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霍烈士们流尽的鲜血 就是犯罪!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05    来源: 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齐亮烈士

    今年5·21和9·17《光明日报·文荟副刊》先后发表作家吕雷和96岁的四川省作协名誉主席马识途同志的文章,令我再次回首往事,感慨万千。他们的文章都是从不同角度写了一件事:革命烈士齐亮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高昂信仰的头颅,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我本人就是这件事的见证者、当事人,也是当年齐亮烈士拼死相救的地下党员之一。时光流逝,往事苍茫,但齐亮同志两眼炯炯有光,英俊潇洒的光辉形象始终活在我的脑海里。

    我永远记得:1948年9月4日他冒险前来,通知我紧急撤离的那一刻,我们紧紧地拥抱,他那出自肺腑的一句“今后恐怕我们很难再见面了,望多多保重”,令我至今刻骨铭心。我常常跟孩子们讲起齐亮拼死通知我紧急撤退的事,每每让全家都感慨不已。1994年吕雷带他的女儿吕丹去重庆,特意在齐亮的雕像下合照留念。今年清明节期间,吕雷去重庆开会,我在红丝带上写上齐亮、马秀英等五位烈士的名字,叮嘱他一定要配上精致的花篮,前去渣滓洞拜祭。会后,吕雷在《光明日报·文荟副刊》上发表了题为《聆听烈士的声音》的文章,在广东反响很大,甚至香港的爱国工会都作为学习材料传阅;96岁的老作家马识途读后,也不顾高龄和成都酷热的天气,挥笔写了非常感人的文章,“文荟”再次以大篇幅发表。

    1948年夏天,重庆地下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地下党市委书记刘国定、副书记冉益智先后被捕叛变,供出了党的地下组织,江竹筠(江姐)和很多中层骨干被捕,时任北区区委书记的齐亮也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这时他若迅速掩蔽起来完全是可以的,但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在整个重庆市四处奔走,通知他所知道的组织和地下党员紧急撤退。

(责任编辑: 路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