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敬业奉献模范王顺友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05-27    来源: 《大爱无疆》
【字号 】 【打印】  【关闭

    这天夜里,和许多发现雪人脚印的人一样,王顺友并没有看见走在他和骡子前面的雪人是什么样子,甚至连影子都没看见。但是,下山后,他全身内衣都被汗水湿透了,特大虚汗,吓的。

    2000年夏天,有一天,王顺友和骡子走到察尔瓦梁子山上原始森林中时,突然从树林里跳出两个歹徒,手持尖刀挡住王顺友和骡子的去路,大声喝斥说,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王顺友发现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挡在前面,知道遇上歹徒了,但心里一点也不胆怯,从马背上"刷"地一声拔出长柄柴刀,冲着两个歹徒厉声说,我是送信的邮递员,马背上邮包里驮的全部是信件,哪有什么钱?我还穷得想找人要钱呢,哪有钱给你们?

    两个歹徒低声嘀咕一阵又大声说,把邮包打开我们搜,我们不要你的邮件,只要里面的现金。

    王顺友大声说,你们想得美哟,将心比心,你们自己的邮件愿不愿意让别人搜?你们自己的邮件愿不愿意被邮递员搞掉?人家国外无论多么凶狠的抢匪都只抢银行不抢邮件,你们两个毛贼,规矩都不懂,还学当什么强人,想钱吗?出去打工嘛,出去做生意嘛,别没出息在这林子里冒充好汉,把自己脑袋弄掉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掉的。让开路哟!

    两个家伙被王顺友说得良心发现,犹豫不决,王顺友趁机在骡子屁股上猛击一掌冲了过去,跟着骡子撒腿就跑。

    2001年8月,木里遭受洪水灾害,山体大滑坡,摧毁了从县城到白碉乡的道路。王顺友刚回县城领了邮件,就碰上这段倒霉的路出了问题。按照邮路相关要求,平时碰上这种特殊情况,马班乡邮员是可以推后几天待道路抢修通后再走的。

    可是,王顺友发现,这一批邮件中,有一封信是白碉乡一个叫海旭燕的高考生的录取通知书。想想人家一家人夜以继日翘首以盼等待的通知书,在自己手里送不出去,王顺友觉得这一趟决不能拖延时间出发。

    从木里县城到白碉乡有100余公里,平时只需10来个小时就可以赶到。这一次,王顺友出城不远,就进入了山体滑坡塌方区,原来的路根本就不存在了。要想往前走,他和骡子只能陷进崩塌的泥石流和滑坡塌方烂泥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自己找路走。

    王顺友在大大小小的塌方区和泥石流中,夜以继日地走了三十几个小时,才赶到白碉乡。按规定,他把信交给乡上就算完成任务了。但是,为了及时将录取通知书送到当事人手上,他又立刻将信送到了海旭燕家里。

    那一天,看见满身是泥的王顺友站在自己家门口,海旭燕全家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海旭燕捧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过了好久,才对王顺友道谢说:王叔,你……你……你简直是太……太负责任了,谢谢你!

    2004年秋天,全国著名的眼科医学专家,专程到木里为白内障患者做复明手术。由于时间紧迫,县政府要求县邮政局必须在三天之内,将所有的通知送到各乡。

    王顺友接到任务时,正是胃病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但想到这是关系到白内障病人复明的好机会,二话没说,怀里揣了一包胃痛药,牵起骡子就上路了。

    王顺友上路后,胃痛得根本吃不下东西,仍然坚持昼夜兼程,翻山越岭爬山涉水赶路。一路上,他一边吃药,一边吃东西,吃了吐,吐了再吃,反复吐,反复吃,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仍不敢停下来好好休息半天再走。有好几次实在痛得不行了,他就躺在路边休息一小会儿又爬起来接着走。

    为了尽快把通知送到倮波乡,他每天坚持带病行走十七八个小时,三天行走360公里,提前将通知送到了乡上。

    王顺友把邮件和通知送到乡上后,当场就倒下了。大家见他面色苍白,瘦得不像人样了,赶紧将他送到乡卫生院治疗。

    第二天一大早,赶到乡政府集合准备去县城治白内障的老人们,听说送信的王顺友带病昼夜赶路送来通知,病倒在乡卫生院了,立刻自发地拿着准备带进县城去的鸡蛋去看他。不一会儿,王顺友的病房里挤满了一屋子拿鸡蛋的人,都说要王顺友好好地补一补。

    王顺友一看,急眼了,赶紧从病床上撑起身子哄大家说,各位大叔大婶,谢谢大家来看我,我这病吃不得鸡蛋,大家还是拿回去带到县城里做手术后好好补一补你们自己吧!老人们叹息说,哎,老天真是没睁开眼啊,王顺友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啊,怎么就得了一个吃不得鸡蛋的病哟!

    王顺友在乡卫生院输了三天液,身体刚好一点,又上路往回赶了。乡干部们都劝他说,你多休息两天吧,不要在路上又把毛病整翻了。可他却说,不行啊,进来时抢了三天时间,都扔在乡卫生院里了,再不赶快回去,就要误下一趟班期了。说完,扛起行李,又牵着骡子上了路。

    2005年1月,王顺友从倮波乡返回县城。有一天,走到柑子岩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一队马帮正要过雅砻江,心里非常高兴,赶紧拍拍骡子屁股催骡子快走,对骡子兴奋地说,兄弟,好不容易碰上几个伙伴,赶快追上去和他们一起走吧!

    可骡子不走,走几步又停下来站着,好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无论王顺友怎么夸奖它,它就是不放开小跑往前追。

    王顺友心里真有点生气了,这个畜牲真是不懂事,怎么好话给你说了一箩筐,就是不领情呢?顺手在路边捡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舞了舞,大声对骡子说,再不走快些我要动家法了!我真的要揍你啰!

    没想到,骡子还是不理睬他,照样走走停停,根本不加速。

    王顺友见骡子不听招呼,顺手就将手上的树枝扔进了路边雅砻江里,生气地说,你知道我从来不打你,你就不怕我,我把你惯坏了,随便你哪,这么点小事都不通商量,不够朋友。

    骡子不听王顺友啰嗦什么,仍然不紧不慢地走走停停。

    这种速度当然是赶不上前面的马帮了,等他和骡子离二三十米远才到雅砻江的铁索吊桥上时,人家前面的马帮大部分人马早已经过桥了。吊桥的另一头,只有三匹马和一个赶马人还在桥上。

    王顺友心里还在生骡子的气呢,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吊桥那一头的一根钢绳突然断裂,整个吊桥扭翻180度,还在吊桥另一头的三匹马和一个赶马人,眨眼之间就翻进了奔腾咆哮的雅砻江里,人和马在白浪里冒了两下,就被激流冲走了。

    这一下,王顺友突然明白了骡子刚才为什么不往前走了,原来骡子真的有灵性,似乎感应到了前面的危险性。

    吊桥出了事,骡子稳稳当当地站在桥头不走了,回头眼泪汪汪地望着王顺友。王顺友一下子忍不住抱住骡子的脖子,止不住的热泪大颗大颗地直往下掉。

    王顺友跑这条邮路二十多年,几乎年年都要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但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命大!而且他都始终没有忘记一个邮递员的职责。

(责任编辑: 白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