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尸要价”与文明的禁忌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11-10    来源: 河南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王双红 制作

    从一场凄婉的英雄悲歌,到“渔夫见死不救”的传言,再到“捞尸者手牵绑尸绳要价”的深度刺痛,近来“湖北三名大学生救人牺牲”事件的真相流变,可以说是一波三折。隐情在不断揭开,真相在逐步还原,英雄身后事触动了人们的神经,让人们读出了社会道德的沦落,感受到逼近真相的苦涩。

    挟尸要价,古已有之。据《吕氏春秋》记载:洧水甚大,郑之富人有溺者。人得其死者,富人请赎之。其人求金甚多,以告邓析。邓析曰:“安之。人必莫之卖矣。”得死者患之,以告邓析。邓析又答之曰:“安之。此必无所更买矣。” 古人讲这则故事,主要表现邓析先生“操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辞”的诡辩之道,死亡的悲剧性和挟尸要价的荒诞被有意或无意地忽略。时间在流逝,而历史却好似重演。但今日挟尸要价者,其恶劣程度,要远甚于古代的同类。

    救人英雄被无情的江水吞没,至痛也;挟英雄遗体以为奇货可居,更是痛上加痛。看着网上挟尸要价的照片,善良的人们无不为之义愤。打捞者站立船头牵着大学生的遗体,仿佛那并不是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而像是他们沿江叫卖的鱼儿:白天的一条一万二,晚上的一条一万八。逝者长已矣,他人或冷漠,那些葬身水底的躯壳,英雄也罢,凡俗也好,在他们职业化的眼光里本就没有区别,也就是一笔浮财而已。

    如果将这种“不堪”进行到底,那么总会有人不惮于赤裸裸地表达自己的利益。针对记者的追问,主营打捞的长江荆州段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夏某反问:“这就像买口香糖。你不能说不给钱吧?”

    据调查,该公司在荆州有广泛的官场关系,一贯口不二价,甚至挟尸抬价。为了赚死人钱,这家公司还多次威胁附近的渔民和冬泳队队员,不许他们“断了公司财路”。参与悲剧的制造却自认为是悲剧的旁观者,并不觉为乡愿,不觉为利蠹,不觉为侏儒,不觉为财奴,不觉为市侩,这又是怎样的悲哀呢?

    记得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把人性中的所有同情作为道德的根源。当悲天悯人的情怀被金钱泯灭,生命被冷漠覆盖, 在这种迷茫之中,最让人痛切的,是人心中欲哭无泪的虚空——如果连生命的尊严和价值都可以明码标价,道德还有什么底线可言?(孙勇)

(责任编辑: 李向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