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漫谈:中苏中俄称呼同志(下)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0-30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 【打印】  【关闭
    最后的同志

    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标志着中苏两国关系正常化。戈氏来访,如何称呼?依旧是一个很敏感的政治问题。

    戈氏来华的头衔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他的党的职务虽然排在次位,而其意义远远高于第一个职务。当时中苏两党都是执政党,虽然还没有恢复党际关系,可是双方领导人也从未称过对方为“先生”,如果突然改称国际上流行的称呼“先生、阁下”,不称同志,势将引起轰动。

    我们决定,仍沿用过去的习惯,不论口头或书面,我均可称苏方人员为“同志”,而在新闻报道中只以职务相称。除戈尔巴乔夫外,对苏方其他人员,均不称其党内职务。

    我的理解是,虽然“同志”这个称呼印刷在戈氏访华礼宾接待小册子上,在口头上也偶尔称呼一两声,但不必去强调这个称谓,能够避开的时候,就避开。关于这一点,其实双方心里都很清楚。

    戈尔巴乔夫来访,双方实现了国家关系正常化,互相称呼“同志”似乎就更自然些了。然而世事难料,只过了两年多,即1991年年底苏联解体,苏联共产党也随之瓦解,中苏两国关系中已经不再存在互称同志的基础了。戈尔巴乔夫成了我们最后的一位“同志”。

    由同志到先生

    苏联解体,共产党在俄国失去执政地位,中俄双方官方人士自然就抛弃了“同志”一词,而改用国际上流行的“先生”、“阁下”了。由最后的“同志”戈尔巴乔夫,过渡到第一位“先生阁下”叶利钦,是在短短几天之内完成的。

    1991年11月底我国新任驻苏联大使王荩卿到达莫斯科。苏方计划让王大使在12月7日-14日向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递交国书,可是当年12月8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以及乌克兰、白俄罗斯两国首脑,在白俄罗斯的别洛维日森林宣布,俄、乌、白三国退出苏联而独立,因而导致苏联解体。王大使显然不能再向苏联总统递交国书了。17天后,即12月25日,没有了政府、国土的苏联已经不存在了,它的光杆司令戈尔巴乔夫,不得不宣布停止行使总统职务。王大使原来作为中国驻苏联大使的国书只好作废,这时国内很快给他准备了一份新国书——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俄罗斯联邦大使国书。未能就任驻苏联最后一任大使的王荩卿,旋即变成了我国驻俄罗斯联邦的首任大使。

    有意思的是,在作废的国书中,杨尚昆主席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为“同志”,仅仅几天后,杨尚昆主席则改称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为“先生阁下”了。这短短的几天,完成了一个历史阶段的转换,由“同志”到“先生”。

  变通称呼

    1992年12月17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访华,我国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登机欢迎俄国贵宾,说:“热烈欢迎总统阁下首次访华。”

    改变称呼,难免有些尴尬。叶利钦曾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莫斯科市委书记,如中方领导人在口头上称他为“先生”、“阁下”,双方很可能都会感到别扭。

    找个办法变通一下吧!12月18日江泽民总书记在钓鱼台12号楼宴请叶利钦总统,见面握手时,江泽民避开称呼叶利钦“先生”、“阁下”的尴尬以及称呼“同志”的不便,而用俄文直呼其名:“鲍里斯!我的兄弟!”免称姓而呼名,表示友好和亲近,在这一点上俄国人同我们的习惯是一样的。

    还能称同志吗

    现今在中俄官方正式交往中,是按照国际惯例称呼对方的,即先生、阁下。

    那么,对俄非官方人士,是否可以使用“同志”称呼呢?我认为,对一些特殊人群,仍然可以使用这个称呼。2010年5月8日,胡锦涛主席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老战士时,曾两次称呼他们为“同志们”。那些老战士当年曾以鲜血和生命同中国军民一起,为从日寇占领之下解放我国东北做出过杰出贡献,当然是我们不能忘记的同志。

    “同志”一词,在俄官方内部偶尔也能听到,如今年莫斯科大阅兵,梅德韦杰夫就用“同志们”称呼被检阅官兵。对大多数俄罗斯老战士来说,“同志”仍然是个很神圣的词。(马保奉 作者:外交部礼宾司原参赞)

(责任编辑: 姜俊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