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敬业奉献模范王顺友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05-27    来源: 《大爱无疆》
【字号 】 【打印】  【关闭

    在倮波乡交完邮件收完邮件,乡干部见他伤势很重,又劝他说,王顺友,你在这里住几天再返回吧,身体要紧啊!王顺友苦笑说,没关系,我到乡卫生院拿些止痛药就行了,常年跑邮路,和地球发生一些磕碰是难免的事,稍有点伤就停下不走了,那还干什么邮递啊!

    就这样,王顺友又开始返回,往县城里走。一路上,几次痛得吃止痛片都不管用,痛得几乎不能吃任何东西,几次在雪山上烧火熬一碗清稀饭都喝不下去,又只好装进塑料口袋里驮在骡子背上继续赶路。

    从他受伤那一天算起,到回到县城,他坚持带着重伤在雪山峡谷里走了九天,终于走回了邮路的起点。在离县邮政局大门口还有几十米的地方,王顺友突然"咚"地一声昏倒在大街上。

    邮政局的同事赶来一看,王顺友已经瘦得人变了形,差点没认出他是谁,要不是熟悉他的邮包和他的骡子,真不敢一下子判断出他就是王顺友。同事们见他不行了,赶紧就近将他送到了附近的县林业局医院。

    医生解开王顺友的衣服,看到了他小腹上发紫发肿的受伤部位。

    医生问,怎么回事啊,老王?王顺友慢慢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说,被……被骡子……踢了几脚。医生说,咋搞的嘛?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医生还没有幽默完,王顺友又昏迷过去了。邮局的领导赶来时,王顺友已失去知觉,领导们对医院说,无论花多少钱,请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把他治好。

    经过紧张的检查,医生赶紧将王顺友推进了手术室抢救。

    打开王顺友的腹腔一看,王顺友被骡子踢破的小肠已经化脓,大便已经流进了腹腔。幸好,他吃不下东西,肠子里没有多少大便,流进腹腔的大便也不多。即便是这样,如果晚回来一天,他也完了。

    做完手术,剪掉王顺友一节烂肠子,缝好王顺友的肚子,医生叹息说,真是奇迹啊!这家伙肠子被踢破了,竟然还坚持走了九天,走回了县城,真是命大啊!

    这次受伤,王顺友在医院住了43天。这是他参加工作以来休息得最长的一次,也是他至今休息得最长的一次。

    王顺友终于把命捡回来了,精神上却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善良勤劳的妻子流着眼泪对他说,王顺友,咱们不干了,再这样跑下去,你没命了,我们三娘母咋个办啊?

    王顺友也犹豫了,想想此事,的确有些后怕,一年三百多天,一人一马在一条险象环生的邮路上跑,再苦再累也不在乎。但是,再遇到意外怎么办?

    王顺友的父亲听说儿子不想跑邮路了,赶紧买了几个大大小小、色彩不一的苹果去医院看儿子。在医院里,老父亲两眼紧紧地盯着儿子,一板一眼地说,王顺友,听说你不想跑邮路了,是不是?

    王顺友无语,两眼盯住一边,不好意思看父亲。

    父亲见儿子默认了,一下子声音大了起来,指责儿子说,你不跑邮路你能干什么?你不跑邮路你想干什么?你受了一点小小的挫折就不想干了,你对得起这份工作么?你对得起我么?这工作是共产党给我的,也是我几十年挣下来的本钱,交给你是你的福气,别人没有这分福气,想吃这分苦还吃不上呢!你怎么能轻易地放弃呢?你轻易放弃就是对不起共产党,也是对不起我。

    王顺友见父亲生大气了,赶紧说,阿爸,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恐怕是我想错了。

    父亲说,根本没有什么恐怕是,就是错了。这次你受伤公家用了这么多钱给你治病,现在好了,你好意思说不干了,我还不好意思见人呢!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响鼓不用重锤,父亲几句话就把王顺友骂醒了。

    不等父亲继续批评,王顺友赶紧向父亲赔不是说,阿爸,儿子明白了,从今以后,我无论碰上什么难题,死也不会再说不跑邮路的事,要是我食言了,你尽管拿棍子抽我。

    父亲听儿子这么一说,顿时转怒为笑,说,好,一言为定,今后我看你的表现。

    王顺友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伤刚好,马上又牵着骡子上邮路了。

    从那以后,无论再遇到什么艰难险阻,王顺友再也没有打过退堂鼓。

    1998年8月,木里遭受百年不遇的暴雨和泥石流袭击,从县城到倮波乡的大路小路全被山洪和泥石流冲毁,沿途几条小河上的简易便桥也全部被洪水卷走,整个倮波乡几乎完全与外界隔绝,就连向上级汇报受灾情况,也只能每天用电台向县里报两次。

    有一天,乡长扎西龙布和几个干部说,这么严重的灾情,外面的人一时半时恐怕是进不来了,得赶紧想办法恢复交通,不然救灾物资都送不进山来。没想到,就在几个乡领导发愁怎么恢复全乡交通时,王顺友却赶着骡子驮着邮件和报刊进山来了。

    看见王顺友像一个泥人似的,脑门上顶着一个大青包走过来,大家立刻围上去问长问短。乡长扎西龙布一把抱住王顺友说,我的天哪,兄弟,所有的路都断了啊!到处都是山洪和泥石流,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咋不晚几天再进来?

    王顺友憨笑着说,绕着走啊,惹不起山洪和泥石流咱们还躲不起吗?凡是碰上有山洪和泥石流挡道过不来的地方,我和骡子都绕着走,前前后后绕了100多里路就绕过来了。没想到避开了地上的,没有躲过天上的,躲过了山上盆子大的、碗大的飞石,没躲过鸡蛋大的飞石,这不,脑袋上就挨了一家伙。

    王顺友一边说,一边从骡子背上取下邮包,打开包了几层塑料袋的邮包一看,里面的信件和报纸竟然全是干干净净的。

    乡长扎西龙布拿着信件和报纸,一股热流涌上心头,眼眶一下子湿了,激动地说,王顺友啊,王顺友,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1999年冬季,有一天晚上,王顺友摸黑翻察尔瓦梁子时,突然发现前面雪地上有一串比正常人大一倍的大脚印。这种脚印没有脚掌凹,是山里人传说的雪人脚印。据当地群众说,察尔瓦梁子大雪山上的雪人,主要是吃鲜嫩的松针叶。世界上是不是真有雪人?现在谁都说不清楚。但是,雪地上突然出现的这一串大脚印,却是真实的。从这一串脚印可以断定:在这荒无人烟的大雪山上,前面的确有一个活着的大东西在走动,靠王顺友和他的骡子的力量,他们是斗不过这个大家伙的。

    王顺友走夜路多次碰上过狼,碰上过熊,白天曾碰上过凶狠的野猪,还从来没有碰上过"大脚印"。这一次碰上这东西,他潜意识里相信碰上了传说中的雪人,心里紧张得直发抖。但是,从这里往后退,寻找投宿的地方要退回去走几十公里,没办法,他只好壮着胆子往前走。

    王顺友手提柴刀跟着"大脚印"慢慢地往前走,一路走一路全身紧张得直冒虚汗。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走在他前面的那个"大脚印"才顺着山腰往山上去了。

(责任编辑: 白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