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走过60年(童谣篇)-红星歌
中国文明网 www.wenming.cn 2009-10-04 来源: 新华社
【字号 】 【打印】  【关闭

    1973年,傅庚辰接到了为电影《闪闪的红星》作曲的任务。与他合作的词作者,是正在参加编选《战地新歌》歌集的邬大为和魏宝贵。

    傅庚辰:他们两位就问我,说你有什么要求,我说既然这个片子叫《闪闪的红星》,莫不如咱们的主题歌就叫《红星歌》得了。这样比较简洁,仨字也容易记。

    歌名很快定了下来,但考虑到故事发生的年代、人物和传唱度,傅庚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傅庚辰:我说我有三条要求:第一,虽然这个歌是七十年代,那是七三年,七三年十月,虽然这是七十年代写的,但是将来唱出来啊,让人家相信三十年代也能有这样的歌,别让人感到很隔生。一听哪是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哪能有这样的?你要用现在流行歌曲,通俗歌曲唱一下,三十年代能相信有吗?我爱你爱的如何如何能有吗?那不可能嘛!我就说现在写得让人感觉也有,三十年代也能有.这是一条.第二条呢,我说这个歌词不能多,要简练,好记,好背,好唱。第三个呢,主人公潘冬子是个小孩,这个歌曲应该有一定的儿童气质,另外这片子是军事题材的片子,应该是进行曲。我说我就这些建议,你们考虑考虑。

    五天之后,歌词就交到了傅庚辰手里。

    傅庚辰:我说好,我没意见。然后后边就有一个同志就说,是不是还应该加上两句话,我回头一看,是《十五的月亮》那词作者王世祥同志,我说加什么?他说是不是应该加上跟着毛主席跟着共产党,当时说“好!”一拍即合,完了,这歌词就这么完成了。

    第二天,傅庚辰扛着拍摄机器,跟着比自己大十几岁的摄影师曹金云同志匆匆赶往影片的外景地—江西。

    傅庚辰:我们俩一块先坐火车,从北京到上饶坐一天,然后上饶到景德镇换上公共汽车。老百姓上啊下啊,带孩子,鸭笼子、蛇笼子。七个小时我们还得中间到下边路边店吃饭。很嘈杂!我们俩坐在一块儿,我就一直脑子在构思这个曲调,一声不吭。

    就这样,傅庚辰一路上一声不吭地来到了景德镇,灵感终于不期而至。

    傅庚辰:这一路然后到了景德镇,再坐上摄制组大卡车,拉菜拉粮,把我们俩放到那个后边。那时候没什么别的车。然后又走一小时四十分钟,到驻地。这曲调就构思出来了。就现在唱的“红星闪闪”。就这样摄制组唱给大家听,通过然后配合唱,我在那地方写总谱,写伴奏,都是在那个外景完成。

    传唱至今的《红星歌》,就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诞生的。歌里歌外,傅庚辰和潘冬子,同样是红星辉映下的童年,红旗下的成长。

    傅庚辰:红星跟我的人生确实是不可分割的,因为我从小参军,我是在共产党、在解放军的怀抱中长大的,我是在这个队伍中成长的。党的宗旨、军队的宗旨可以说对我来说是打上了深刻的烙印,我经历过三次战争,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我知道人们为什么去牺牲,这个红五星代表着什么。

    从军多年的傅庚辰深深明白“红星”二字的重量,也由此结下了难解的 “红星”情结。

    傅庚辰:所以我写的作品里边的确这个题材不少,《红星的故事》、《红星歌》、《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等等很多军事题材的片子,这个跟我的创作生涯跟我的人生经历不可分割。

    有人评价:“《红星歌》唱出了大江东去的豪迈”,对于傅庚辰来说,这样的评价显得浪漫主义色彩过于浓重。在他的心里,《红星歌》是给孩子们唱的,如同简单纯净的童心,无需刻意修饰。

    傅庚辰:它是一个很真挚的发自内心的。为什么我会在一路非常嘈杂的情况下把这个旋律写出而且写成功呢,这和我几次看这个剧本对这个歌词酝酿修改酝酿修改是有关的。我为什么提出就叫《红星歌》,要言简意赅,是个儿童唱的、是个军事题材、是能够让人相信三十年代有这种歌。这几个目的其实都达到了,这和我长期的酝酿是有关的。我把握它的风格把握的是准确的。

(责任编辑: 刘琼 )