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政歌舞团为兵服务演出:你为我歌唱 我为你骄傲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04-08    来源: 解放军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你为我歌唱,我为你骄傲
——总政歌舞团赴沈阳、济南、广州军区为兵服务演出侧记

哨所小路成了一个独特的舞台

在享誉全军的“红九连”与官兵同唱一首歌

在中原“猛虎团”唱响军歌

在金鸡山哨所“使命墙”前向边防官兵致敬 图片摄影:段京飞、章梅、陈冠旭、刘安定     

    新闻背景

    3月18日至25日,带着军委和总部首长的深切嘱托,总政歌舞团汇集全团知名艺术家、优秀青年演员,组成3支精干的文艺小分队,分赴沈阳、济南、广州军区所属部队的12个师、旅、团级单位,慰问演出28场(次),慰问官兵31000余人,将军委、总部首长的亲切关怀和科学发展观、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化作官兵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送到基层部队,送到广大官兵的心坎上,体现了文艺战士永远为兵服务的神圣使命和光荣义务。

    ■心向军营飞啊飞

    一支向着北国边陲,一支挺进中原军营,一支驰骋南疆哨所。将这南北两线和中线的兵力配置绘成作战地图,绝不缺少军事色彩。

    此次下基层慰问演出,早在总政歌舞团年度工作的运筹中。为兵服务,是这支光荣团队56年来一以贯之的思想和宗旨。新的领导班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将联系部队这根纽带拧得更加密实。

    在人员配备上,既有以董文华、熊卿材、阎维文、黄宏、蔡国庆、刘小娜、尹卓林、梦鸽、白雪、杨九红等为主的知名艺术家,也有以王宏伟、谭晶、雷佳、王丽达、吴娜、王庆爽等为主的青年歌唱家和优秀青年演员,阵容可谓强大。在表演形式上,声乐、器乐、相声、小品,种类丰富、形式新颖;在节目编排上,有《我的祖国》、《十五的月亮》、《一二三四歌》等官兵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亦有歌曲《爱中国》、《国风》、《给家捎个话》和萨克斯独奏《茉莉花》、相声《如此教授》等首次排演的全新节目。

    出发前,团长彭丽媛、政委王玉祥叮嘱小分队成员:“唱好每一首歌曲,演好每一个小品,奏好每一个音符。”

    大家的心早已飞向基层。决心以经典作品,传递党的心声;以饱满热情,传递军委、总部首长的亲切关爱;以先进文化,给官兵以精神鼓舞和艺术陶冶。

    ■燃烧,绿色在燃烧

    此时,北国还飘着雪花,南国已经花上枝头。

    3月19日晚8点,在广西军区大礼堂,青年歌手吴彦凝一曲《国风》拉开总政歌舞团2009年度为兵服务的演出序幕。

    “战友们,你们好!这是我为兵服务的第40个年头,我想念你们!”年近六旬的歌唱家熊卿材发自肺腑的道白,引得战士热烈的掌声。

    “山岳苍苍,云水茫茫;国风浩荡,源远流长;春秋壮歌起,秦汉云飞扬;英雄拓疆土,猛士守四方……”雄浑的歌声,穿透时空,飘上法卡山英雄营,飘上金鸡山哨所,飘上十二道门阵地的古战场。

    你也许想像得出演出的盛况,但你想像不出它的热度;你可以想像它的热度,但你想像不出火焰以怎样的形状燃烧。

    舞台上,一身戎装的蔡国庆,精神抖擞地连唱了《士兵的桂冠》4首歌,官兵们仍不罢休。

    在白山黑水,第一个出场的年轻歌手吴靖苹,每次都唱《当那一天来临》。一开始,是歌手在独唱,唱着唱着,全场都跟着合唱起来。舞台下激情澎湃,仿佛一片绿色在燃烧!

