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川博物馆聚落的经营之道:像办超市一样办博物馆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10-09-11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 【打印】  【关闭

    久闻樊建川和他的抗战博物馆的大名,但亲眼目睹之后才发现,他的收藏已经远远超出了抗战文物的范畴,扩展到了地震、民俗、红色文物等诸多领域,建川博物馆也已经形成一个占地500亩的博物馆聚落。“刚开始我是想叫建川博物馆超市的,但是遭到员工们的一致反对,说这个名字不好听,所以现在的正式名称是建川博物馆聚落。”建川博物馆馆长、建川文化产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樊建川笑着说。

    四大博物馆系列让观众自选

    作为国内资金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建川博物馆聚落计划最终建成抗战、民俗、红色年代、地震四大系列30余个分馆,目前已开放15座博物馆、4个主题广场。

    抗战系列博物馆中,“中流砥柱馆”生动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敌后民众的8年抗战历程;“正面战场馆”介绍了1931年至1945年国民党政府从避战到抗战的历史;“不屈战俘馆”通过大量珍贵历史照片和文物,揭露日军虐俘罪行,展示了被俘抗日将士的英勇不屈和悲惨遭遇;“援华美军馆”介绍了抗日战争期间美军援华的整体情况,特别是“飞虎队”的传奇经历;“川军抗战馆”展示了30万川军、300万壮丁为抗战作出的巨大贡献。此外,还有两座广场特别引人关注:“中国老兵手印广场”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采用腐蚀钢化玻璃的方式,展出了4000余名抗战老兵的手模;“中国壮士广场”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高达2米的壮士群像各守当年的战斗岗位,以军人列队方式站立。

    汶川大地震博物馆通过几千幅图片、4万余件地震灾难和救援实物,真实记录了汶川地震的场景以及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全国人民所体现出来的万众一心、同舟共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抗震救灾精神。樊建川说:“这个馆里的不少文物是我们从抗震救灾现场‘抢’出来的。有些已经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比如第一只到达映秀镇的救援冲锋舟、抗震救灾英雄邱光华的飞行记录本等。”

    据樊建川介绍,除了抗战、地震系列博物馆,建川博物馆聚落还设有红色年代系列博物馆,包括瓷器陈列馆、生活用品陈列馆、章钟印陈列馆等,以及民俗系列博物馆,包括老公馆家具馆等,同时建起了游客中心、文化研究中心、酒店、茶馆、文物商店等配套设施,形成了一个集藏品展示、教育研究、旅游休闲、收藏交流、艺术博览、影视拍摄于一体的博物馆休闲旅游区。“目前,我们还在建设侵华日军馆、‘文革’十年主题馆、知青博物馆等10余座博物馆,并将陆续对外开放。”樊建川说。

    800余万件文物库存丰富

    最让樊建川自豪的事,恐怕就是带人去欣赏自己珍藏的宝贝了。在建川博物馆聚落的文物仓库里,记者看到的藏品用“车载斗量”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据樊建川介绍,建川博物馆聚落已有藏品800余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21件,包括烧制着《义勇军进行曲》歌词的彩瓷砚台、黄埔军校的课桌、川籍抗日军人使用过的青花粗瓷杯,以及援华美军飞行员的飞行服、中国军队缴获的日军战车履带、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子赠送给陈纳德将军的《飞虎图》等。

    樊建川还特意向记者展示了几件珍贵藏品,比如“廖季威的水晶印章”(廖季威生于成都,1936年6月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46年5月27日与中国驻日占领军先遣人员、国民党第六十七师师长戴坚等人,从上海乘B-24重型轰炸机前往日本,担任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上校参谋。1948年9月,廖季威回国。这枚印章1946年刻于日本。)以及“1946年黄炎培等人拟写的对时局的三点主张”(当时,黄炎培、张君劢、左舜生、梁漱溟、章伯钧等12人在南京交通银行集会,就当时国内局势提出了国共双方停战等三点主张,写在南京交通银行用笺上,上有梁漱溟签章说明其真实性,后有黄炎培等12人亲笔签名)。

    除了这些国家一级文物,建川博物馆聚落里准备评级的文物也不少,比如上海《华美晚报》1945年关于“日降书昨晨正式签订”的号外、西南联大湘黔滇旅行团日志、国民党政府颁给抗日将士的荣哀状等。樊建川还不忘展示他刚刚到手的一件藏品,是一个叫新罗实藏的日本兵在1938年至1940年间给其亲朋好友写的1000多封书信,包括部分未寄出的信件。“这些信件都遭到了审查,凡是涉及部队信息、番号等军事机密问题,都做了大面积的涂改。如果能把这些信件的内容翻译出来,相信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日军侵华史实。”

    输出办馆理念开分店

    用樊建川的话来说,建川博物馆聚落目前的收支“基本持平”。“国有博物馆可以享受财政拨款,但民营博物馆花的都是自己的钱,而且该缴的税一点不能少。我的一个外孙女好几个人养,可30个博物馆却只靠我一个人养,负担和压力还是蛮大的。刚开始办博物馆的时候,花出去2000万元,只能收回来200万元。现在能够持平,已经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樊建川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建100座博物馆”。“单靠建川博物馆聚落这一个地方是很难实现这个梦想的,所以,我们现在开始输出办馆理念,发挥在博物馆策划、设计、装修、布展等方面的特长,以及馆藏800余万件文物的优势,对外输出文化资源,做博物馆的营造商。”

    截至目前,樊建川已先后为山东枣庄策划了台儿庄大战遗址博物馆、为成都市大邑县新场古镇建造了“江湖帮派馆”和“三寸金莲馆”。广安市的三线建设博物馆、西昌市的中国知青博物馆等也都在樊建川的计划中。“对外建造博物馆正逐渐成为建川博物馆的重要收入之一,这也是一种双赢。”樊建川说。

    “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安宁,收藏灾难;为了传承,收藏民俗”,镌刻在建川博物馆聚落大门上的这几句话,概括了樊建川不惜投入巨资从事文物收藏的心路历程。自2003年以来,建川博物馆聚落仅场馆建设就累计投入5亿余元。“2003年的时候,我排在国内富豪榜300多位,现在恐怕要到600多位了。”樊建川说,“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单纯的房地产企业也许只能存活100年,但一座博物馆至少可以留存上千年。”(黄小驹)

(责任编辑: 李向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