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何时能从一枚蛋中孵出克林顿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在全球21个受调查国家中,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第一,想象力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这是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重庆市义务教育条例(草案)》(简称草案)时,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胡健康发出的感慨。(《重庆晚报》11月24日)

    中国学生计算能力强,尤其是应对各种考试牛气,这有目共睹,有中国学生参加各种国际奥数大赛并屡屡夺金为证。与此同时,中国学生“创新能力弱,动手能力弱”也为杨振宁教授在多种场合一再指出。这一最新的“世界倒数第一”的排名,虽然并不意外,却也令人深感悲哀。

    不妨先看看两篇小学生作文的不同命运。

    有个美国小学生前几年写了一篇大意是一群孩子在森林里发现了一枚蛋的作文,他们小心翼翼地将它捡回准备将它孵化出来。孩子们纷纷猜测这蛋,有的说是孔雀蛋,有的说是鸵鸟蛋。孩子们在猜测中焦急地等啊等,28天后终于有动静了,蛋壳中竟孵出了他们的总统克林顿。孩子们欢呼雀跃。这篇作文最后获得全美最优秀作文奖。几乎与此同时,当年也有一名武汉小学生写作文说“春天不好”后,竟被语文老师批为“胡思乱想”。

    也许,武汉这个学生背离了老师的教案和规定的中心思想,可孩子的想法非但没错甚至很有见地呀!因为对于一个失明者,春天有什么意义?对一个皮肤过敏患者而言,春天的花粉容易使他染病,有什么好?我无意讨论东西方文化究竟孰优孰劣这个话题,但仅以两国孩子作文的不同遭遇来看,怎样开启孩子们的想象力,进而使他们从小就酝酿一种创造力,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人是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的。他从小的所作所为奇思妙想,极有可能为他以后的成才立业奠定坚实的基础,这一点已经为古今中外的无数事例所一一验证。大发明家富兰克林一生都在异想天开,想将天上的电能引到人间。经过他的艰苦努力,终于梦想成真。雨果从小就神神叨叨的,他曾希望巴黎用他的名字命名。虽然这一想法没能实现,但他最终成为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家之一。如果说这些故事有些久远了,那么,比尔·盖茨和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在大学都还没毕业就跑去开公司的故事,该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吧?试想,如果让这两人都按部就班地上完大学,也许就没了今天的精彩。

    我们几十年来一以贯之地推行一种填鸭式、循规蹈矩的应试教学模式,这究竟给孩子们带来了哪些益处呢?我想,除了培养出了屡次在国际数理化比赛中夺得金奖的一些中学生尖子外,几可用“乏善可陈”来形容。

    近几年来,不少知名教育专家对我国培养出的高才生们所作的多项调查结论一再证实,中国学生与国外学生相比,其综合素质很高,但创造力普遍较低。美国几个专业学会共同评出的影响人类20世纪生活的20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由中国人发明。从小学起,我们就是按照统一教材上课、统一标准答案判卷、统一录取标准选人的。写作文,就一个中心思想或标准答案,你想出新就是反叛,就是胡思乱想,是与老师背道而驰,甚至就连教室中悬挂着的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们的画像,都是一个尺寸、一种颜色。著名语文教育专家洪镇涛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扼杀学生个性的做法,无疑在培养‘奴隶’!”

    美国专家说,虽然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却非常缺乏,他建议修改相关条款,通过立法来强化对中小学生的“想象力教育”。老外的这番善意告诫能否为中国的教育行政官员、中小学校长们听得进去,笔者不得而知。什么时候,当我们的孩子果真能从蛋中孵出与老师的标准答案迥异的什么玩意儿,比如他们的班主任、校长、局长、省长什么的时候,我们的孩子的想象力就肯定有救了。(李甘林)

(责任编辑: 项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