    男高音歌唱家宋立忠唱过3首,情犹未尽,热情邀请冯桂荣来了个男女声二重唱《举杯吧朋友》。这是一个特殊的舞台,战士自有战士的激情,演出不需要“暖场”,它一上来就有热度。你要问力量从哪儿来,力量就这样从一首首军歌中来。

  ■二十年后来相会

    一面火红的军旗,充盈了整个天幕,以飘扬的姿态,凝固在舞台上。

    这一切,坐在官兵中间的战斗英雄、某部干休所主治医师王琦都看不到,却能感受到。熟悉的序曲已经奏响,多少年,军歌的旋律,成了他生活的华彩乐章,是滋润他生命的滴滴甘泉。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1986年,时任总政歌舞团政委的乔佩娟,带领彭丽媛、克里木、冯桂荣、姜丽娜等艺术家赴西南边防慰问部队,认识了17岁的战斗英雄王琦,与他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次年4月,在一次边境作战中,王琦身负重伤,双目失明,被转移到北京301医院救治。

    最初的黑暗,给王琦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不只眼睛,他的心也迷失在黑暗里,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1987年4月17日,是他生命重新开始的一天。乔政委和彭丽媛、克里木、冯桂荣专程到病房探望王琦,给他一个人开了专场音乐会。那天,正好是他18岁的生日。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冯桂荣演唱的《小草》,字字句句打动了王琦。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要做一棵坚强的小草,喷吐芬芳的小草。

    克里木演唱了《烤羊肉串》和《我们新疆好地方》。王琦两眼看不见,却听得见克里木载歌载舞的气息声;彭丽媛动情地演唱电影《人生》的插曲《叫一声哥哥快回来》。王琦是陕西省宝鸡人,熟悉的陕北民歌,让他聆听到一种温暖的呼唤,感觉亲人来到了身旁。“双扇扇的门来(哟)单扇扇的开,叫一声哥哥(哟)你快回来。啊……双扇扇的门来(哟)单扇扇的开,叫一声哥哥(呀)你快回来,你快回来……”

    最后,彭丽媛还演唱了《上甘岭》主题歌《我的祖国》。歌声中,王琦想到了上甘岭的英雄,想到那次炮袭中牺牲的3位战友,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与他们相比,我有什么理由自怨自艾?眼睛看不见了,我还有手、有脚、有健全的大脑和一颗不甘屈服的坚强的心!”

    23年后的春天——2009年3月21日晚,身上还残留着7块弹片的王琦,倾听完演出,在妻子的搀扶下走上舞台,与演员叙说友情。他紧紧握住彭丽媛团长的手说:“我现在虽然看不到你们的容颜,但我听得到你们的歌声。在我人生最迷茫、最沮丧、最黑暗的时候,是你们的歌声给了我生活下去的信心、生存下去的勇气、战斗下去的激情!”

    “人可以盲于目,但不可以盲于心。20年前在边防,你们激扬的歌声带给我战斗精神;20年后在军营,你们的歌声依然带给我激情和力量!”

    那次“生日音乐会”后,王琦刻苦自学盲文,以优异成绩完成北京京华医科大学学业,破格提升为少尉军医。1991年9月,他又被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录取,成为长春驻军干休所一名出色的按摩医师。

    “我永远感激总政歌舞团!”王琦吐露心声。彭团长亲切地对他说:“党和人民不会忘记英雄,我们更不会忘记你,总政歌舞团永远是你的家!”

    伴随全场数千名官兵铿锵的和声,战斗英雄王琦与当年赴边防慰问的青年歌唱家冯桂荣共同唱起《英雄赞歌》……

    ■“高射炮”、“潜水艇”与其他

    如果说男高音歌唱家阎维文是“高射炮”,男低音歌唱家马子玉就是“潜水艇”。阎维文唱得越高,越有水平;马子玉唱得越低,说明他越有实力。

    大家都亲切地叫他老马。朴实的面庞,黝黑得像上了一层黑油彩,但他笑起来很灿烂。“战友们,你们鼓一个掌,我就加唱一首,我们不怕累,你们的掌声,就是对我最高的奖赏!”

