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村老师的坚守:把简陋写成执着 把平凡写成伟大
中国文明网 http://www.wenming.cn 2010-07-12   来源: 黑龙江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这里不是个学校,这里只被称为教学点

    这里只有一个老师,六个学生

    这里的六个学生是挤在一间教室的两个年级

    这里唯一的老师一干就是31年”

 

    ●把简陋写成执着

    一块黑板 分两边

    7月3日,记者走进了夹信子村。

    村东面一片树林中三间有些破旧的砖房任何标志都没有,但村里人知道这里是王老师和孩子们上课的地方。三间砖房中,中间的是教室,其余两间都空着,空着的屋子玻璃是碎的。这里没有操场,没有升旗的栏杆,屋子前面有块儿不大的空地,是学生们下课玩耍的地方。

    记者走进教室时,王明玉老师正领着5名三年级的学生为当天下午即将举行的县统一考试做最后的复习,而读五年级的王金宇则在一边看书。古旧的长条板凳,斑驳的书桌,残破的墙壁,只有那面黑板上王明玉老师的粉笔板书醒目而精神。这是一个“泾渭分明”的黑板,小小的黑板被分成了两边,一边是三年级的板书,另一边则写着五年级的课程。

    虽然教室简陋,但普通教室里该有的毛笔字标语和光荣榜,这间教室里都有。光荣榜里学生名字下面都贴有小红花。讲台右侧有一张课桌,那是王明玉老师的办公桌,教室后面的角落里堆放着煤块儿、木柈子和水壶。

    听王明玉老师给5个学生讲数学课,声音柔和,字音标准,板书极其规整,那份认真就像是他面前坐了满满一教室的学生。学生们正襟危坐,有提问积极举手争相发言,课堂气氛很活跃。40分钟数学课结束,5个孩子起立:“老师再见!”“同学们再见!”而下了数学课的王老师,真是还要和同学们“再一次见”,因为,所有的课都是他一人教。

    王金宇是村里唯一一个没有去外校上学的五年级学生。他说:“王老师对我们可好了,要是我们学得慢,他从来不拧我们的耳朵;我们买不起字典,他就给我们买,还不收我们钱;下课后还和我们一起玩儿,排球和足球都玩。我妈说这样的老师是好老师,所以我哪儿也不去。”

    三年级的张惠说:“我们要是学不会,王老师就利用星期天给我们补课。老师从来没有请过假,我们也从来没有耽误课。冬天冷的时候,王老师6点多钟就到教室,把炉子烧起来,等我们上学了,教室可暖和了。”“还有呢,王老师每天早上都从家烧一壶水给我们带到学校,让我们喝,就像自己的爷爷一样……”学生们争相和记者说着老师的好,而王明玉此时坐在一边默默地批改着作业。

    王明玉说,自己教过最多一次的是一个教室里有17名学生,虽然现在只有6个学生,但课程是开全了,也得用十本不同的教材。“不论给几个孩子讲课,我都不敢丝毫松懈,因为我要对得起学生。”

    [聚焦河南“特岗教师”]农村教师中 那些年轻的身影

    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美丽的兰草河出现在面前,我知道我新的教育生命即将诞生。也就在那一刻,孩子们站在校门口朝我来的方向张望,看到我后,三步并作两步将我手中的行李扛在幼小的肩头,还亲切地问候我:“老师,一路辛苦了。”让我第一次品尝到了山里孩子质朴的美!  >>>>点击详细

    "大山师魂"汪金权:甘做"萤火虫"为学生照亮前进的路

    他叫汪金权,清贫与富有在他身上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他主动调到山区小镇任教。他家有老母,妻子和小儿子长期患病,大儿子读大学都要靠别人资助。可是,22年来他却把大部分工资都用来资助了贫困学生。 >>>>点击详细

    八旬退休老教师三十年清贫生活只为助学

    在村里,年届八十的他是富人。可他对自己,节俭得近乎“自虐”。在他家不到30平方米的土坯房里,只有一张床,床上的棉絮已经发黑、发硬;一盏煤油灯是他家唯一的照明工具。家里最值钱的物品不到10元钱,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元钱。然而,与对自己的“苛刻”相比,老人在资助教育和学生方面,却出奇地大方。 >>>>点击详细

    上海女知青查文红乡村支教 为贫困孩子点亮心中希望

    8个多月前,因积劳成疾,查文红“小脑大面积梗塞”,病情危急,不得不回到上海住院治疗。仅仅4个月后,心里念着孩子们的查文红,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就再次回到魏庙。 >>>>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刘星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