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承诺 记湖北随州广水市供电公司营抄工左光满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5    来源: 光明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在湖北广水市供电公司应山供电所,有一位叫左光满的普通营抄工。12年前,他许下一个承诺:“用电有困难,请找左光满。”为了这句承诺,12年来,他只有过46个完整的休息日;12年来,他开展故障抢修服务42300多次,客户满意率百分之百;12年来,他为家庭困难客户垫付电费1万多元,为福利院和孤寡老人义务上门服务600多次。

    左光满,这位普通的共产党员,用自己的真情与12年如一日的坚守,实践着自己对用电客户的光明承诺。

    “左营长”要当“左师傅”

    在应山城内。很多人都知道,那个身着米色工装,斜挎电工包,骑一辆摩托常年走街穿巷的中年男人就是左光满。

    但人们并不知道,这个被称为左师傅的人,十五年前,曾经是济南军区某部一位上过前线,立过军功,念过军校,领过少校军衔的正营职军官。

    1995年,左光满转业到广水市供电公司。当供电公司征求他的工作意见时,左光满主动选择了条件艰苦的基层变电站。他说:基层是个广阔天地,那里是需要党员的地方。

    “为尽快掌握基层变电站运行管理知识,年近不惑的左光满主动拜一位毛头小伙为师,从最基本的《电业安全工作规程》、《现场运行规程》学起,并在较短的时间内通过了严格的上岗考试,完成了“左营长”向“左师傅”的转变。

    “左师傅”是这样承诺的

    “凭什么你就能干好营抄工呢?”有人问他。

    “凭我18年的军龄”。左光满认为,营抄工天天和群众打交道,而做群众工作恰恰是军转干部的强项,专业对口。他说:“在部队我能认同‘军民鱼水情’,当营抄工我就能做到供需一家亲。”

    应池巷里的刘婆婆,上个月没有收到儿子的生活费,左光满帮她垫付了23元钱的电费;

    西门2号的李老师,腿脚不灵便,左光满就上门代收代缴电费。

    左光满的这些事儿,一传十、十传百。有人劝左光满:“营抄工就做两件事,抄表、收费。你为一家多做一件事好办,可这千家万户,要是家家多出一件事,你就要吃不完兜着走哟。”

    但左光满不这么想。他觉得电线只要进了用户的门,凡是和用电有关的事,再多的事,供电部门也都该管。于是,就有了他对用户承诺的一句话:“用电有困难,请找左光满。”他将这个承诺印在名片里,落实在行动上。

    一天下午。一位行走不便的老人,来到应山供电所营业厅,要求办理电费储蓄业务。工作人员告之,这个业务应该到相关银行办理。

    老人坐下不走,拿出左光满发放的名片,说:“我找左光满。”左光满闻讯赶来,老人称自己腿脚不便,问左光满能否帮他代办电费储蓄。左光满当即说:“你手不方便,我是你的手;你腿不方便,我是你的腿。”说罢,安排老人就地等候,他径直前往银行,为老人代办了300元的电费储蓄。

    左光满在他的辖区建了一个“老年用户分类服务档案”,他还总结出了一套针对老年用户的服务套路:即为腿脚不便者用电提供电费代缴服务;为留守老人用电提供安全提醒服务;为孤寡老人用电提供爱心资助服务,为社会福利院用电提供贴身管家服务。

    一座城市的集体记忆

    左光满12年如一日的践诺之举,被广水民间命名为“光满式服务”。在应山城内,人们熟悉左光满的服务,就像熟悉家乡土鸡汤的鲜美。

    客户庄武讲了一个换表的故事:庄武家要将单相表换成三相表,到柜台上询价,三相表是单相表的三倍,便问:“为什么这么贵?”答:“为什么贵要问物价局”。庄武不问物价局,问左光满。左光满答:“三相表是三个单相表之和,装一块三相表等于装了三块单相表”。庄武说:“懂了”。

    客户刘小忠觉得找左光满办事,就是找朋友帮忙。这话不假,客户中,有托他帮老人调节电热毯的;有托他给新房子装灯接线的;有托他代父母缴纳电费的。他在客户中有一个外号叫:“左师傅方便面。”

    据说左光满能叫出辖区内1000多个客户的名字。一天,记者为了印证这个传说,便跟着左光满走家串户。记者在应池巷,手一指,问:“这一家?”。左光满说:“卢福坤家”。记者和左光满去了卢家,左光满身上有卢家的钥匙,卢福坤常年在外,常常委托左光满提醒其老母不要乱动电插头。

    应山城的人评说起“光满式服务”,虽然各人有各人的感受,但有三句话却众口一词,道出了光满式服务的主要特征:即言行一致,有难必帮,雪中送炭。

    一个承诺,让左光满成了一个城市的美丽传说,一个企业的金字招牌。(通讯员张树斌 记者 夏静)

(责任编辑: 刘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