发(孙中喆 摄)

    新华网北京2月18日电 近日,节日环保问题引发网上舆论高度关注。一些网民反映,“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除夕夜以来一直响个不停。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因燃放鞭炮而产生的“红地毯”,既影响了市容,也加重了环境负担。此外,过春节迎来送往的礼俗还导致了节日礼品过度包装、包装垃圾处置难等一系列问题。网民认为,既要过个好年,又要关注环保,这既是时尚的表现,也体现出公民的社会责任感和应有素质。

    春节假日过半,节日消费及活动逐步降温的同时,节日环保问题不断浮现,相关话题在网上呈逐步升温趋势。截至2月17日15时,新华网、新浪、搜狐、网易、凤凰、千龙等网站有网民跟帖及评论累计近万条。奇虎搜索显示,相关博客文章27997篇,相关帖文达58198个。

    不少网民在论坛、博客、微博中反映和交流亲身经历的节日污染状况。一名北京环卫工人说:“初一和初三早上我值班,工作量几乎是平时的几倍,路面的‘红地毯’是铺了一层又一层,特别是一些老城区。”网民“东东鱼”说,除夕晚上真可怕,简直不敢开窗,炮竹的硝烟味呛得人眼睛疼。一重庆网民说,城区内建筑太密集,烟花爆竹排放的废气不容易扩散,烟雾缭绕,气味呛鼻。

    网民“邱世美”说,从除夕之夜到正月元宵,高楼林立的弹丸之地,家家户户都会燃起鞭炮和烟花,浓烈的烟雾弥漫空中,越积越多,越聚越厚。此时,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含量要超标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远远超过平日里化工厂的排放和污染。据专业人士分析,燃放爆竹会产生二氧化硫、一氧化氮、二氧化氮等气体,这些有毒、有害气体易溶于人体的体液和其他黏性液中,对人的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有一定的损害作用。此外二氧化硫与空气中的水分结合,还会形成酸雨和酸雾,对生态环境、土壤、水质造成严重污染。

    一些网民认为,当下环境保护任务紧迫,如何统筹春节年俗、消费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是一个重要时代课题。有网民提出倡议,春节不仅要过得有传统年味,还要过得低碳环保。网民“齐全年”说,大至国家经济发展,小至每个市民的生活,都需要良好的环境支撑。如何把春节的热闹与节能减排协调起来,使春节体现绿色、低碳的时代要求是每一个人都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网民“默默”说,不能过一次春节,环境质量就大倒退,过大年也要重环保。

    网民“刘力”说,去年12月,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低碳生活”这个词走进我们的视野,成为媒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健康环保的低碳生活理念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在新春佳节中节约能源,改变高耗能的生活和消费习惯,过一个低碳、绿色的春节假期是我们的希望,这不仅诠释一种健康绿色的生活理念,同时也是我们亟待建立的绿色生活方式。

    部分网民认为,过“低碳环保”年离不开政府的倡导,各级政府应成为观念的宣传者、倡导的组织者和行动的领导者。网民“冯永峰”说,今年,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倡导过环保年,并发出倡议,鼓励市民少放一个鞭炮,亲友之间尽量互赠简易包装的礼品等。从实际情况看,这些地方的环保活动颇有成效。各地各级政府应当学习经验,加大年前宣传力度,加大假日清理力度,加大严重污染处罚力度。

    一些网民认为,过“低碳环保”年需企业、商家和消费者的支持,不断净化节日市场,祛恶俗,倡节俭。网民“新华草人”说,节日市场热闹、繁华当然要,但是,商品过度包装则大可不必。商品生产企业应当从源头上做起,承担起净化节日市场的责任。网民“静静开”说,作为大型中间商,一些连锁超市在市场中具有较大的话语权,这些商家应当对非环保的年节商品说“不”。网民“南天门”说,作为消费者,应当转变观念,主动购买环保商品、环保礼品。如果发现某个商品的生产过程严重伤害环境,消费者可以通过“不买”让它们出局。

    有网民认为,低碳过年不仅体现出一种精神的选择,更是一种负责任的生活态度。低碳过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身体力行,把观念、责任和决心变成行动的力量。

    有网民说,顺应节能减排、低碳发展的时代潮流,从点滴小事做起,把“重亲情,求和谐”的年文化精神发扬光大,把过年期间的环境污染与铺张浪费降到最低。让我们在不丢失文化传统的前提下,适当、适量地燃放烟花爆竹,不再盲目无度地挥霍碳排放指标,过一个清新、舒适、环保的低碳春节。

    有网民倡导,在节日期间让心灵也作一次“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使心灵更加纯净,让生活方式对环境更加友好。我们可以做到:外出就餐时够吃就行,剩余的饭菜打包带回家;燃放鞭炮时不搞竞赛,快乐就行;尽量多乘坐公共交通设施,不要“出必开车”;少用一次性餐具;不随意乱丢垃圾。

(责任编辑: 王跃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