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学子张晓:孝行背后是一颗感恩的心
中国文明网 http://www.wenming.cn 2007-07-09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 【打印】 【关闭

照片:时至今日,张晓家还在挑水吃。(中国青年报记者 狄多华 摄)

    新华网兰州7月8日专电(记者屠国玺)甘肃省平凉市的寒门学子张晓,从4岁丧父起就挑起家庭重担,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14年如一日精心侍奉重病卧床的母亲,以自己的行动实践着“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美德。

    在数次的采访中,记者一直带着这样的问题,是什么让一个不满18岁的少年有如此的孝行?张晓告诉记者,迄今为止在他生命里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历发生在他10岁的时候。

    张晓10岁那年的一天晚上,有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人上门乞讨,后来交谈得知老人的儿子遭遇车祸,无钱治病。母亲曹雪宏让张晓把存钱罐里的钱拿给老人,那里面是他们母子二人全部的积蓄1元1角钱。张晓犹豫了一下,只拿出了其中的1角。但母亲狠狠地瞪了张晓一眼,他按照母亲的意思做了,并为那位老人找了几件能穿的衣服。老人走后,曹雪宏对张晓说:“别人有危难的时候,我们要尽可能的帮助他们。”

    在张晓的成长过程中,得到了邻居和众多好心人的帮助。“没有这些好心人,我们母子就不会活到今天。”曹雪宏这样说。

    在张晓家旧写字台的抽屉里,有一个纸皮笔记本。张晓在上面记录下每一个好心人对他们的帮助。在这个称之为“恩人本”的本子里,尽可能留下这些好心人的联系方式。张晓说,只要母亲病情转好,生活能够自理,他就要去为社会做许多事,去报答那些曾经帮助他们的人,去帮助那些同样也需要帮助的人。

    受张晓事迹的感动,为张晓母亲免费进行治疗的兰州蜀草中医院院长谢运发说:“在今天这样一个许多孩子忘记感恩的时代里,张晓的孝行让我们充满感动。”

    他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含泪奔跑的阳光少年张晓

    “谢谢你。你让我体会了‘爱’字的真正含义,也懂得了‘坚强’、‘顽强’的真正内涵。”

    “看着你认真学习的照片,看着你烧水做饭的照片,看着你为母亲梳头的照片,我的心微微抽搐了一下。同时,也暗暗下决心,一定向你学习。”

    甘肃省平凉市崇信一中的杨沛同学,写下同龄人对张晓的佩服之情。 >>点击详细

    做一个生活的强者——含泪奔跑的阳光少年张晓

    “张晓是不幸的,又是十分幸运的!”团平凉市委书记马春宁在将张晓推荐为“甘肃五四奖章”获得者时表示,2000年后张晓成长的路上,凝聚着太多好心人的帮助,正是这些默默的帮扶和母亲朴实的教育,让张晓没有偏离正确的人生轨道。

    回首自己的成长历程,张晓承认,苦难的生活,好心人的帮助,和母亲的教育,是自己能走到今天的三大因素。懂得感恩,有着强烈的报恩思想,使张晓学会了坚强面对,有了“真正的强者,不是流泪的人,而是含泪奔跑的人”的人生体验。

    张晓总爱说,刘政委和部队叔叔们给我的不仅仅是物资上的资助,还有精神上的影响,“每次他们来,我都觉得有一种力量。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的是遇到困难要勇往直前的形象,体会到的是一种坚强。” >>点击详细

    张晓:含泪奔跑的阳光少年

    6月7日,高考第一天。等儿子张晓为自己穿好衣服,洗完脸,把自个儿挪到床边坐好,曹雪红目送儿子离开,开始“胡思乱想”。

    儿子的考试结果怎么样,尚不知晓。可一旦儿子考上了,“那可怎么办?我不能再让儿子背着我去上学,我不能再成为儿子的累赘。”

    曹雪红越想越自责:我没有尽到一点儿母亲的责任,相反拖累了孩子14年。儿子的童年被我剥夺了,少年时代也被我剥夺了,我不能再剥夺儿子的青年时代!

    泪如雨下,曹雪红用完全变形的手艰难地拽过一张卷纸,低头擦拭泪水。

    抬起头,曹雪红说出自己的心愿:“阴历八月十五,是我儿18岁生日,我想为他做最后一件事,在很大的范围内告诉我儿:妈对不起你!”

