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50"虹桥办事处"(下):党干部撞人 老厨师请辞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3    来源: 新民晚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1950年4月13日被击落在浦东的敌机残骸

    空中传捷报 革命斗志高

    大家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这些苏军官兵对饮食口味与质量表示非常满意。他们原先以为我们这里情况会很糟糕,没吃没喝,因而随机带来了三大木桶酸菜,结果看见我们接待得这么周到,餐饮这么有保障,那些酸菜都扔掉了。接待工作走上正轨后,我的任务是每天去各餐厅和客房巡视,与各楼的联络员沟通,发现问题就及时研究、协调解决。这期间,还真的碰上过几件麻烦事。

    第一件是一个党员干部受了处分,原因是他在休息的时候,擅自把办事处主任专用的吉普车开到外面去了,还不慎撞伤了人。这在当时可算是一件大事,经支部大会决定,给予留党察看处分。

    第二件是工资问题引起的思想波动。3月底要发工资了,防空司令部与酒菜业工会协商了一个工资标准,这个工资标准一公布(服务员月工资为100至110折实单位,相当于后来的50至55元),少数人不满意,出现了消极怠工行为。1560号楼的餐厅服务组长公开发牢骚,影响了大家的情绪。平心而论,这个工资确实低了些。这个服务组长业务很熟练,俄语讲得也不错,但是当时国家很困难,正在医治战争创伤时期,只能实行低工资制。我听到这个情况时已经接近中午,马上就要开中饭了,而苏军司令巴基斯基住的正是这栋楼,情况很紧急,弄不好就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我立即将另一餐厅服务组组长李旭东召来顶上去,把那个服务组长换下来,再跟他谈话,做思想工作。

    第三件是老厨师孙寿松提出辞职。孙寿松是西餐界的老人,厨艺一流,很有声誉。他那时已经五六十岁了,有家小的,来虹桥办事处一连数月不能回家,工资又低,还不安全,头顶上时有敌机飞过,因此求我放他走。我很尊重他,但也非常为难,在这种形势下怎么能放他走呢?于是硬着头皮安慰他,请他继续好好干,等到形势好转后就让他走。到了秋天,淮海中路的蓝村西菜社复业,我就同意他辞职了。

    第四件是夏季的降温问题。进入盛夏之后,苏军官兵普遍不适应上海的炎热,纷纷反映晚上睡不着觉,尤其是1665号楼里睡上下铺的,更是闷热难熬。他们的后勤部副部长彭可夫来找我,商量如何降温。我们想来想去,除了装电风扇,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那时我们没有空调设备。要改上下铺为双人铺吧,又没有地方,无法实施。最后答应给他们每人每天增加一瓶冰镇柠檬汽水,克服困难。

    苏军来了一个多月之后,4月13日晚上,部分苏联友人和我们员工正在放映厅看电影,忽然听到防空警报声,大家警觉起来,纷纷跑到屋外观望。只见东方的上空,探照灯正铆住一架敌机,苏军的一架米格-15战斗机由上而下发起攻击,转眼间敌人的B24型轰炸机被击中了,坠落在浦东的塘桥镇。这时大家兴奋极了,“乌拉”(万岁)声响成一片,激动得互相拥抱(苏军在沪第一次击落敌机是在3月23日,前后共有五次升空作战,击落敌机6架)。

    第二天,市交际处长张甦平(后来任市政府秘书长)陪同陈毅市长来到虹桥办事处,向苏军英雄团的司令表示祝贺。该司令员对陈毅市长说,现在上海的制空权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了,同时对于我方热情、周到的招待,也表示了谢意。我们从领导那里知道了这些情况后,感到非常欣慰。张处长同时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我到虹桥、江湾、龙华、大场各个机场走一走,看看那里的接待情况怎么样。

(责任编辑: 邓植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