    4首歌曲唱罢谢台时,观众才留意他一瘸一拐的。只有队友们知道,老马患有严重的痛风,为了下部队,他突击吃了一个星期的药,但脚还是肿得把鞋撑变了形。出发时,他特意带了一个“鞋拔”。没到他上场时,老马就换上宽大的休闲鞋。到他上场,一穿上那双锃亮的黑皮鞋,他立刻神采飞扬昂首阔步。

    打击乐演奏家张仰胜、唢呐演奏家胡海宽和萨克斯演奏家焦志勇,他们一个在中原“猛虎师”击鼓而歌《我们正年轻》,一个在东北“红五团”吹奏《欢庆》、《打枣》,一个在西南边防独奏《回家》。鼓随歌起,曲荡心韵,好一曲南北呼应的“吹打乐”。

    副团长刘炽炎与尹卓林,一对珠联璧合老搭档,他们带有浓郁生活朴实质感的相声,不时引得官兵开怀大笑。

  ■最爱美的人

    某团俱乐部舞台逼仄。所谓“逼仄”,就是它没有侧幕。演出两个半小时,主持人刘小娜寸步不离地站在一侧。从舞台的那一侧,透过灯光看过去,她紧紧贴着墙面而立,像一幅画贴在雪白的墙上。美是需要付出的。为不折皱衣裙,她站累了,就面对椅背反跪在椅子上。

    这个爱美的人,站在舞台上穿针引线,妙语连珠:“战友们,你们看我是不是挺漂亮?我这样说有点‘雷人’,确切地说,我们演员在舞台上的亮丽和光辉,都是幕后工作人员给予的。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他们!”

    舞美这个词,听起来很美,还让一些官兵闹出笑话,以为,舞美就是舞蹈跳得很美的那拨人。哪知,他们最苦最累,最早到现场,最晚回住所。转场、装台、调试,舞美队任晓兵、杨卫东、段京飞、李来宏、熊鹰、秦良亭、周新阳等人忙得不亦乐乎。任晓兵高烧脸烧得通红,坚守在音响台前。老舞美队员毛永顺疲劳过度,晕倒在法卡山英雄营的演出保障现场。当听到传来的音响那么透亮、饱满、圆润,他们都笑了。

    台下没有灯光,顺着主持人的指引,全场官兵的目光汇成一束巨大的光源,聚集在音响工作台上。

    ■都有一颗士兵的心

    在北国长春,战士们赶在演出的头天晚上,用抹布将舞台一寸寸地擦拭一净;在中原安阳,战士们身着节日的盛装,敲起欢快的锣鼓;在南疆龙州,战士们按照当地壮家的最高礼节,给每一名演职人员挂上祝福吉祥的七彩锦球。

    演出的日子,让军营呈现了节日的景象。干部站岗让士兵看,老兵值班让新兵看,党员留守让群众看。演出现场,当听说上台为演员献花和举巨幅标语的都是选出来的优秀士兵代表,演员们又一次被打动了。

    与其说军旅艺术家精湛精美的艺术感染了基层官兵,不如说基层官兵在接受先进文化洗礼所呈现的精神风貌感动了艺术家。南疆潮湿、中原炎热、北国寒冷,官兵用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和一张张淳朴的笑脸,给了小分队无声的感动。

    3月23日,暴雨浇灌着南疆热土。南线慰问小分队迎着暴雨,穿行在广西龙州崎岖的盘山道上。这天,他们在一侧就是百丈深渊的盘山道上颠簸了400余公里,连续转场3次。在常年云雾缭绕、海拔700多米的南疆某边防金鸡山哨所,憨厚的战士动情地说:“你们走这么远的路为我们演出,我们多大的苦都不觉得苦了,谢谢你们!”

