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在延安时期的哪一年把“七一”定为党的生日?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23    来源: 北京日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关于何时将“七一”定为党的生日,长期以来只有一个笼统的说法。例如,有的文中写道:“将‘七一’作为党的生日,可以上溯到延安时期。当时在延安,只有毛泽东、董必武两人出席了一大,但他们只记得是在七月份,具体的日期则记不清了,于是就象征性地选择了7月的第一天作为建党日。”(见《北京日报》2010年9月27日发表的马长虹《破解中共一大的诸多谜团》一文)那么,究竟在延安时期的哪一年把“七一”定为党的生日?哪一年开始第一次纪念党的生日?对此一般都语焉不详,实有必要做出明确、具体的说明。

    一、纪念“七一”始于1941年或1938年之说的由来

    1941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发表《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指示》,规定7月1日为党的诞生纪念日,并于同年“七一”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这一天是星期二,各机关放假,开纪念会,聚餐,举行娱乐晚会。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当天以第二版整版篇幅作为“中国共产党二十周年纪念特辑”,发表纪念社论和朱德、林伯渠、吴玉章三位中共元老写的三篇纪念文章。“七一”前后报上还登载了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举办纪念活动的报道。中共在国民党统治区重庆公开出版的机关报《新华日报》7月1日也发表了纪念社论。据此,后人大都以为1941年是第一次纪念“七一”党的生日。

    改革开放之初,刚从西北地区部队调到北京解放军后勤学院从事中共党史教研工作的邵维正教授,专心致志刻苦钻研党的一大的筹备、召开、代表、议题等问题,取得丰硕成果,受到中央领导人充分肯定。经邵维正教授缜密考证,终于弄清了一大是在1921年7月23日召开的,把“七一”作为党的生日是因为在延安的一大代表毛泽东、董必武记不清准确日期,又无档案资料可查,只好以月首为标记定下的。1991年为迎接建党70年,他以一系列论文为基础,写成31万字专著《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书中进一步讲到:“纪念党的生日早在1938年就有地区性的活动,时间大多在6月或7月,尚无特定的日期。”(第152页)如陕甘宁边区党委在这一年6月12日发出《抗战周年及中共十七周年纪念宣传大纲》,决定7月1日到7日为这两个纪念日的宣传周。边区政府机关报《新中华报》6月15日刊登了这份宣传大纲,25日、30日和7月5日报道了筹备和纪念党的生日的活动。于是又有人据此认为,第一次组织纪念党的生日是在1938年6、7月间。

    二、纪念“七一”始于1937年并且连续四年的新证

    不久前,我在查阅有关这个问题的书刊时,惊喜地发现:第一次纪念“七一”党的生日是在1937年7月1日。这一天在延安中共中央召开的活动分子大会上,周恩来为纪念党的生日作专题报告,题目是《十六周年的中国共产党》。报告概述了党自建立以来经历的曲折发展过程,比较了中共与欧美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不同传统,总结了中共在大革命时期遭到重大挫折的历史教训,分析了党又重新取得重大成就的原因,号召党自觉地担负起领导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任务。(见《周恩来年谱1898-1949》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第277页)周恩来的报告开创了通过纪念“七一”党的生日对全党进行党的历史经验和当前形势与任务教育的先河。周恩来的报告会选定于1937年7月1日举办,表明这时党中央领导核心机构已经商定把“七一”作为党的诞生日来进行纪念。

    我还更进一步查证,从1937年起,连续四年都有党中央组织的纪念“七一”的活动。

    1938年6月24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中共十七周年纪念宣传纲要》,是中共中央第一次发布的要在“七一”纪念建党十七周年的文件。《新中华报》6月30日第3版发表署名齐华的《纪念“七一”“七七”与我们的任务》一文,第4版刊登边区各界各团体致中共十七周年纪念的三封贺信。该报7月5日第3版报道了7月1日至4日延安各界的纪念活动,同时登载了八路军后方各留守兵团军政首脑会议和陕北公学学生会于7月1日发出的致中共中央庆祝建党十七周年的两份贺电。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于7月1日出版的第43期、44期合刊,在“中国共产党十七周年特辑”发表了三篇纪念文章,即洛甫(张闻天)《中国共产党十七周年》、林伯渠《伟大的七月》和陈伯达《我们继续历史的事业前进——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十七周年而作》。由上可见,1938年纪念“七一”的活动是由中共中央组织的,而不是“地区性的活动”;是明确把党的生日定为“七一”,而并非“尚无确定的日期”。

    1939年仍然有纪念“七一”的活动。《解放》半月刊在7月7日出版的第75期、76期合刊上列出“中国共产党十八周年纪念特辑”,发表洛甫(张闻天)的两篇文章:《在民族自卫战最前线的岗位上》和《论共产党的阶级立场与民族立场的一致》。

    1940年为纪念“七一”,重庆出版的中共机关报刊《新华日报》7月1日发表《中共成立十九周年纪念》的社论,《群众》杂志7月7日出版的第4卷第18期也发表《庆祝中共十九周年纪念》的社论,其中指出:“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十九周年纪念日。”

    总之,从1937年起,中共中央连续四年都是在“七一”纪念党的生日。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中共中央于1941年建党二十周年来临之际才于6月30日发出正式文件,公开明确把“七一”作为党的诞生日来纪念。从此全党、全国都统一纪念“七一”。正如刘少奇同志所说:“这是我们党最重要的纪念日,也是中国人民、中国民族最重要的纪念日。”(见1948年7月1日纪念党的生日的讲话,载《刘少奇论党的建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第502页) (作者高放 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荣誉一级教授)

(责任编辑: 邓植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