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敬业奉献模范许振超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05-27    来源: 《大爱无疆》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一个不惧风雨的汉子

    以前,在工人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

    登上桥吊腿发颤,

    抢修故障半空悬,

    风雪如刀雨洗脸,

    棉袄一穿大半年。

    虽是顺口溜,却是码头桥吊工人艰苦工作极形象而真实的写照。就是这样的工作,许振超一干就是30年,他不但没有厌倦,反而乐此不疲,如此艰苦的工作,他却干得津津有味。

    2001年,青岛市和青岛港集团实施外贸集装箱西移战略,启动前湾集装箱码头建设。然而,由于各种原因,直到11月下旬,桥吊安装仍然没有大的进展。时间紧迫,青岛港集团总裁常德传现场任命许振超为桥吊安装总指挥,并且下达命令必须在年底前完成桥吊安装。

    接下这个任务,许振超给妻子许金文打电话:"从现在到年底一个多月要住在工地上不能回家了,别担心我。"

    许金文沉默了一会说:"没关系,我们都习惯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许振超知道这个担子有多重。按常规,安装这种规模的桥吊至少要三个月,如今必须在30几天内完工,时间屈指可数了,真是临危受命啊!

    桥吊安装任务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在这期间,许振超每次给家里通电话,除了问问家里的情况,就是报平安:这儿吃住条件都很好,请放心,工程完工以后就可以回家了。

    其实,前湾码头正在筹建中,整个码头还是一片荒野,工作条件相当恶劣。一望无际的黄土、沼泽,只在临近海边的地方有50米宽的硬化路面,集装箱充当的办公室兼卧室就设在这里。里面的"家当"只有三样:一把水壶、一张纸壳、一件军大衣。

    这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小屋",屋里屋外几乎一个温度。没有床,许振超晚上睡觉就在地上铺纸壳,枕着安全帽,裹着大衣打个盹。

    清晨,他从晨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冻僵了,他裹紧军大衣,穿上工作鞋使劲跺了好几分钟,冻僵的脚才恢复了一点知觉。

    有人问许振超:"许队长,这么冷,你怎么能睡得着呢?"

    许振超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累了就能睡得着了。半夜冻醒了正好再去工地看看。"

    离工地最近的食堂在三里地以外,中午许振超从工地回来的时候又错过了吃饭时间,看来只好吃方便面对付一下了,他拿起水壶发现空了,附近没有水源,喝水要到一里地以外的消防栓接水回来烧。他出了门,一阵凛冽的海风卷着黄土扑面而来,正是数九寒天,零下十几度,风像刀子一样刺骨。许振超竖起了大衣领子,加快了脚步。

    艰苦的工作环境再加上巨大的压力,不久后许振超就病倒了,几天高烧不退,身体虚弱无力。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却没有丝毫流露。

    许振超对妻子说:"工程进展挺快,我一切都好,家里的事你就多上心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妻子柔和的声音:"天冷,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家里的事别挂着。"

    许振超在日记中记载着怎样看待困难:千难万难,不能说难。饿死不弯腰,冻死迎风站,人不能没有傲骨,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天寒地冻,许振超在工地上住了一个多月。这一年的春节,他也没回来。妻子许金文不放心,正月初二一大早就带上女儿坐船去看望丈夫。

    一到工地,许金文和女儿都惊呆了,许金文说:"真是上当了!"后来女儿小雪幽默地说:"当时看到那一幕真惊了!"

    远远望去,这儿简直是个荒岛,沙石一堆堆的,岸边竖着两个集装箱,门口脸盆里的水被冻成了厚厚的冰坨,足有十厘米,集装箱的一角放着一张纸壳,算是"床"了。抬头看看许振超,30多天没见面,他黑了,也瘦了一大圈,眼里布满了血丝,嘴上裂着口子,老了许多。

    许金文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眼前的这一切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

    她责怪许振超:"你不是说条件很好吗?这一个多月,你是怎么过来的?老许,你已经50多岁了,怎么能受得了这么大的苦?"

    许振超笑笑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做喜欢的事,就不觉得苦了。"

    许振超借了一辆旧车,"走,我带你们娘俩转转去。"

    一路上,许振超充当着娘俩的"向导"和"解说员"。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规划中的项目,憧憬着开发区辉煌的未来。女儿津津有味地听着父亲豪迈的"演讲",心中充满了对父亲的崇拜。

    许金文说,他就是这么个人,怕我们担心,总是报喜不报忧。许金文的言语中透着一种心疼,我分明感到了一种相濡以沫的深情。

    2001年12月31日晚22点17分,重1300吨、长150米、高达75米的超大型桥吊,终于矗立在前湾宽阔的码头上。16年前,许振超用了一年的时间,指挥一号桥吊成功安装。如今,他用了40天把13车零部件又变成了17层楼高的"摩天大厦"。

    也就是那个冬天,许振超的风湿病加重了。可是当他看到夜空中的这个庞然大物时,40天超极限的工作强度和病痛,化作了滚烫的热泪奔涌而出。

    有人说,许振超是新时期名副其实的"铁人"。他不怕累,不怕冷。

    2002年冬,在老港区那台没有电梯的桥吊上,他一个人在40多米高的驾驶室里,呆了三天三夜;

    2003年深秋,为了排除新港区桥吊上的滑轮故障,许振超冒着瓢泼大雨,趴在伸到海里的桥吊前大梁上干了整整六个小时;

    那年,为了排查机电控制总柜的2000多条进出口,他一个人在17层楼高的驾驶室里呆了七天七夜……

    难道许振超真的不累,不冷吗?

    不是的。2002年6月,队里购进了六台桥吊需要调试。当时许振超身体不好,脑部缺氧,还没日没夜地干。有一次在上梯子的时候晕倒了,被送去医院打点滴。从医院回来,他又爬上了75米高的桥吊继续调试。

    许振超给自己定下规矩:节假日不过,特殊天气不走……

(责任编辑: 白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