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个世纪风雨《红灯记》:还有多少往事鲜为人知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09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那是1963年10月的一天,首都北京还沉浸在节日欢庆的气氛中,晴空万里、花团锦簇,中国京剧院的总导演阿甲急匆匆地赶往文化部,他刚接到时任文化部副部长林默涵的电话,叫他去自己的办公室一趟。此时的阿甲并不知道,林默涵等待他去取的是一个剧本,而这个剧本,将改变他与周围许多人的整个人生轨迹……

    这个有着巨大“魔力”的剧本,正是后来成为8个样板戏之首的《红灯记》剧本,由上海爱华沪剧团改编自电影文学剧本《自有后来人》。

    谁创作了京剧《红灯记》

    “剧本上谁的名字也没有,就是‘中国京剧院集体创作’!”

    如今提起《红灯记》,我们能想起的是李玉和、李铁梅、鸠山,熟悉这出剧目的人或许能叫得上刘长瑜、钱浩梁、高玉倩……

    然而,倘若要拂去历史的尘埃,为《红灯记》的主创人员们列一张名单,著名的戏曲理论家、导演阿甲与剧作家翁偶虹的名字,应该列在首位,正是他们二人历经艰辛,九易其稿,最终合力完成了对沪剧《红灯记》的剧本改编。

    “还有李少春,当年李玉和的唱段、舞蹈动作基本上都是他设计的,李奶奶的(唱段)是李金泉给设计的,那可是下了功夫的,把英雄人物(的形象)一下子就给立起来了!”在中国京剧院,记者见到了当年在剧中饰演王连举的孙洪勋老人,他也是第一批参与《红灯记》创排的演员。已经74岁高龄的他,如今说起《红灯记》仍然是满眼满面的光彩。

    与他同来的还有当年负责乐队编配的张建民老人,今年也已76岁,清瘦清瘦的他总是十分谦逊。“我原来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作曲,1964年京剧院要搞现代戏,需要一些新文艺工作者加入,刘吉典先生就把我叫来了。”谈到《红灯记》的音乐创作,张建民始终称自己是“打杂的”,“音乐方面一直是刘吉典先生领导的,李广伯也做了不少工作。”李广伯是当时中国京剧院的京二胡演奏者,由于李少春、李金泉都不会记谱,就由他来负责理顺、记录他们设计的唱段。

    “刘吉典先生进了牛棚之后,基本就是李广伯在承担这事了。还有李劫夫,鸠山的唱段刚开始就是他设计的,后来江青嫌太好听,只能改掉。”回顾当年的创排过程,张建民不禁感慨,一出好戏是艺术家和广大文艺工作者长期劳动的结晶。“那时人真是认真啊,什么都不为,全心全意就想把这个戏做好!剧本上谁的名字也没有,就是‘中国京剧院集体创作’!”

(责任编辑: 邓植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