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感动)英雄夫妻罗金勇、罗映珍真爱长歌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11    来源: 《党建》
【字号 】 【打印】  【关闭

    横断山中,古驿道口,国境线旁。

    这一天是2005年10月1日,烂漫的山花如云霞朵朵。

    然而,云南省永德县公安局民警罗金勇却无意赏景。他徒手空拳与3名贩毒分子斗智斗勇。贩毒分子落网,罗金勇身受重伤,命悬一线。

    雪片似的“病危”通知书、父母含悲为儿子准备好了白族丧服、一拨又一拨的亲人前来告别……这一切都没有动摇妻子罗映珍的信念:丈夫一定会醒来!

    她杜鹃啼血般写下千余封情书声声呼唤着丈夫;罗金勇的生命体征在悲壮与凄美中复活,当他用颤抖的手歪歪扭扭写下“老婆我爱你”时,一曲童话般的真爱长歌感动了中国!

   

    2009年6月24日,罗金勇结束了在北京宣武医院的康复性治疗,回到云南昆明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继续恢复性治疗。

    这之前,罗映珍守候丈夫辗转几家医院,进行了历时1364天的治疗。留下满头伤痕、满身孔洞的罗金勇,总算可以在家人的协助下蹒跚迈步10多米,能回忆起往时办案中的某个片段,有了发音吐字的主动和一丝丝可以捕捉到的思维,能用手势和眼神让人猜测到他要告诉你什么或者他需要什么。

    当罗映珍将组织决定接罗金勇回云南继续治疗的消息告诉他,并再三强调:“宝贝,咱们可以回家了!”罗金勇做出了一个笑脸,发出了一声“哇……”,欣喜如3岁孩童。

    云南省公安厅对罗金勇回滇治疗关怀备至。他们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三居室,配齐家具家电和生活用品,做罗金勇的后勤大本营。医院为罗金勇安排了最好的病房,有卫生间、沙发、电视和写字台。主任医生和主治医生都是顶尖高手,整个科室的医护人员将对英雄的崇敬化为一系列细心呵护。捆绑在轮椅上的罗金勇,见到穿白大褂的人就敬礼,尽管那军礼显得幼稚、天真、不到位,但传达出来的信息绝对真诚可贵,会给人一份安慰。

    自从住进六号病房,罗映珍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大院。这对患难夫妻谁也离不开谁,他们的关系互为灵肉。罗金勇是罗映珍的精神支撑,生活的全部内容;罗映珍是罗金勇生命的依附,她一旦不在跟前,罗金勇就拿白眼瞧人,不配合任何治疗,紧紧捏住妻子的任何一样物件不松手。

    病房无人语,脉脉情话化作细微从俗的暗示,通透似老夫老妻。罗金勇指一下裤裆,罗映珍立即为他接尿,接毕用手纸揩尽尿滴,记下这一次尿了多少,色泽怎样。大便就艰难了,罗金勇感知迟钝,只好由罗映珍控制,先打进开塞露,然后耐心等待那些秽物……

    日复一日,罗映珍每天6点30分起床,为罗金勇洗漱、测体温、打蜂蜜水、推注流质食物、打西药;扶罗金勇站脚板、做行走训练、练口腔语言;给罗金勇推拿、按摩、泡脚、擦澡……直到22点30分睡觉。

    可这觉,罗映珍也睡不踏实。罗金勇是不能动弹的,罗映珍得为他翻身、接尿,观察他的呼吸、体温。罗金勇一声异样的呼吸,一阵突然升高的体温,都会带给罗映珍无端的恐惧,她怕他并发症感染、癫痫症来临。这样的事经历过多次,哪一次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些后怕使她格外小心。

    罗金勇的病床边,有张属于罗映珍的床。她不能睡她不敢睡她又不得不睡。就这样,她学会了像猫一样惊醒,学会了迷糊、打盹、小寐……

(责任编辑: 王跃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