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疆】全国助人为乐模范林秀贞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05-26    来源: 《大爱无疆》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一座高高的道德丰碑
——记河北省枣强县五常乡南臣赞村村民林秀贞

    林秀贞是河北省衡水市枣强县南臣赞村村民,一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她32年来,赡养了6位孤寡老人,资助了17名贫困学生上学,在自家的小工厂里为8名残疾人安排工作,还以病残之身收养一名弃儿。她积30年之时日,垒起一座道德的丰碑。林秀贞先后被评为枣强县、衡水市、河北省和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被选为中共十七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2006年度CCTV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中国十大杰出母亲,全国助人为乐模范。

  为无儿女老人养老送终

    秀贞开始决心赡养孤寡老人是1976年冬天。这年秀贞30岁,刚结婚三年。

    1976是多灾之年。唐山大地震的余波退后,已持续百天的大旱仍不见有半点要收场的兆头。地里收成不好,口粮困难,又没柴烧,还加上缺水。吃水的砖井天天见底。人们每天起五更到井上抢水,去得晚了就只有泥汤子了。一般人家困难,孤寡老人就更难。朱书贵和刘秀焕两口子,一个78岁,一个76岁,无儿无女,老五保户。生产队派的挑水的人挑不上水,老两口子就抬着瓦罐到村外土井里淘水,没烧的,两个人到沟旁河沿去拾柴火,老头背个草筐,提根白腊杆,老婆扛个竹筢,把别人搂过多遍的草丛再用白腊杆打一遍,用竹筢收起一点点草末末装进筐里。这样的柴火很难烧开铁锅里的饭,还舍不得用它烧炕取暖。这年的冬天格外冷,那天中午东北风像刀子一样刮脸,秀贞包了两碗饺子去看望老人。一进门见两个老人一人端着一只碗正往嘴里扒拉早晨的剩饭,秀贞掀开锅一看,那锅底的剩饭周遭还结着冰碴儿。根本就没舍得烧火热一热。那会儿,秀贞的眼泪一下子就哗哗掉下来了。回来以后她就跟丈夫朱金英商量,准备把两个老人养起来。

    秀贞想,朱书贵是抗战时入党的老党员,那时候人家出生入死为咱老百姓,现在老了,咱不能眼看着他受苦。给娘一说,娘一口价地赞成。娘说,闹鬼子那阵儿,人家朱书贵挨家敲门,冒着生命危险组织群众撤退;成社以后,人家每天按点敲牌子,安排社员下地干活;人家当了几十年的生产队保管,都说人家是个好管家。朱书贵可是个功臣,老两口子特别仁义,村里没有一个说不好的。这样的人咱不能不管。给爹一说,爹也是毫不含糊。爹说,贞呀,就该这么做,缺钱就到爹这里拿。有丈夫和父母的支持,秀贞下了决心。那天秀贞两口子把一切困难都估计到了。

    第二天一早,秀贞找到生产队长,让他批准自己的请求。生产队长是个明白人,他说秀贞啊,你刚30岁,年轻人脑子一热容易办过头事,咱丑话可得说在前头,到困难时候可不能给退回来。秀贞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三舅,你放心吧。按姥姥家的辈分,秀贞该叫队长个三舅。

    接过两个老人,秀贞办了三个事。一是上集买了600斤煤,给老人生了个煤火炉。那时候秀贞家也没舍得生过煤炉子。煤也是借钱买的。秀贞那时想,就是头拱地也不能让老人冻着。二是给老人买了一个炉子上用的钢精锅,做饭就不用再烧锅头了。老人想做时就做,不愿做就在秀贞家一块吃。有什么不舒服的时候,秀贞就一天三顿送饭。三是秀贞家负责给老人挑水,每天先挑老人的再挑自己的。老人吃的喝的解决了,住的还有问题,他家的三间坯房破得够呛了,墙皮都掉了,房山也塌了半截,房顶露着天,要是赶上大雨,说不定会塌。修房需要钱,又需要劳力。秀贞跟丈夫到处去拾砖头子,两口子推土和泥,自己动手给老人修房。丈夫当大工,秀贞当小工。在墙半腰搭起木板,把和好的泥倒到房顶上去。几天功夫把房子修好了,两个“泥人”也累倒了。此后九年的时间里,秀贞两口子每年雨季到来之前都把老人的房子修一遍。下雨时秀贞就拉着丈夫往外跑,围着老人的房子一匝一匝地转;过年过节,别人家都团聚的时候,秀贞就和丈夫带着白面,到朱书贵家打扫卫生,一块包饺子;每到春冬季节,依照老人的习惯,秀贞就到集市上买羊肉给他们解馋、贴补身子;两个老人都胃寒,秀贞就想方设法托人买红糖,供老人喝红糖水。老人吃的喝的住的都妥当了,身体好了,精神也好了。

    两位老人年轻时乐于助人,更从不给别人添麻烦。进入老年后,两人有一个秘密协议:都能自理时就相依为命,互相照顾;其中一人不能自理时另一个人伺候;两个人都不能自理时,就每人一瓶安眠药,落个同年同月同日死。绝不自己受罪还牵累别人。现在老人把秘密暴露给秀贞,同时交出了积存多年的两瓶安眠药。刘秀焕说俺可不发那个傻了,这么好的日子,俺还得再活20年。此时秀贞想,当年俺亏得赡养了两位老人,不然,会让俺后悔一辈子。秀贞说俺虽为老人受了不少苦,可看着老人幸福地活着,心里格外踏实。两个老人有福,俺接过来后又活了九个年头,朱书贵活到86岁,刘秀焕活到84岁。在俺村里,这算是少有的高寿了。

