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人民志愿军烈士亲属赴朝鲜扫墓:守护精神高地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11-03    来源: 解放军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刘松林在毛岸英烈士墓前。

    今年5月3日至8日,由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的9位志愿军烈士亲属和毛岸英烈士亲属,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烈属代表团,赴朝鲜扫墓、访问。

    作为随行人员,接到通知后,我激动得两三个晚上难以入眠。英雄们舍身堵枪眼、在烈火中永生等光辉形象不时在眼前闪现;《英雄儿女》、《上甘岭》等曾让人们热血沸腾的影片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谁是最可爱的人》、《战士和祖国》等耳熟能详的名篇佳作又在耳边响起。忽然觉得鸭绿江、金达莱、友谊塔与我是那样的亲近,真想快点飞到朝鲜,在英雄战斗过的地方走一走,亲手为他们敬上一杯茅台酒,点上一支中华烟,最好能蹲在当年的防空洞里,吃一把炒面就一口雪……

    20位烈士亲属,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的侄子黄拥军是四川省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的职工,侄子黄忠凯是县交警大队的中队长;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的弟弟邱少华是重庆市铜梁县少云镇少云村的农民,侄子邱光兵是铜梁县东城街道的干部;一级战斗英雄李家发的妹妹李家英是安徽省南陵县籍山镇的退休干部;一级战斗英雄许家朋的侄子许永中是安徽省绩溪县的个体户;一级爆破英雄伍先华的侄子伍贤同是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瓦窑沟八社的农民……他们中许多人没有出过国,有的还是第一次到北京,但他们的眼神中透出的却是从容、淡定、质朴和自豪。

 

黄继光烈士的侄子黄拥军抓一把三爸墓前的泥土。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朝鲜战争中最惨烈的莫过于上甘岭战役。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涌现出许多战斗功臣和英雄集体,战争中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的12人当中,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就有4位。其中黄继光的名字最为响亮。

    拥军和忠凯兄弟多次提到奶奶院子里的那棵枝繁叶茂的老梨树。

    黄继光牺牲后,他的母亲也就是被人们尊称为“黄妈妈”的邓芳芝老人忍着伤悲,在自家院子里栽下一棵梨树,用山里的泉水细心浇灌着它,就像倾注心血培育儿时的继光。两年后,梨树枝杈日渐丰满,绽放出一片洁白的梨花。母亲站在梨树下,对自己的小儿子黄继恕说:“恕儿啊,知道妈妈为什么栽这棵梨树吗?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为了国家不受人欺负,咱们黄家不怕亲人分离,你哥哥走了,还有你接过他的枪!”

    勤劳朴实的母亲,用那双曾被毛主席紧紧握过的手,挽起黄继恕的胳膊,把他送到了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前线。1974年底,黄继光的侄女黄英长大了,奶奶又把黄英送到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空降兵某部服役。

    那棵梨树,从此就成为黄继光家族保家卫国的无声誓言!在英雄母亲的教育下,黄家共有11人参军入伍。英雄家乡的青年中,至今还传唱着“学习黄继光,立志穿军装,英勇杀敌人,卫国保家乡”的豪言壮语。

    拥军和忠凯兄弟还争相和我讲起他们在“三爸”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空降兵某部的见闻:“黄继光连”每次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都要带上老班长的铜像;在“黄继光班”里,有个铺位总是空的,那个铺位永远属于老班长的,班里的战士每晚熄灯前,都要给老班长铺好被褥,天凉了还要压上一件大衣;每当连队集合点名,第一个点到的名字就是黄继光,每次点到英雄的名字,全连官兵都会齐声响亮地回答:“到!”

    在朝鲜的土地上倾听这样的故事,更让人心潮奔涌,思绪翻腾。

    生于1919年的铁道兵“登高英雄”杨连第,在10位烈士中最为年长,也是唯一留下后代的。他的儿子叫杨长林,今年66岁了。父亲牺牲时,杨长林才7岁,但对父亲的记忆却刻骨铭心。1951年10月,杨连第作为志愿军战斗英雄,当选为国庆节归国观礼代表,并列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而后赴各地巡回作报告。杨长林说:“父亲到了天津北仓老家,也不回家看我爷爷、奶奶、妈妈和我们几个兄弟姊妹。部队首长说,你到家了应该回去看看啊!他却说我的任务就是给全国人民作报告,不着急回家。母亲不但没有责备父亲,还激动地教育我们,你们长大也要像父亲一样,参军到部队保家卫国。1961年,母亲把我送到了海军,1968年,把妹妹送到了陆军,1969年,又把弟弟送到了空军。这样,陆海空三军都有我们杨家的人。”

    1985年,杨连第的妻子随团到朝鲜访问,金日成主席接见她时,紧握着她的手说:“祝‘三军总司令’身体健康!”金日成主席的一番话,在当时广为流传。

    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的表侄、江苏省泰兴市杨根思烈士纪念馆馆长毛文托的记忆绵长而又清晰。他说,表叔20岁离开家乡参加了新四军,为了民族解放事业南征北战,1950年9月参加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后,10月份就赴朝作战,牺牲时年仅28岁,都没有来得及成家。

    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毛新宇,伫立在毛岸英墓前。他骄傲地告诉伯伯,自己2000年如愿像伯伯一样穿上了军装。10年来,他时时感受到作为一名军人的神圣与光荣,始终把岸英伯伯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毛新宇的祭奠悼词,令在场的人禁不住泪流满面。

    河南省林州市临淇镇占元村党支部书记孙软锁,是烈士孙占元的堂孙。他说,60年来,不但他们孙家传承了烈士精神,他们全村、全镇、全市人都追随着英雄的足迹,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林州人民劈山5年,挖渠10载,81名干部和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把一腔腔热血抛洒在巍巍太行山上,完成了上世纪60年代开凿红旗渠的伟大壮举!

    烈士李家发的妹妹李家英接过哥哥的枪到了部队,烈士邱少云家里有5人入伍……

    几十年来,抗美援朝10位烈士的亲属中67人先后参军。

    英雄身躯挺立山巅,千万后人紧紧相随。无论岁月如何更替,世事如何变迁,烈士们的青春不老,精神永存!

(责任编辑: 邓植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