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记》的前尘往事:小贩叫卖木梳成剧本暗号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09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部电影《自有后来人》,在全国放映,反应强烈,按现在的话说是宣传了主旋律。一九六六年夏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在“旗手”江青的操纵下,一部《红灯记》红遍全国,既有沪剧又有京剧还有钢琴协奏曲。然而直到现在谁都不知道《红灯记》的原作者是谁?而每次演出都说是“集体创作”。

    三十多年过去了,历史的烟尘渐渐散去,应该还事物的本来面目。《红灯记》的前身就是电影《自有后来人》。最初写的是一个剧本,作者是罗国士、沈默君。罗国士是一九五八年春从北京军区转业来北大荒的少尉军官。他是湖南人,生活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教授。罗本人在朝鲜志愿军美军战俘营当英语翻译。转业来北大荒后在黑龙江省虎林县一个农场先当农工,后任农垦局《农垦报》驻场记者,最后被分配到密山至虎林铁路线上一个叫宝东小镇中学当了教员。与此同时,中央文化系统一批“右派”如艾青、丁聪、胡考、聂绀弩等也流放到北大荒,其中就有著名的电影编剧——《渡江侦察记》、《海魂》的作者沈默君。沈默君原在解放军总政文化部创作室,到虎林后先在农场劳动,后来也安排到宝东中学任教。一时,这个边陲小镇的中学名声大振,成了“名校”。

    罗国士与沈默君相识后,萌发了要写一个剧本的欲念,但苦于缺乏素材。一日,罗国士与当地群众闲唠时,听说日伪统治时期有一铁路员工一家三代人投身抗日的传说,颇具传奇色彩,十分感人。

    后来一深入了解,原来在伪满时期,中共中央为了保持与共产国际的联系,先后开通了三条国际交通线,其中一条是经黑龙江境内密山县(现为密山市)的平阳镇、密山、白沧子、当壁镇(现为兴凯湖边一旅游胜地),最后出境于苏联的图里洛格。跑这条线的人叫傅文忱,此人原是八路军的一名副官,是军委情报部的,后来到东北担任了“跑交通”的任务。当时这里的形势复杂,傅对敌斗争机智英勇,他一家三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与敌人周旋。罗国士与沈默君从这里获得最原始的素材。罗国士与沈默君研究,两人都认为这个素材很好,初步确定写一个以抗日为主题的剧本。

    关于《红灯记》故事的发生地,不少人进行了考证。据说黑龙江的北安至黑河市的铁路线上有个叫龙镇的车站,为了开发“旅游资源”,还挂出了“《红灯记》的故事发生在这里”的标牌。这是不对的。《红灯记》的故事原型应该是在密山一带。

    沈默君是安徽寿县人,一九四九年参加解放军,当过文工队长。文化虽不高但善于编故事,能掌握各种人物的特点,熟悉“戏路子”。但因当时沈默君的头上还戴着一顶“右派”帽子,不便过多地出头露面。初稿是由罗国士、沈默君二人共同写的。经过半年多的反复修改,最后定名为《自有后来人》。

    一九六四年夏我去虎林宝东中学(此时学校已改为农场学校)采访罗国士,他生活的艰辛和酸楚令人同情。一铺土炕炕头放着一些没有洗刷的碗筷,孤身一人以此为家。在我们交谈中他将《自有后来人》中两个细节告诉我,这是他得意之作:

    一个是李玉和手中那盏红灯的由来。《自有后来人》初稿完成后,受到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关注,欲将其拍成电影,但必须修改。不久,罗国士与沈默君被邀请到“长影”,住进了著名的“小白楼”。在修改加工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全剧中缺少一根红线将李玉和一家三代人的关系串连起来,因而显得松散,修改一度“搁浅”。一天清晨,曙色微明,罗国士起床外出散步。当他行至铁道附近时,只见在迷漾的烟雾中,铁道上空有几盏红灯在发光(即信号灯),那红色的光一下子穿透了他的心灵,立即触发了他的灵感;何不用红灯作为一条线索贯穿全剧呢?这既有铁路的职业特点,又具有红色的革命内涵。他想到这里已顾不得散步,连忙赶回住所,将正在睡梦中的沈默君唤醒,讲述了自己的想法。在再次修改时便加进了铁梅手中拿着的那盏红色信号灯。

    第二个情节是剧中有一场对暗号的戏。这个暗号是怎样设计的呢?罗国士说,有一次他到熙熙攘攘的市场去,听到各种小贩形形色色的叫卖声,猛的勾引起他童年时的记忆:老家小贩卖木梳与乡亲们的对话:“卖木梳哪,卖木梳哪”“有桃木的吗?”“有,要现钱!”他立刻回到宿舍几乎是原封不动地搬进了剧本。

    电影拍成后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的种种原因,剧作者都用了笔名,罗国士改成“罗静”,沈默君用了“迟雨”的笔名。此外,《自有后来人》的剧名前面加了“革命”二字,成了《革命自有后来人》。“文革”期间江青等看中了《革命自有后来人》,组织人马将其改名为《红灯记》,成为“旗手”的一大功绩,而原剧的作者都销声匿迹,一字不提。当《红灯记》在全国炒得大红大紫之日,也正是罗国士在虎林监狱受难之时。在监狱中的罗国土竟然突发奇想,写了《红灯记》的续集。续集中人物依旧,铁梅参加了北山“抗联”游击队打击日寇。罗国士曾多次写信给“文革”文化领导小组,结果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文革”结束后罗国士出狱平反,被调至黑龙江桦南林业局纸浆厂,名为搞宣传实为赋闲。桦南离佳木斯市很近,他经常来佳木斯,我们常见面。他对《红灯记》不提他的名字只是淡淡一笑了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离开桦南林业局调至安徽省作家协会当了专业作家。(丁继松)

(责任编辑: 邓植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