    同一时刻,烈日炙烤着中原军营。顶着近30摄氏度的骄阳,中线慰问队伍在安阳某部训练场拉开大幕。两个多小时的演出,官兵们士气高涨、激情高昂。

    同一时刻,严寒席卷着北国边境。边陲小城梅河口气温降至零下十多摄氏度。歌唱家梦鸽歌声伴着泪花流,真挚情怀打动官兵。礼堂简陋无暖气,所有演员都身着单薄的演出服,将最靓丽的舞台形象,展现给最可爱的人。

    为了让更多的基层官兵,特别是边海防官兵看到演出,3支小分队由原来的一天一场改为一天两场,还为没看上演出的炊事班和哨所战士单独演出。独唱演员王岩、王丽达、孙学翔、郭玲、丁甜见缝插针,热情地为基层部队文艺骨干当起辅导员。

    阎维文每场都演唱五、六首歌,在河南汤阴——民族英雄岳飞的故里,当他和全场官兵同声齐唱《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时,阳光下,激情与感动、激昂与豪迈,写满士兵每一张年轻刚毅的脸庞。

    战士的热情点燃演员的激情,梦鸽、白雪、雷佳、吴娜、王庆爽、索朗旺姆、彭兆成、钟丽燕、阿鲁阿卓、周晓琳等歌唱家,情到浓时,倾情清唱,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黄宏的小品爆笑全场。艺术家的分量不光在台上,也在台下。

    “黄大叔,能请你签个字吗?”

    “我能!”

    “黄老师,能和你合个影吗?”

    “我能!”

    黄宏一句又一句“我能”,在不经意间,说得斩钉截铁又饱含真情,一如他的经典台词。

  ■士兵与明星的心语

    3月21日凌晨,广西凭祥。

    群山环抱的南疆边防某团,官兵在经历精彩绝伦的艺术陶醉之后,带着满足与惬意,沉浸在早春酣甜的梦乡。而该部特务连上等兵李新东、黄新友却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晚上他们一直站岗值勤,那么多自己喜欢的艺术家,歌没听到一首,人没见上一面。明天一早他们就要奔赴下一个边防哨卡演出,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上一面啊?

    两人正惆怅,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两位战友,你们辛苦了!我是谭晶姐姐。我知道你们没看上演出,深夜值班很辛苦,我送你们一件小礼物。这是我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开音乐会的签名照,送给你们,我为你们加油!”

    “当兵好吗?”

    “当兵好,把自己和祖国的事业联系在一起了!”

    李新东、黄新友有所不知,因为边疆雾大潮湿,连日来谭晶已经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

    从《西部放歌》到《当兵的男儿走四方》,来自贵州偏远山区的某部新战士王钢,是听着王宏伟的歌长大的。没想到,进军营没3个月,他就见到了自己的心中偶像,同台演唱还获得了王老师的夸奖。

    在某高炮旅演出现场,董文华热情邀请一名官兵上台合作演唱《十五的月亮》。话音刚落,勤务连指导员刘明洋走上台来,他接过话筒说:“7年前,我还是宣化炮兵指挥学院一名学员时,就曾与董老师同台演唱过《十五的月亮》。”

    一首歌,牵出一段佳话,让人感受到总政歌舞团为兵服务的传统血脉在传承、延续。

    沈阳军区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鲁世胜由衷地说:“把这样富有艺术性、思想性的艺术精品送到基层,真正体现了军委和总部首长对基层部队的关怀,必将化作广大官兵强大的精神动力!”

    ■雪花·泪花

    演出归来,已是子夜……

    就要离开军营,离开哨所和边关,与来时的热烈气氛不同,空气中弥漫着几多离愁和不舍。

    掌声、鲜花、笑脸和一双双挥舞的手臂,在小分队的视野中渐行渐远。在挥手作别的一瞬,杨九红感觉一片雪花打在了睫毛上,她用手抹了一把,发现那是一颗又一颗融化的泪花,脑海立刻闪现出一个小战士留在笔记本上的话:“你们在我们中间,我们在你们心里。无论在哪里,士兵以你们而自豪。怀着骄傲,我们凝望着你们!” (特约通讯员 陈冠旭 记者 曹慧民)

(责任编辑: 李锦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