    “我再大,我还是你儿”

    考场内的张晓无从知晓母亲的心思,但他对母亲的惦记一时一刻也没有放下。考试当天中午,他还是没有听从母亲的嘱咐,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为母亲接尿、递水。

    张晓不言,但有书信为证:“因家中发生不幸,我亲爱的爸爸离开了我们。那是1993年的事了,那时我才4岁。不到一个月时间,我妈妈由于悲痛病倒了。住院命保住了,可留下了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这可恶的病魔夺走了妈妈的自由权……”

    10岁的张晓第一次写信向别人求救,也是最后一次。

    爸爸因车祸去世后,不出一月,母亲高烧不退,七八天说不出话来,千方百计保住性命,从此生活却无法自理。

    住院两个多月,家中的积蓄全部花完,还欠下了外债。不得已,外公外婆将张晓母子从内蒙古额济纳旗接回了甘肃平凉老家,借住在亲戚家。可时间不长,他们就成了亲戚眼中的包袱。一辆破旧的手推车将母子俩拉出了亲戚家。眼看要流落街头,好心的大妈腾出自家看守菜地、不足3平方米的小草房,供二人栖身。

    两年光景,他们又被清出摇摇欲坠的草房,租住在另一家四处透风、不足5平方米的伙房内。6年后再次搬家,挤进稍为宽敞的砖房。房东看他们可怜,将房租由50元降到20元。这样,他们一样也承受不起,在社区的帮助下,又是两次搬家。

    笔记本上,张晓写下激励自己的话语:“真正的强者,不是流泪的人,而是含泪奔跑的人。”

    14年,张晓含泪奔跑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付出。

    常年卧床的母亲,刚开始尚能挪动,搀扶着可以自己上厕所。随后病情越来越重,她一度大小便失禁。张晓每天都要帮母亲穿衣、洗脸、刷牙、梳头,时间稍长,要洗脚、洗澡、剪指甲。生火,做饭,洗衣服,也都是他的事。

    曹雪红记得,儿子四五岁时,开始学着煮饭。面条做不了,就煮粥吃。锅台高,够不着,踩着小凳,趴在锅台上。时不时被沸出的米汤烫伤小胳膊。

    上了小学,张晓就开始连揉带搓地洗衣服。张晓总是让妈妈穿得干干净净。

    儿子一天天长成了大小伙儿,曹雪红感到多有不便,不再让儿子给自己擦洗全身,这让张晓着了急,常年卧床容易生褥疮,不洗不行。长大的儿子反过来劝说妈妈:“我再大,就算把媳妇娶了,娃生了,我还是你儿。”

    身处青春期的张晓不是没有一点心理障碍,可他不止一次地在内心告诉自己:“那是我的母亲,我为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我是娘的全部,娘痛苦我就不幸福。”熟悉曹雪红母子的宝塔社区主任李萍说,张晓活生生地演绎了《宝莲灯》里母子俩的患难真情。

    “我有一口饭吃,就不会让娘饿着”

    “母亲是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母亲,我奋斗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每当别人夸奖自己孝顺,张晓总这样说。

    “久病床前无孝子。”常有人惊叹张晓的14年是如何坚守下来的?

    张晓却说:“这都是生活中的常事、琐事。我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生活艰辛,但张晓很少哭。“眼泪能侵蚀人的脊梁,让你直不起腰。”张晓总把腰板挺得直直的。

    不愿过多的提起过去,但对于最为艰难的日子,张晓刻骨铭心。那是2000年前。母子俩靠拾别人的菜叶子糊口。没有面吃,就吃拾来的菜,没盐、没醋,白水煮菜,时间稍长,肚子胀得受不了,娘俩儿口吐绿水。

    “我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会让我娘饿着。”张晓自小倔强。邻居送他一个馒头,他要留给母亲。别人给的好吃的,他总能找出自己不喜欢吃的理由,让给母亲吃。

    5岁直到高中,张晓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捡柴火。一个风雪交加的冬日,张晓外出捡柴。天黑下来,仍不见儿子的踪影,曹雪红拄着拐棍踉踉跄跄挪到路口等待,只见儿子吃力地将一大捆柴火往回拖。将儿子搂入怀中,曹雪红失声痛哭。

    苦难没有压倒张晓。小学阶段的张晓,年年是学校的“三好学生”。进入初中、高中,学习也不曾落下。临近高考,还是班上的十一二名。

    张晓打小懂事,知道保护母亲,不给母亲添麻烦。

    最初住在菜园子的草房,狭小的空间容不下两个人同时站立。冬日的风时常把木条拼起的“门板”掀翻。年仅四五岁的张晓用小铲子在地上挖个坑,再找来木棍将门板死死顶住。

    从菜园子搬出后,家中一度分文没有,房东又催要房租。没法子,曹雪红忍痛卖掉丈夫生前留下的一条毛毯和自己结婚时一幅床罩、一对枕巾。

    生活依旧难以维计。因为欠交几十元房租、电费,房东掐了他们的电。悲愤交加,曹雪红决定外出乞讨。

    拄着拐杖,在儿子的搀扶下,曹雪红爬上长途汽车去了西安。可真坐在了西安的街头,她怎么也张不开嘴,伸不出手。一连3天,没要到一分钱,也没吃上一口饭。狠狠心,母子俩花3.5元买了一碗面。可娘俩你让我,我让你,谁也不先动筷子。

    回到平凉,在好心人的指点下,张晓给时任甘肃平凉武警8670部队政委的刘春灏写了一封求救信。

    很快,刘政委来到张晓家,送来米、面和慰问金,帮他们渡过了难关。此后多年,刘政委和部队官兵将张晓一家列入重点帮扶对象,一直关心着张晓的成长,有物质上的,更有精神上的。在张晓幼小的心灵里,军人的坚强和勇往直前,深深地感染了他。

