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过教师节,又到中秋节,不知何时起,节日的气氛都是被琳琅满目的礼品烘托起来的。 节日的快乐充满了如何送礼的烦恼 。[详细]

    中秋节少不了月饼,如今月饼自身的“风头”早已大大盖过中秋节本身,让中秋节沾满了浓重的商业味道。包装精美、“内涵”丰富,价值成千上万,乃至数十万元的“花式”月饼、“天价”月饼、“豪宅”月饼,早已远离食品、礼品的本质,使得消费者购买月饼不单纯是为了与家人团聚赏月或馈赠亲朋之用,而成为攀比送礼的一种不菲负担。 

    伴随时代的发展,经济活动替代文化活动,特别是多元价值与利益诉求的冲击,使得这些传统民族节日被人们日益淡忘,原有文化和思想内涵不断消失,以致春节过成了“饺子节”,端午成为了“粽子节”,中秋节也异化成商场逐利、官场勾兑的“月饼节”。  [详细]

 

   从“天价”月饼到“保健”月饼,从“文化”牌打到“世博”牌,花样繁多,噱头不断。商场地摊,大街小巷,电视电台,报纸网络,到处是月饼促销的海洋。以至于人们误以为这中秋节过的就是“月饼节”了,甚至还出现“先有月饼还是先有中秋节”的争论,似乎这中秋与月饼也成了鸡与蛋的悖论。 [详细]

     [中秋到底为何吃月饼] [月饼何时成了礼品?]

   “月饼”作为食品名称,最早出现于宋代的两本书:南宋周密的《武林旧事》和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但是在这两部书中,月饼只是一种日常吃的点心,还不是中秋节吃的节令食品。月饼的前身就是民间常见的圆形饼食,其中又以胡饼也就是芝麻烧饼为主。 [详细]

    沈榜所写的《宛署杂记·民风》中说,无论士绅官宦之家,还是庶民百姓家庭,在八月都要做面饼相互赠送,饼大小不等,叫做月饼。市面店铺有的用果仁果脯做馅,巧立名称,形状多样,有的月饼一块就值几百钱。由此可知,这时的月饼是在八月里为中秋节特制的,成为各家送人的礼品。 [详细]

    [突出代表:教师节]对于节日感恩,恐怕没有家长会反对孩子给老师送些贺卡之类的小礼物。实际上,教师节送礼与否不是关键。尊师重教,首先要从理解和认同开始。如果你真正理解并信任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那么送不送礼都不会不安。 [详细]

   [端午节=粽子节][谁让传统节日只剩下吃?]

   某“粽子团购”网站上的一盒端午国宾礼盒装粽子,开出了2398元的天价。揭开这盒粽子的真面目,原来,大礼品盒内套着一只小盒,小盒内除了鲍鱼、海参、瑶柱等馅料的粽子外,还有价格不菲的附加品。这不过是“旧瓶装新酒”式的“腐败礼盒”,也是某些商家为了牟取暴利,而不顾社会责任。这样的俗气败坏社会风气,也会败坏端午节的本意。 [详细]

   说到端午,就是吃粽子,提到中秋,就是吃月饼。厦门大学教授陈培爱认为,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本应深植于传统节日的文化在不断消失,传统节日不应只有“吃”的记忆。  [详细]

    
    不求好吃,但求好看,这是浮躁社会的典型功利心态。诚然,礼尚往来,我们的文化传统里有物化的人情元素,但也有礼轻情意重的一面,心里有就是真的有,未必送礼越多越豪华就表示情谊分量越重。当人情来往被豪华礼盒放大之后,我们的亲情、友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注水,豪华礼盒演变为虚假的秀场。尤其是礼盒豪华背后,月饼反而越来越难吃,节日成为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的黑色幽默,何苦来哉!  [详细]

    蕴含丰富文化魅力与厚重历史沉淀,象征丰收团圆亲情美满的中秋节与中秋月饼,于今沦落为商战、官场的道具与噱头,充斥了利益铜臭的气息,不知到底是传统节日的悲哀,还是月饼的悲哀,抑或是我们今人的悲哀。 [详细]
 

 

中国文明网·评论频道

文明视点栏目出品

项丽 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