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年文化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2-28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过年是历史酿造的一坛醇香老酒,是民族文化的一次酣畅品味。一入腊月,那种芳香、那种甘冽、那种清新、那种甜美、那种深刻而久远的记忆,就开始撩逗人心,让人难以忘怀。

    儿时印象中的过年,那是一种令人激动的憧憬。吃了“腊八饭”,就在墙上划着道儿盼过年。照着奶奶的安排:廿三祭灶天,廿四写对联,廿五扫尘土,廿六做豆腐,廿七割年肉,廿八炸麻花……尽管每天都十分紧张和忙碌,但那种过年的企盼总是按捺不住。直到除夕夜全家人吃了团圆饺子,过了五更鸡叫后,睁眼看到妈妈放在枕头旁的粗布新衣和千层底鞋,闻到奶奶点燃柏枝的柏香味,听到爸爸燃起鞭炮的噼啪声,收了长辈们给的压岁钱,这才高兴地吆五喝六地到巷道里去找小伙伴们甩“炸弹”,点“小炮”。

    年轻时记忆中的过年,是一幅古老而纯真的水墨画:打扫一新的农家小院,地面用石灰水画着祈祷丰收的“麦囤子”,囤子中摆着香案,红红的灯笼,红红的春联,红红的辣椒串,给冬日的庭院带来火红的喜气和温暖。晚辈们在长者的带领下,走街串巷,先是到祖祠和族户的牌位前去祭奠,然后按序给长辈们拜年叩头,祝长辈长寿如意。长辈们给小辈发些零零星星的压岁钱,表示亲情爱意,祝福美好未来。尽管那时的经济是短缺的、物质是贫乏的,但一到过年,总能唤起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涟漪和精神愉悦。

    现在感悟中的过年,虽没有孩童时的那种切盼,但却多了几分对年文化的品味。

    过年是一种美德颂扬。腊月廿三祭灶神这天,人们在敬灶神爷糖瓜的同时,自己也吃糖瓜,意思是为灶神爷抹嘴,让他凡事少开口,回宫降吉祥,同时也告诫人们少论人是非,不说无用话,做到与人为善。廿五扫尘土,家家户户都要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六闾庭院,掸拂尘垢蛛网,疏浚明渠暗沟。到处洋溢着欢欢喜喜搞卫生、干干净净迎新春的欢乐气氛。

    过年是一种心身释负。人们劳累了一年,创造了一年,利用过年放松筋骨,舒缓情绪,是一种劳逸结合、张弛有序的养生。过年时,人们除却了烦恼、忘却了忧愁、解除了劳累,男女老少,满怀喜悦、载歌载舞,高高兴兴地玩,痛痛快快地乐,对人的身心健康大有好处。尤其在农村,妇女们在正月里是不动针线活的,清代诗人查慎行的《风城新年辞》就写道:“巧裁幡胜试新罗,画彩描金作闹蛾;从此剪刀闲一月,闺中针线岁前多。”

    过年是一种和谐体现,“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精神,过年无不体现着“和谐”之意。春节吃团圆饭,喝开心酒,老少守更待岁体现着“和谐”。北方在除夕晚上吃饺子,做法是先和面,取合之意,饺子又是交的谐音,“合”与“交”相聚,自然是一种“和谐”。南方过年吃年糕,粘粘的、甜甜的,糕又寓之步步高升,当然也是一种“和谐”。至于人们行动中表现出的那些祝贺道喜、关心问候,以及年轻人耍灯、舞狮、闹社火更体现了“和谐”。

    过年是一种美好憧憬,人们贴春联、贴年画、贴门神、贴窗花,表达了祈求福运,向往康宁的美好愿望。人们点燃炮竹,碎红满地,灿若云锦,可称“满堂红”,又叫“开门彩”,噼啪之声亦可镇邪驱害。人们围炉而坐,熬年守岁,感受着“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天”的特殊之夜,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杨金贵)

(责任编辑: 项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