    每位好心人的帮助,都被曹雪红记入自家《恩人簿》。曹雪红时常拿这些教育张晓,教育他要懂得感恩,懂得回报。

    “我也有想放弃生命的时候”

    “总有同龄人问我:这么苦,这么累,你就没有郁闷、痛苦、扛不住的时候吗?”张晓坦言:“我也有郁闷、痛苦,甚至想放弃生命的时候……”

    记得一天晚自习后,推着自行车赶往家中,脚步越来越沉重,10多年的艰辛一幕幕涌上心头,越想越烦躁,张晓索性把自行车撇在了路边。

    天开始打雷,雨倾盆而下。张晓跪在马路上放声大哭:“苍天啊,你咋就这么残酷。”

    此时,一道刺眼的闪电击到一棵大树上,树着火。那一刻,张晓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凤凰涅 ,浴火重生”的念头,精神为之一振。

    平时,脾气不好的母亲少不了唠叨,打骂也是有的。理解母亲的病痛,张晓总是默默地忍着,要么转身忙自己的事情,从不当母亲的面发脾气,也不诉苦。

    可2007年春节的前一天,张晓感到自己再也挺不住了,甚至想到了放弃生命。

    年关将至,屋外的鞭炮声不断,张晓心乱如麻。房东一遍遍催要房租,学校的110元补课费迟迟没有着落,高考又要临近,真不知会怎样。他鼓足勇气向母亲要钱时,又招来心烦的母亲一顿责骂……

    左思右想,“扑通”一声,张晓面向病床上的母亲跪倒在地,他觉得再也挺不住了,“妈,你不孝的儿子,先走一步……”

    张晓没命地磕头,边磕边诉说:“妈呀,做儿的没能力,我本想挣钱给您看病,给您买好衣服,可如今一座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再也背不动了。饶恕你不孝的儿吧,我不想再做任何没有意义的努力了……”

    这是张晓第一次有了轻生的念头,也是第一次向母亲诉苦。病床上的曹雪红心如刀绞,哽咽难语:“儿呀,妈多少次都有这样的想法了,只是撂不下你啊……”

    “妈呀,我也是放不下您啊……”

    哭诉让张晓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悄声直起腰,擦干眼泪,他走进厨房,他为母亲做了一顿特别的年夜饭。

    回首往事,张晓泪流满面。可他不后悔,苦难的生活、好心人的帮助,以及母亲朴素的教诲,让自己学会了坚强。

    班主任老师刘建军称赞张晓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对母亲的孝行、对母爱的感悟,能净化人的灵魂。以我的阅历,没有人能比。”

    70多岁的邻居大妈,感慨自己活了那么大的岁数,没见过张晓这样的孩子。

    自从一次志愿服务活动中认识了张晓,团平凉市委就默默地呵护着张晓。高考前,为让张晓有一个平静的学习环境,团市委设立专门的救助基金,把许多好心人的慰问挡了下来,个别媒体的采访也推到高考之后。前不久,张晓获得了甘肃省五四青年奖章,团市委把喜讯也留在了他高考之后。

    团平凉市委决定在全市66万名青少年中发起向张晓学习的行动。

    这两天,高考后的许多同学在忙着填报志愿。而成绩不错的张晓,想的不是上哪所大学,而是如何不去上大学:“上大学,母亲怎么办?我又需要好心人的资助。他们给予我的太多了,我不能再接受他们的帮助。我这么大了,应该自己照顾母亲,支撑起这个家。”

    张晓一心想的是参军,之后在部队考军校,“这样我可以把别人的帮助降到最低,在部队上军校,尽早为社会作贡献。”(记者 狄多华 实习生 张鹏)

    采访手记:有担当方能顶天立地  

    在平凉,谈及张晓,记者听到最多的字眼是“大孝”。有人感叹:“一天两天的孝叫小孝,长年累月的孝就是大孝。”

    一个不满18周岁的男孩,用自己14年的行动实践着“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美德。“孝敬、坚强、乐观”,张晓身上这些可贵的品质恰恰是不少同龄人所缺失的,甚至是一些成年人难以做到的。

    “80后”、“90后”的孩子,个个是父母掌上明珠。天长日久,许多孩子把父母的付出视作理所应当,不懂得感恩、回报。而张晓却把照料母亲视作理所应当。

    张晓的遭遇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运的。苦难的生活,好心人的帮助,加上母亲朴素的教育,让他始终在心智健康地成长,而不是自暴自弃,走向社会的对立面。

    张晓面对苦难自立自强,勇于担当。仅仅以母子感情去理解他尚不全面,这中间还有责任感。一个热爱母亲的人,必然会担当更多。有所担当,方能顶天立地。将来有一天,张晓会明白,他是母亲的全部。而母亲是他生活的极重要一部分,却不是他的全部。(狄多华)

(责任编辑: 张青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