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让80后埋葬个体理想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1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近日,一首由两位农民工翻唱的歌曲《春天里》红遍网络。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曾二度推荐该视频,并称“每看一次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们用吉他弹奏出了、用歌喉唱出了底层民众的生命力,非常令人感动”。(《新华日报》11月16日)

    毫无疑问,《春天里》感动的不仅是农民工朋友,还有广大的城市白领以及正在漂泊打拼、编织着“中国梦”的普罗大众。两位农民工的符号意象可以从很多版本中窥见:北漂、居无定所、勤奋努力、风餐露宿、蚁族、万能工、曾经怀有梦想、家有老小……

    能够产生共鸣,说明这个社会并不麻木,但能够让省委书记都流下动情的眼泪,一定有其穿透社会神经、直击心灵之处。不难发现,《春天里》是“70后”、“80后”集体编织的梦想。回顾梦想之时却发现它已随高房价、高CPI、低流动体制一起埋葬。事实上,网友共鸣的不仅是现实如何惨烈,更多的是实现梦想的渠道日益变窄。

    无独有偶,前段时间网络疯传的以“青春”、“梦想”为主题的电影《老男孩》也引发了“80后”们的集体怀旧。“泪流满面”成为使用频率最高的观影感受。唱着《小芳》、《水手》、《星星点灯》,跳着MJ的舞曲,听着板砖似的老式收音机,戴着BP机,玩着俄罗斯方块等,这些记忆成为勾起梦想的符号。曾经的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曾经的诗歌、爱情、理想主义这些青春元素在现实重压面前普遍缺席。

    上世纪90年代,整个社会处在一种生机勃勃的上升途中,多数人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和想象。“未来的主人翁”、“时代的接班人”、“劳动致富”、“知识改变命运”等话语叙事都指涉了一个令人向往的新世纪。而当年虎虎生威的“70后”、“80后”反观这些词语时,不觉感叹年少时候的理想,只剩下被遗忘的“空壳”。激情与理想转化为“资本逐利”的生存逻辑,我们很难再拥有田园牧歌式的境界,更难看到野草遍布的天井或是独步遐思的弄堂,毕竟“诗情画意”不是能够由高GDP换来的。

    社会在培育奢侈、享乐和暴富的同时,更要容得下行走于钢筋水泥的泥匠、瓦匠,深夜在闹市售卖羊肉串的商贩。因为,这一代从小没受过丛林法则“洗礼”,而是接受了浪漫和理想的传统教育。社会转型不应以“越有梦,越痛苦”(牺牲梦想)或“奋斗18年才和你一起喝咖啡”的悲壮范本为代价,恰恰相反,转型的落脚点和归宿点都离不开个体梦想的实现,没有这个前提,任何形式的转型都是苍白无力的。

    当理想成为奢侈品,牺牲多数人理想成为经济发展的“金科玉律”时,我们追求的经济大国、世界大国又有多少意义呢?事实上,“上行受阻”和“阶层板结”的现状只会加大理想脱落的鸿沟,“赢者通吃”的丛林法则难以让竞争者站在同一平台上。这种逻辑的可怕之处在于逼迫多数人放弃理想,进而全民“未富先懒”(失去进取的动力),弥漫成一种社会风气,丧失社会活力。政府在享受80、90年代改革开放的“红利”时,更应建立公平补偿机制,少点对公共产品的掠夺,多点“还富于民”的勇气,让“中国梦”走得更平稳,也许这是对“失梦一代”最好的补偿。(郑恩)

(责任编辑: 项丽 )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