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加拿大:一个乐与动物作邻居的森林王国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0    来源: 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因工作原因来到红叶之国加拿大后,无论是此间新朋,还是国内旧友,只要交谈,总会被问及:到加后的第一感受是什么?我的回答也很简单干脆: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草是那么的绿,水是那么的清,人与自然是如此的和谐,动物与人是那么的亲近。

    真的,凡是从国内大城市来到加拿大的人,谁能不感受到这里环境的优美,空气的清新呢?谁能不感受到这里人与大自然,人与小动物共处的乐趣与和谐呢?

里多河上的鸳鸯

    渥太华有两条天然河流和一条运河流经市区,其中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里多运河,其两岸枫红柳翠,草茂花繁,但多为人造的美景;其他二河则未加雕饰,保其自然生态:有密林护岸,芦苇飞花,全是大自然的造化。

    我们居所后面的河名也叫里多,约有百米来宽,两边时有枯树横斜,海鸥翻飞,鲜见人工斧凿之痕。每当雁背夕阳,晚霞初飞,我都会沿着河边小路,漫无目的地信步走去。首先扑入眼帘的便是河两岸的几十株枫树,夕阳下,它们红得那么耀眼,就像是一支支熊熊燃烧的火炬。当脚底传来的簌簌声引你低头看时,又是一阵惊喜:红红黄黄,紫紫褐褐,大大小小的落叶,星罗棋布地散布于地毯般的青青草地上,印花布一般地舒展美丽。正当目不暇接之时,一两只或黑或灰小松鼠便三蹦两跳地靠近你的跟前,它们弓起身来,双手抱拳,眼睛定定地盯着你看,像是作揖,像是乞讨,等待着你赏赐一点儿零食小吃。它那令人怜悯、充满期待的眼神会让没有带食物的你生出丝丝遗憾与愧疚。在我们的阳台和左邻右舍的小院中或围栏上,经常会有松鼠光顾。在它们或上下跳跃,或捧食朵颐,或追逐戏嬉之间,你分明感觉到了生命的鲜活与灵动。

    走在静静流淌的里多河畔,河中的一群野鸭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它们成双结对游弋觅食,显得悠然自得。我突然发现其中两对“野鸭子”与众不同,羽毛如京剧脸谱般被勾勒成艳抹浓妆,比其他的更漂亮,原来是鸳鸯!这让我备觉新奇与兴奋,拿出相机赶快抓拍。忽然一瞥,又看到河中礁石上站着数只大大的黑鸟,它们张着大翅膀可又没有要起飞的意思,细细一看,是几只鱼鹰,肯定是刚刚潜水捉鱼吃来着,因此将翅膀弄湿了,要晾晾干才行。

    河两岸见得最多的鸟是海鸥和大雁。其实,渥太华离大海很远,但海鸥是最善于飞行的一种鸟,它们沿着劳伦斯湾逆水而上到达这里。你看它们在空中的飞翔姿态是那么轻盈飘逸,因为它们精于利用空气的托举来借力滑翔,几乎不用扇动翅膀就能飞出好远。但这种鸟有些强盗气质,争起食来可以无情地相互追打。而另一最为常见的大雁,则总是成群结队,秩序井然,要么三三五五地在草地上低头觅食,要么排在头雁后面像舰队一般在碧波中巡弋。大雁是鸟中君子,它们可从来都不会像海鸥那样争食斗殴。这也让人心中油然而生敬意。和其他动物一样,大雁同样无忧无惧不怕路人。也许是为长途南飞做储备吧,它们很是贪食,只是一个劲儿自顾自地埋头吃草,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即使你已经走到可以抚其项背,它们也赖得抬头看你一眼。我很想拍一张它们翩然起飞时的照片,但哪怕你端着像机追赶,它们还是懒于飞起,这让我颇有些失望。令人纳闷儿的是,现在冬季将临,天气转冷,白露为霜而万木萧疏,可这些大雁却依然在这里悠哉悠哉,好像并不急于南飞避冬。或许是留恋这里的广阔环境和丰富食物,也或许是人们的保护与关爱给了它们更多的安全感,使它们迟迟不愿离开?

    看着大雁,小学语文课文中那句“大雁在天空中一会儿排成一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一个‘一’字”蓦然闪现在脑海。我忽然有些异想天开:如果这些大雁能飞到北京,让现在的孩子们亲眼见见它们优美整齐的队列该有多好!

    加拿大环境如此优美,动物如此繁多,首先当然是因为加拿大地广人稀,对环境与资源的破坏有限。更有近半国土覆盖于森林之下,且保护得极好,这就使各类动物有了足够宽广的生存空间和生息繁衍之地。但另一方面,人们的素质高,环保意识强,注意保护环境,珍爱动植物,同样是其重要原因。

    加拿大,不愧为森林王国,动物乐园。(胡萌)

(责任编辑: 姜俊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