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瓣:哭范敬宜学长兄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2    来源: 人民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昨天早上8时,我忽然接到上海王运天兄的电话,说范敬宜先生去世了。我当时大吃一惊,继而就不相信,因为我前天上午还与他夫人通话,说医生说目前不宜手术,老年人的癌变,发展缓慢,可以延缓很久,我也深以为然。哪里想到,当天下午就发生突变去世了,这样残酷的现实,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我与敬宜兄是1948年在上海无锡国专的同学,从王蘧常、顾廷龙、童世业、周谷城诸先生学,遂成莫逆之交。敬宜兄是全班年龄最小的,国专毕业后,他又考入圣约翰大学攻外语,所以他的学问中外兼通,在我们同学中是很突出的。在上海时,他还拜吴湖帆为师,学山水画,深得吴先生的嘉赏。我还同他一起拜见过白蕉先生,帮白蕉先生布置展览,我们都喜欢诗词,当时教诗词的老师是顾佛影,还有已退居的陈小翠老师,都是当时名动海上的名家。我还特意去拜见陈小翠老师,得到她的勉励和指授。

    1948年底我在无锡本校毕业,1949年4月解放军过江后,我就入伍,之后我们就天各一方,失去联系。后来,杨仁恺先生告诉我他在沈阳任《沈阳日报》的总编,我得到这个消息,就立刻与他取得了联系,他也告诉了我分别以后的种种遭遇。但是我们俩的共同个性是在困难中不失望,总会朝前看,总会尽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待人宽厚而自律甚严,所以凡是敬宜兄所工作之处,都是一片赞扬,而他自己却依然故我,不骄不躁,平凡而又朴实。


(责任编辑: 路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