    1984年10月,86岁的朱书贵不小心摔了一跤,从此老人就躺在炕上了。84岁的刘秀焕见老伴病倒心里着急,没几天也病倒在炕上。老人家住北房的西里间,屋虽小,倒有条炕和拐炕,朱书贵躺在条炕上,刘秀焕躺在拐炕上,一顶一横躺着两个病人,真把秀贞愁住了……为了把老人伺候好,秀贞拉着丈夫抱着铺盖住到老人家的小屋里。日夜不离这个地方。条炕和拐炕都太窄,躺不下两个人,她就和丈夫找来两块木板。秀贞傍块木板和刘秀焕一块睡,丈夫傍块木板和朱书贵一块睡。就这样,都还有伺候不到的时候。

    老人要尿尿了,秀贞赶紧帮老人欠起身子,放上便盆,等烧顿饭的功夫尿不下来,刚撤了便盆,就尿下来了,褥子湿了一大片。刘秀焕老人怕麻烦人,想解手时就憋着,可是往往控制不好,还没等放上便盆就尿在被窝里。有一回秀贞估摸朱书贵老人该大便了,几次问他,他总是摇头,秀贞闻着屋子里有臭味,就伸手去掀他的被子,老人紧紧抓住被角不让看。秀贞说,既然俺来伺候你,就当俺是你的亲闺女,自家的闺女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人含着眼泪松开手。秀贞一看老人真的拉到被窝里,赶忙给老人清理大便,撤换被褥,擦洗身子。躺在拐炕的刘秀焕不停地念叨,可苦了你了好闺女,你这样伺候俺们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秀贞耐心劝她,谁都有老的时候,甭看你没儿没女,俺得让你们跟有儿有女一个样。老人流着眼泪说,闺女呀,俺这辈子无法报答你了,下辈子俺脱成个小鸡也得给你下蛋。老头也激动了:俺下辈子脱成老牛也得给你耕地。秀贞上去抱住刘秀焕老人,她的眼泪和老人的眼泪合在一块,在她老脸的皱纹里淌下来,老人的枕头湿了一片……

    从秀贞和丈夫住到老人家里,到他们相继去世,一共是74天。在这74个日日夜夜里,秀贞没有脱过衣裳,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一天到晚心里装的全是两个老人的事,就是有点空儿也睡不着。有时秀贞出去办点事,怕丈夫粗心,就把两个老人喂水、喂药、解大便小便的时间写在一个本子上交给丈夫,再三嘱咐才出门。秀贞刚一出老人大门,走着路就打起瞌睡。有一回去茅房解手,她刚蹲下就睡着了。

    秀贞为伺候老人绞尽了脑汁,想了很多办法,尽力让老人少受罪。比方说给老人垫褯子。褯子要大,褯子大了就不容易拉到被褥上;褯子要厚,褯子厚了就不容易透到被褥上;褯子要多,褯子多了可以勤换……娘帮秀贞做了几十个褯子,秀贞就一个劲地给老人换褯子,拆褯子,洗褯子,晒褯子。每天老人那个小院里,横一溜竖一溜全是晒的褯子。那些天,有三最:最缺的是水,洗大量的褯子要大量的水,可是水特别紧缺……最苦的是洗褯子,大便钻到布丝里,不仔细搓不出来,洗不净老人垫着不舒服。十冬腊月天天用凉水洗褯子,双手皴得全是血口子。平时手就疼得厉害,还得天天下凉水……

    第三十天时,也就是那年的阴历十一月十五日,朱书贵老人去世了。秀贞忍着悲痛,一边宽慰伺候刘秀焕,一边紧张地料理丧事。村干部都说老人的丧事应当从简,在他生前你能做到的都做了……秀贞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按照当地风俗发丧,因为她早已承诺过,要让孤寡老人跟有儿有女的老人一样,活着时一样,死了也一样。哪里能做到完全一样?人家老人发丧都有儿子打幡摔瓦,你能做到吗?人们都认为这是天大的难事,其实在老人病重期间,秀贞已经与丈夫商量好了,给老人发丧,由丈夫充当孝子,打幡摔瓦,自己也戴孝为老人送殡。秀贞知道打幡摔瓦对死人来说一点用也没有,可对活着的刘秀焕却是极大的安慰,同时她也想让村里人都看看,孤寡老人也是堂堂正正的人,别人能享受的他们完全能享受。

    第七十三天,也就是阴历腊月二十八,刘秀焕老人也去世了。秀贞又像给朱书贵老人发丧那样,给刘秀焕办了丧事,仍旧是丈夫打幡摔瓦,她领着孩子们送殡,按乡俗请乡亲们吃了一顿晚饭。乡亲们走后,一家人开始拾掇残局。等一切收拾停当,天已经大亮了。第七十四天结束了。第七十五天是腊月三十,村子里家家都在欢欢喜喜过新年,可秀贞一家人都还沉浸在悲痛中,过年的东西一点也没准备。

(责任编辑: 李锦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